张继科和马龙的胜负      
阅读;扯淡
首页 档案 关于

张继科和马龙的胜负

July 03, 2015

约稿,勿转

(一)上风的马龙

这两位有据可考的胜负,最早是2003年。那会差不多15岁的马龙第一次在国际乒联注册的比赛里对阵张继科,比赛在新西兰,打的还是少年组。那会他应该不知道自己将来要和这个当时还干瘦,有点咪咪眼,有点招风耳的山东小朋友没完没了的掐差不多十年:马龙零比四干脆的就输了比赛,隔年张继科被退回了省队。

后来的事情我们知道了:张继科杀回国家队,莫斯科直通赢了马龙冒头,最快速度大满贯,中间穿插了好几十次和马龙的交手。

双方在国际乒联的比赛中交手12次,这之外有09年的亚锦赛(不知道为何这场球并不在国际乒联记录之内),四次直通比赛(10年决定张继科命运的第二轮,还有13,14,15年三次),还有估计连当事人都未必记得多少次的乒超交手。

国际乒联的记录中,双方的对阵胜负是8:4,马龙赢的多一些。但马龙在12年之前的六次交手中保持了压倒性的5胜1负的战绩(输的那次就是03年的少年比赛),换言之,双方在过去四年中胜负对开。

如果以2011年为界,那之前张继科在成年组的比赛中对抗马龙,其实办法并不很多:他那会退台之后两面质量很高,风格凶狠,但是失误也偏多;速度不快,前三板也远不如后来细腻。对马龙的时候经常被马龙的变化限制,然后被马龙的正手在各个角度上手。即便比分胶着,张继科也更多依靠的也是意志和狠劲,加上战术上尽量上手发动,想办法打成相持而已。

简单说,起码在那会,马龙经常能在前三板把张继科打的一片模糊。按照现在的印象,很难想象张继科也有被人打花的岁月。

不过说起来,那时候的马龙,前三板的技术已经是当时顶尖,配合着没完没了的快速变化,任何人稍不留意都会在几分钟内被拉开六七分。即便和现在相比,马龙的技术已经非常完善,所差的无非是实力火候。对阵张继科的时候,他也尽量通过前三板给对方施加压力,然后通过不断的变化扰乱对手,相持段马龙风格更加稳健,质量不低且很少失误。

如果总结一下,这个阶段俩人的比赛粗略的说,是这么个样子:

马龙开局阶段迅速拉开优势,张继科要差不多到两局之后才缓过劲来;打到三四局的时候张继科才找到一些比较合适的对策,前三板开始对上点;这时候往往张继科会依靠高质量,凶狠搏杀拉回两局,最后马龙依靠稳健拿下比赛。

(二)趋于平衡

双方交手的转折点,是2012年。那会张继科已经是世锦赛和世界杯双料冠军,朝着大满贯迈进。

这个时期的张继科技术上开始成熟,近台中台有了两个泾渭分明的节奏:前台的速度模式,反手的拨,挡,带,撕配合正手的围,压,顶,冲;和退下去之后的质量模式,中远台的正手全台走位为主,球送到反手位时候的反拉。相比之前,近台的速度,相持和攻守转换节奏流畅;中台以正手为主的走位全台拉失误更少。有了相持段的实力作为根基,逆旋转发球配合拧拉的两面上手,张继科的技术组合合理性到了一个新的层次。

以前张继科对马龙,一个问题在于两种模式都奈何不了马龙:借力的时候回球质量不够,马龙自己速度很快,单靠数板很难赢他;反过来退台加质量模式的时候马龙的速度又超过自己能承受的限度;前三板自己的武器库的齐备也不如马龙。

简单说,当时张继科自己也承认:对马龙,自己很下风。

中国队的两张王牌的对垒,要么是针尖对麦芒般的半斤八两,要么是彼此心知肚明的一致对外:前者如马琳王励勤,虽然马琳赢得多,但是王励勤总捏着世锦赛;后者如孔令辉刘国梁,两者彼时的主要任务是对抗整个欧洲,彼此的胜负没多少悬念不说,双方也并不在意。

