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锦赛结束了,关于也很精彩的欧锦赛,你或许需要知道这些事      
阅读;扯淡
首页 档案 关于

亚锦赛结束了,关于也很精彩的欧锦赛,你或许需要知道这些事

October 05, 2015

(十)沈燕飞,侯美玲的女双冠军

颗粒配对双打似乎在欧洲范围内挺奏效:这次35岁,代表西班牙的,正手生胶反手反胶的沈燕飞,和26岁的,正手反胶反手生胶的,代表土耳其的侯美玲击败了匈牙利的Pota和罗马尼亚的萨马拉,夺得了2015年欧洲锦标赛女子双打的冠军。一对选手四块胶皮有两面是颗粒。

上一次双颗粒配对夺冠?2013年欧锦赛双打,王增翌谭瑞午,直板正胶反手反胶和横板正手反胶反手生胶配对。

颗粒配对在上手发动方面或许有些优势,发起快速,进攻凌厉,颗粒胶皮虽然逐渐变少,但是它们是不是仍然能证明自己有竞争力。

值得一提的是四强中剩下两对是李倩和李洁,韩莹和Ivanca,两对稳削组合。起码在女子范围内,真正有能力每次都能啃下这种硬骨头削球组合的攻球选手配对,并不是很多。在更高一级别的比赛上,削球组合对上更有天赋,但是功力稍浅的组合,仍然很有威胁。

我说的是,比如说,类似平野美宇伊藤美诚的组合。

(九)萨马拉和罗马尼亚

这次比赛女子方面最大的赢家大概算是萨马拉和罗马尼亚:萨马拉女单夺冠,双打进了决赛。

本来以发球和反手见长的萨马拉并不算是很会打削球的类型,但是罗马尼亚女队作风一贯强硬(当然也不乏情绪化),最后能四比三艰难的啃下来荷兰的李洁,对于她本人来说是一个不小的进步和了不起的成就:在老将和亚洲选手轮流转的欧洲女子乒坛,有张新面孔绝对不是坏事。

除此之外,罗马尼亚的团体也进了决赛:虽然最终不敌德国,但是目前这支罗马尼亚队伍三人能力相对平衡,在排阵上有很大灵活性,同时这次欧锦赛明显势头不错;或许她们在面对中国队的时候仍然处在压倒性的劣势,但是如果她们在大赛中击败中国以外的任何协会,我也不会特别意外:她们年龄构成合理,真放开拼了有拼劲有韧性,在女子中杀伤力质量都相当不错,而且前三板比较有想法,即便水平更高的协会一旦控制不住状况就什么都可能发生。

总而言之,萨马拉女单女双都进了决赛而且女单夺冠,是个很大突破,同时她夺冠之后还跳上了球台庆祝。

顺便说,波兰的李倩单打双打都第三,对于她来说也是个值得自豪的成绩。

http://www.tibhar.jp/photo/P-Li.jpg

(有私心的说,乒乓球自拍照界,李倩可能还不止第三……吧?)

(八)欧洲女子第一强队

无论罗马尼亚的风头出的如何强劲,这届欧锦赛女团最终的赢家是德国女队:韩莹单晓娜初任前两号主力,索尔佳三号的德国队仍然是一支劲旅。固然他们在爆发力方面或许不如罗马尼亚,但是老将担纲的德国队可以保证相当的稳定性。德国队未来的上限大概取决于索尔佳和萨宾的成长速度,但是短期内欧洲范围内能在稳定性和成熟程度上媲美德国队的协会并不是很多。

不过德国队的阵容在奥运会范围内有个问题:相比罗马尼亚双打配对的灵活程度来看,德国队在奥运会团体赛制下几乎很难排出韩莹单打,单晓娜一单一双,索尔佳一单一双的以外的排阵。这个阵容固然没什么问题,但是变化余地很小,因为一号主力韩莹几乎没办法和另外两位配双打。

(七)奥地利的均衡

这次欧锦赛男子单打决赛,四个选手中三个是奥地利人:加多斯/哈本森是奥地利组合,对面的费格尔/蒙特罗则是奥地利/葡萄牙配对。

这个场面说明了一些问题:奥地利的三人,没有一个人有当年世锦赛冠军施拉格的水平,但是三人的平均水平在欧洲范围内,已经悄悄走到了顶尖。

加多斯是年龄最大的老将,哈本森和费格尔泽是86和88年出生的中生代(虽说哈本森的秃头老让我觉得这哥们40+了)。这个年龄构成,甚至比德国(81年的波尔,88年的奥洽,92年的弗朗西斯卡)更为平均。同时前三号同时进入了欧锦赛单打决赛,是双打能力的明证。

细看的话,骑士奥地利的风格在欧洲中算是相当有特点。相比德国的两面打法,欧洲的反手为主,瑞典传统的正手前三板开路,奥地利的风格其实有非常明显的中国特点:更注重速度,注意前三板的细腻程度,并不多么凶狠,但是质量也不算吃亏。

如果这个听着耳熟的话,那就对了,施拉格就是这样的:发球和前三板非常好,相比其他欧洲选手速度更快,变化也更多更灵巧;当然,作为自己的特点,施拉格的算路清楚,前三板更凶,一单下手狠劲十足。

据说奥地利这个整体风格很受早年出国去欧洲打球的中国选手影响:这个风格本身其实很有一些丁毅的影子。丁老爷子早年出国,也是最早在国外打出名堂的中国出身选手之一,据说对施拉格影响很大,现在一批一批传下来,也算成了传统。

(六)那个传说一样的男人

那个代表西班牙的传说一样的男人,那块任岁月流逝却仿佛永恒一般站在球台右脚让对面的可怜家折返跑不朽的直板,何.你大爷永远是你大爷.志文大叔的双打(和马查多配对)和单打又(我为什么又要说又呢)进了十六强。

对于何志文的年龄我已经懒得想了,对我来说他的年龄问题和樊振东的年龄问题是某种微妙的镜像:现如今只要樊振东几岁已经完全不重要了,他已经是这个星球上排名前三四的选手,硬要说的话只要他不是1990年以前出生的就无所谓,因为中国大概之王他去打下届奥运会。

而这个问题在何志文上是这样的:现如今何大叔几岁已经完全不重要了,他是五十岁还是七十岁还是九十岁对于我来说已经麻木了,我觉得何大叔在球台前的生涯最终要长过我的寿命,他手上那块球板旧的已经几乎都没形状了,说是30年前的有人信,说是基督诞生前的估计也有人信,说是上帝造人之前顺手从天堂里砍树做出来的我也信——只有这样的人配合这样的拍,才能几十年如一日的站在高级别比赛的球台前让世界排名从十八到八百八十八的人被调动不休,没完没了左右折返跑。生命不休,(对手)运动不止。

(五)老将和年轻人

不过总体来说,这届欧锦赛的势头显示,老将们的日子终究还是到头了。

传统上来说,看欧锦赛,就要指望着前八前四甚至前两名中不知道哪里要冒出来一个打过起码三届奥运会的老将,但是这次欧锦赛有所不同:

除了上文提到的那个比时间老人还要老的传奇以外,这届欧锦赛的几乎全部老将都只在正赛里走了最多两轮,这个名单包括:克里桑,萨姆索诺夫,陈卫星,隆奎斯特;梅兹和卡拉卡塞维奇干脆都没进正赛,前者还拿过欧锦赛冠军。

现如今的欧锦赛,正式进入年轻人和中生代的舞台了:德国葡萄牙奥地利等协会大批的80后段,90年代出生的选手不但开始进入正赛,同时还开始在正赛中走的很远。瑞典这样的传统强队开始复苏,即便连多少年在欧洲级比赛中没什么建树的英格兰都开始有了能够冲击前八能力的选手(皮切福德进八强遭遇了奥恰洛夫,但是打出了一场精彩的比赛)。固然本次欧锦赛缺席的老将很多,但是总体来说,欧洲的后续力量的竞争力正在变的越来越强。