张继科和马龙的对垒,以前看似乎是走向了“一致对外”,直到2012年斯洛文尼亚公开赛。张继科4:3苦战七局,03年之后第一次在职业巡回赛中击败马龙。从此之后,双方的对阵开始有了有针尖麦芒的势头。

这个时期内两次张继科赢马龙,马龙这边的压力已经上升不少。以前张继科来来去去就那么几下,对上外边人前三板套路球沾点便宜,随机应变起来自己是实力球不错,但是对马龙前三板不吃亏就不错,而且偏偏对手能把球塞到自己难受的位置;现在则是张继科的技术在逐渐的严密,以前台前的正手位和中台连续喜欢冒险发力的两条被补的不错,虽然牌面上来说对马龙仍然有优势,但是现在的张继科已经不是马龙掐住一条往死打就能赢的对手了:斯洛文尼亚的决赛,说白了其实就是马龙反手位拉丢了几个,于是双方死掐右半台;这种场面本来是对张继科有利,但是双方仍然磕到第七局。固然整个公开赛几乎所有的选手的发挥都谈不上多好,但是马龙和张继科的交手打到双方都手心出汗,这是以前不怎么见到的局面。

(三)均势

在赛璐璐球的最后阶段和塑料球的第一年,也就是大约2012到2014年,马龙和张继科的战绩开始几乎对开,甚至稍微向张继科倾斜。这种倾斜一方面是技术上的:双方的技术和比赛经验都已经成熟,马龙不再能单纯依靠前三板和变化在各个角度上手攻击张继科,张继科也不能再指望发上力两下拉死对手。而且这时候两人都到达了最高水平,经常在决赛中碰头,平时也就开始自觉不自觉的针对对方做出准备。双方前三板上的拉锯战势头开始明显,两人的技术对彼此早就没有任何秘密,比赛开始频繁的打到相持段。这期间,双方一旦碰头,球迷都会默认这将是一场七场大战,而实际也是如此:

2012年以来双方交手六次,三次要打到第七局。胜负只在一两分之间。在这种微妙的差距中,张继科似乎要占点优势:相比马龙来说,自己世界锦标赛两次夺冠,世界杯奥运会冠军的身份会给形成莫名的压力。即便他仍然是那个张继科,但是身后的光环投射在他身上,也会让他在球台前显得更加强大。

在这个阶段,马龙在双方的对局中只要稍微显得有点保守:14年的直通比赛,马龙仍然开局调动很快,但后面处理球偏稳健,更多强调旋转落点和弧线,结果3:1输掉比赛——一个月之前双方刚在乒联总决赛交手,马龙4:3获胜。

在双方都积极调动的比赛里,左右胜负的因素开始变的非常细微:张继科是不是能少摆一下短,马龙本来已经很快的圆环能不能稍微再快一点点,都会左右一场比赛的胜负。

张继科获得了这三年中双方最后一次交手的胜利,他终于在世界杯决赛中战胜马龙:如果前所说,马龙一度对他战绩上风,双方从未在三大赛中交手过,张继科本人似乎对这个事情相当在意。

如果看比赛本身的话,马龙其实也并没犯太严重的错误:或许可以说第五局拿下之后,第六局有几分球处理的欠点仔细(5:4落后的时候反手贴弧圈贴飞了,6:4的时候没位置切了一个被张继科连续两下发大力打出了气势),第七局的时候本来7:5领先手拿发球,结果张继科第一个拧拉稍微擦网,第二个意外的落点很短;即便这样10:8落后的时候也仍然打到10平,最后两分输掉比赛。

总而言之是非常非常接近的比赛。

(四)伤病

2015年之前,张继科的路子粗略的说是,前台拧起来,反手快压/撕斜线之后中台全台侧身。2015年德国公开赛对马龙,相比于之前直通,开始有新东西了:相比于以前更依靠身体能力的直接侧身中台正手背,这次比赛他开始有了一下很明显的退台之后反手发力转侧身。相比直接侧,对体能的要求小一点,时间上更从容一点。

其实张继科很小的时候,他就有中台反手发力这板球,但是那时毕竟年轻,看球到手边能发力就顺手发力的成分多一点,整体的考虑少一些,于是失误很多:反正到那了就顺手来一下,图一个痛快,至于之前怎么到这的,之后怎么打,不太多想。