这届欧锦赛的男单八强:奥恰洛夫,吉奥尼斯,菲利斯,阿波罗尼亚,格雷尔,加西纳,加多斯,弗雷塔斯。

这个名单里年龄最大的是79年出生的加多斯。80年出生的吉奥尼斯在这个名单里已经是绝对的老将。剩下的选手中奥恰洛夫,菲利斯,阿波罗尼亚,弗雷塔斯,格雷尔,加西纳,全都出生在86到88年。

(四)欧洲的大环境

目前而言,欧洲的竞争环境可以说非常良好:水平最高的协会,也只比身后的其他协会多一位顶级选手而已(两次欧锦赛团体赛决赛,德国都因为缺席一位高水平选手和对手陷入苦战)。总体而言好几个协会水平非常接近,而且未来几年中水平差距还会迅速缩小。很难说欧洲协会会在多长时间内缩短和亚洲的差距,但是这个良好的,很多协会都有机会的竞争环境无疑对乒乓球发展非常有利。

于此同时,接上条说,中间选手开始在二十岁年代集中。这么多年过去了,欧洲终于不再像2003年一样,要靠30岁以上的选手在世界范围内竞争了。

(三)格雷尔,弗雷塔斯,发球

樊振东在STIGA的采访里被问及谁有世界上最好的发球,樊振东回答说:

格雷尔。

当时我还在想樊振东则么说不知道是不是出于同一赞助商的原因,但是起码这届欧锦赛,格雷尔同学证明自己不是吃素的:他打进四强,应该是自己历届欧锦赛的最好成绩;半决赛和弗雷塔斯的比赛中一度三比一领先——直到某些和裁判有关的事情发生之后,这个后面说。

格雷尔的发球花样并不很多,大概在绝大多数时间发侧身位的勾手侧上下,很少见其他发球。但是得承认他把这个发球练的非常精,旋转很强的同时旋转差异很大,判断稍有不慎就是飞起半米高的半高球。

格雷尔的风格并不是传统的欧洲大陆式两面开拉注重实力的打法,更多的是继续走瓦尔德内尔的路子:大量的发球变化,以前三板为主,正手为主,反手只用来补板和保证速度。通常情况来说格雷尔的正手并不多么有数,杀伤力连续性在欧洲都不算头挑。以往来说即便发球这边占很大便宜,也往往因为后续手段不够精进导致比赛非常焦灼;如果对手对自己发球处理的好,可以说格雷尔德比赛已经输了。

但是这届比赛格雷尔的发挥相当不错:大概是之前两轮连续的四比三让他心气提升的原因,格雷尔这次比赛的正手非常有数,自己发半出台然后发力拉对手的高调非常有数,而且杀伤力完全上了一个档次。后面的球一旦有数之后,本来就擅长的发球和前三板的威胁马上倍增。

半决赛面对弗雷塔斯,对手一贯偏于稳健的风格给了格雷尔的正手很大空间,比分一度打到三比一领先,然后裁判判了发球——

弗雷塔斯的发球。

老实说,格雷尔的发球在职业级别比赛中不是最干净的那种,抛球高度当然足够,但是他遮挡的嫌疑非常明显;本来他发球摩擦球的手感就非常好,出球有一定速度,而且勾手发球上下旋动作本来就类似,现在再加上身体遮挡,这么想来的话对手对他的发球非常头疼就不太意外了。

但是被吹的是弗雷塔斯。

严格来说,弗雷塔斯并没有被吹,但是裁判反复提醒他抛球的高度要足够,而且不能内抛。以我个人的观点,弗雷塔斯的发球是没太大问题的,起码绝对不到能够因为抛球占到对手便宜的程度(和格雷尔绝对不同)。当天被吹,很大程度上也只是那天抛球刚好就偏低了一点,稍微往里了一些,运气而已。

但是当时弗雷塔斯1比3落后,裁判还反复强调发球问题,比赛还一度短暂中断,裁判还找来裁判长,声明自己的立场;弗雷塔斯抗议认为现在自己落后很多,裁判在给自己施加压力。最后双方不了了之。

但是回到比赛之后,之前的插曲似乎夺走了格雷尔的状态,最后弗雷塔斯四比三逆转获胜。

战术上说,弗雷塔斯在后三局主要的变化是首先在双方前三板变成上旋之后在原本的反手对斜线中增加了一些变直线(格雷尔在这个对阵中实际是偏弱一方,这场的战术一直是盯住反手斜线,配合大量侧身的凶狠搏杀。),其次在前三板中增加直接去正手的比例,避开右侧斜线,直接从正手正手对抗开始打。

两个横板左手选手的交锋和两个右手很类似,前三板以外很大看双方的相持能力,打到后面往往攻防转换好的那个占便宜:对手打不穿,自己就有机会。这个情况在两个左手对抗中并没什么区别,但是左手选手往往特点更为突出,常有攻强守弱,比如格雷尔。所以当比赛拖到第六第七局,对抗防御明显比自己好得多的弗雷塔斯,格雷尔就开始显得精力跟不上,开始非常吃力了。

(顺便一说,弗雷塔斯堪称把比赛拖进第七局的专家,有那么一次巡回赛堪称不打第七局不舒服斯基,一定要输到必须拖进第七局的程度才开始往回追,奈何他确实韧性好比较能缠,中台反手也有一手反拉,还真能拖回来。)

这场比赛双方有着大量的中远台的攻防转换,弗雷塔斯在中台的周旋能力和转进攻的能力非常亮眼,同时格雷尔在近台通过发球给对手施加压力然后凶搏侧身的路子也很有看头。

总而言之,这场比赛值得一看

(二)弗雷塔斯和奥恰洛夫,还有奥恰洛夫的庆祝。

奥恰洛夫大概是史上第一个决赛结束之后吃黄牌的选手,原因是他的庆祝。

他在拿下比赛之后,做了如下的事情:他跨过挡板,一边脱上衣一边冲向领奖台,将球衣铺在冠军的领奖台上,然后跳上去向观众致意,顺便摆了个pose。

然后他跳下来跑回场内,握了弗雷塔斯的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后者对他表示祝贺;然后他和葡萄牙的教练握了手。

这回估计当值裁判已经不耐烦了,刚回过神就发现一个赤裸着上身的男子跑过来要和自己握手。

于是他果断掏了一张黄牌出来。

以上就是奥恰洛夫,史上第一个夺冠之后吃到黄牌的经过。

这次欧锦赛对于奥恰洛夫来说不容易:他自己在团体赛中一分没丢,但是德国队输了男单决赛,两次输掉了欧洲男团冠军的桂冠(上次在自己缺阵的情况下德国输给了葡萄牙)。自己过去一段时间的状态都不大好,成绩起起伏伏,器材反复调整,但是欧运会和欧锦赛都拿到了冠军,奥恰洛夫终于在改塑料球已经一年多之后重新回到欧洲王座。

这场球在对阵上说对弗雷塔斯不利:弗雷塔斯本来是稳定性见长的选手,各方面相对平衡,同时擅长周旋。这种特点决定了他打弱于自己的对手不那么容易失手,甚至对手搏杀(格雷尔)都能靠周旋磨回来,但是对抗比自己强的选手他也很难暴露对手的缺点。

从这个角度上说,格雷尔进决赛了可能有更多的手段在短球和正手环节给奥恰洛夫更大的压力。

弗雷塔斯在这个对局中最重要的问题,在于他在对抗性上不如奥恰洛夫:本来是均势甚至自己上手的相持球,对几下之后奥洽的质量就会让他占据上风。弗雷塔斯在上旋强强对抗中没有优势,就只能靠落点线路变化周旋。但是奥洽不是格雷尔,他有足够的质量击穿弗雷塔斯。