后来一番磨练之后,上了主力,这板球用的少了:更多用中台直接正手全台背,运动能力扛得住,同时正手走全台但是稳健成分更多,不是年轻一时的热血一锤子买卖为主。

现在的情况有点不同:张继科之前相当长时间状态不算好,身体长期处于伤病恢复期,运动能力比之前几次大赛时期要打不少折扣。运动能力欠了,击球(尤其正手位拧拉)位置容易欠一点,欠了质量就差些,张继科不比马龙马琳,质量是生命线,质量下来,则对手就有机会。

张继科中台加了这一下反手,给自己空间更大了点,对身体和运动能力的要求下降一些,在他这个年龄,看起来是一个不错的调整:没谁能永远靠身体吃饭,但是技术很少背叛人。

除此之外,德国公开赛决赛对阵马龙,张继科的其他调整还有这么几条:

-正手位的挑打:这个球在直通期间似乎刻意的用过,现在看起来比以往更加有数一点。 -反手直接抽直线:相比于樊振东多少显得算计成分重一点,但是抽上也是质量可观。

-第四局之后的技战术调整:

王皓在生涯末期,队里打直通,出国对弗雷塔斯(彼时他势头正盛),甚至世锦赛打马龙,用的其实是这么一种老将常用的,兼具凶狠和狡猾的搏杀套路:大致上靠手感给一些质量一般但是不好发力的球,然后一旦对手心里没底上手质量差一点,那么直接两面上手一板搏生死。简单的说,这算是一种”老将搏杀球“

这个路子说白了,打的是老将的淡定的心态(相比之下对手想赢而容易保守),熟练的功底(可搏杀可不搏杀的全发力)。张继科德国赛打到第四局的时候,相比于前三局稳定的”反手拧拉,反手撕伺机抽直线,然后反手中台拉一下转侧身“套路,开始有了很多的给半长,然后直接两面下手搏杀的路子球。相比于王皓来说,张继科的爆发力似乎还更高一点,但是论狡猾程度,王皓稍微好一点。

如果让我猜的话,这个变化的原因和张继科开始不断的扶腰有关。相比于之前一点多张继科的状况,他这次的选择多少有些不同:第四局局面开始失控之后,即便腰上开始有感觉,他仍然选择依靠手感,经验和凶狠质量和马龙周旋。

——即便有些状况不允许自己能全场比赛按照之前准备的方式去打,他仍然不想输这场对决。

即便之前4:3赢萨姆索诺夫,4:3被闫安搏的很凶,即便对马龙打到后半段自己只能靠骗,靠搏来纠缠比赛,他仍然不想输。

这想必可能才是张继科最重要的调整。

马龙前段的直通其实打的并不多好:反手斜线的相持打不过樊振东也就罢了,被梁靖昆打爆多少有点说不过去。固然马龙的特点正手多于反手,但是直通比赛阶段一对反手就只能直接做高弧线被各种发力的场面真心不算好看。

这次德国公开赛马龙又遇到了一次这么种情况:对手成就高于自己,大比分领先,开始利用手感和经验凶狠搏杀自己所有的中性过渡球。但是这次马龙有些不一样:他被搏杀之后不再单纯的依靠退台和相持来改变局面,转而利用更加严密的控制限制对手的质量,然后依靠更加厚实的实力破掉对手的搏杀。

技术上说,马龙相比于这次提到的其他三个人,并没有更多的调整和变化。但是对于他来说,只要他能将原本就齐备装备都准备好,想好遇到最不利的情况要用什么准备,然后沉住气,就已经算是最好的调整。

(五)将来

苏州世锦赛,马龙终于在三次半决赛之后如约闯入决赛,对手却不是之前张继科;他的对手是方博,他在队里选拔赛中得到了这次单打的机会,后来连续战胜了许昕和张继科。张继科双打中和许昕击败了马龙和波尔,后来拿到男双冠军。

那之后张继科的腰伤复发,一度不能起身,再后来爆出张继科双侧腰骶骨裂,似乎需要花上相当长一段时间休息。这段休息,加上之前的技术调整,可以确定的是,下一次张继科遇见马龙,将会是和以前完全不同的全新对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