对于弗雷塔斯来说,一个或许有机会的尝试是将比赛拖进前三板对抗,尽量把球在前面打凶。不尽快解决战斗的话,双方的胜负只会向对手那边倾斜。

和之前这场比赛一样,这场球仍然有大量的中远台的攻防转换,对抗性十足,观赏性很高。

(一)奥地利和男团冠军

这次比赛最大的突破,应该是奥地利的男团冠军。

印象中几乎在所有的体育项目中,奥地利击败德国都是新闻(除非是什么高山滑雪一类的项目?)。而对于奥地利来说,欧洲冠军的头衔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是很遥远的事情:即便那时候有世界冠军施拉格,削球手陈卫星,现在的一号加多斯只能打三号的时候,奥地利也从未有机会挑战欧洲冠军。

但是现在奥地利做到了,靠的是水平非常平均的三位选手,三位选手特点类似,都是反手更好的类型,但是也同时具备之前说的较欧洲普遍水准更为细腻的前三板(刚发现一个事情:奥地利好像是唯一一个三位选手都普遍使用转不转发球的协会,我想了半天都没想出上一支这样的欧洲球队是哪只。)和更快的速度,但是三人的侧重略有不同:

加多斯的速度更快,更为凶狠而且相对近台;

哈本森秃头(喂喂这个不算),风格比较细腻而且稳健,正因为原本打二号的他挪到三号拿了德国队弗朗西斯卡一分奥地利才能在奥洽拿两分的情况下仍然拿下比赛。

费格尔则更接近于传统的东欧反手好的风格,相对来说力量更大,正反手中远台的质量更好。印象中他的风格更接近于血气勇悍的类型,他也靠着这个几乎绊倒奥洽,但是第五局对阵鲍姆的时候,反倒最后是依靠冷静和稳健拿下了比赛。

加多斯是这支队伍的老大哥,哈本森作为变化被挪到二号,利用经验击败了弗朗西斯卡(实际上能力明显弗朗西斯卡更强),最后费格尔依靠冷静拿下了比赛。这三条都说明了现在的奥地利,是一支开始进入成熟期的队伍了。

如果他们能保持目前的势头,他们将是一支非常危险的球队:队伍三人位置几乎可以互换,有很大的排阵自由;三人双打能力都水准以上(三人都进欧锦赛决赛,水准之上可以说是谦词);于此同时三人都能利用自己的特点并且善于判断形势弥补自己的弱点;但是这支球队在这次欧锦赛决赛中最可怕的一点还不是上边列出这几条,而是:

三人都有非常快的发动能力,三个选手都很擅长开局。

实力上说德国对奥地利是全包围大一号的优势,但是奥地利三个选手五场比赛,一开局全部领先:一人两人可以说是对阵形势或者是心理素质原因,如果三人都能在对阵比自己能力更强的对手的时候获得开局的领先,就不得不说应该有些技术方面的原因了。

(顺便说,从这三位接近的水平,比较统一的风格和彼此的默契来看,我猜想施拉格的乒乓球学院一定在其中做了些贡献,这三位很可能在一起训练了不短的时间,并且像中国队一样有教练针对性的有统一计划的指导。)

这三位选手都有转不转发球,而且看起来应该是得了中国教练的传授,用转不转破解拧拉非常有心得。在团体赛压力更大的情况下,发球轮次转不转破拧拉,接发球摆短,搓长,挑打拧拉配合,奥地利这边经常开局就能得到三五分的优势,德国这边不得不相当费力气的从坑里往外爬。而这对选手的压力是相当大的,第三场弗朗西斯卡上来就0:2落后,后来依靠强劲的实力球捞回两局,但是到了第五局精力受到极大磨损,大比分失利;鲍姆到第五场后半段在压力下满脸通红,而相比之下实力并不上风的费格尔随着比赛的进行则显得越发镇静。

如果奥地利能保持这种特点,他们在奥运会中绊倒中国队以外任何一支传统强队,我都不会非常意外。

从这个意义来说,奥地利是这次欧锦赛最大的赢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