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会协会前瞻系列大洋洲篇:长胶阿姨,不止有波兰有独臂神尼      
阅读;扯淡
首页 档案 关于

奥运会协会前瞻系列大洋洲篇:长胶阿姨,不止有波兰有独臂神尼

June 21, 2016

大洋洲在国际比赛上登场亮相过的选手数量有限,最传奇的估计还是赢过盖亭的李春丽(认识的同学,你们暴露年龄了)。上一个在国际赛场亮相过的还是William Henzel,不过这位选手似乎已经选择从商的路线,在MBA上花的时间似乎比在乒乓球上要多了现在。

三位达标代表大洋洲参加奥运会的是澳大利亚的David Powell和Chris Yan,前者是一看就是澳洲本地出产的选手(和william Henzel有一套如出一辙的勾手发球),后者则明显是有些中国训练背景的选手。

这里提一句,乒乓球选手的实力很多时候取决于对抗强度,而并非绝对的技术先进于否。一个能应付高强度对抗的直板单面选手要比一个反手全台拧拉,但是对手质量一上来自己就扛不住的横板选手在比赛中的胜算要高很多。而这本身其实是中国在乒乓球(或者几乎可以推广到任何体育项目的任何强国上)的一个主要优势:这个国家能比较容易的获得高水平的对抗,而不是像澳洲一样,提高到一定程度之后提剑四顾,突然就发现整个大陆都不够你打了……

当然,即便是对抗强度不高,也并不一定就代表一定没法提高水平,只是这方法未必适合所有人罢了。

一种情况就是洪剑芳(Jian Fang Lay)这种情况。

这位代表澳大利亚的选手在相当多人的印象里是一个典型的长胶阿姨,实际上人家出生于1973年,按照经验来说绝对算是老将,但是实际上也只比萨姆索夫大三岁,阿姨还是多少有点夸张(好吧,这实际上取决于你有多大……)。

她的打法其实要比很多人印象里的主动积极很多,作为右手直板长胶反胶倒板打法,她的反胶使用率其实要比打法接近的齐宝华和周昕彤都要高很多。她反胶发球之后有虽然经常用长胶应付第三板,但是这之后的球经常使用反胶。她的推挡手感很不错,能加力推,有弹击,有相当的回合球实力。

换言之,洪剑芳的打法实际上是前三板长胶扰乱变化,形成相持反胶退档近台快攻这么一种路子。实际上长胶用的要比大家想象的要少。

值得一提的是,她的倒班真心快,两板球之间几乎可以随心所欲的换来换去。长胶一磕看着对方没反应好马上换反胶直接上手进攻的球很常见。与此同时长胶正手也有一定进攻能力。

1990年出生的Melissa Tapper则是另外一个故事了:和波兰的Natalia Partyka一样,Melissa Tapper的非利手也有先天性的残疾,虽然看起来并没有Partyka视觉上那么明显,但是如果没有外部器材的支持,连抛球都很难做到。

对于她们来说,能参加奥运会,能和健全的人一样竞技比赛,本身就是一种巨大的认可和奖励。

推而广之的说,奥运会的金牌,或者说奖牌,其实只是参赛选手中一小部分的人的游戏。对于更多的人来说,参加奥运会本身就是目的,而其中原因多种多样:有些人有实力,但是并没有机会(代表卡塔尔的李平),有些人则是机遇之下在选择中有了这样的机会(比如洪剑芳)。这些人在另外一个角度上和Melissa们没有区别,他们真正有机会拿到一枚奖牌的可能性并不高,但是对于他们来说,站上赛场就是目的。

在生活中,不可能每个人都拥有所有的东西。但是更多的时候,用自己有的东西做出什么样的选择,才是一个更有趣的话题。

补充: 最近出炉的名单中,两位代表大洋洲参加团体赛的选手是sally zhang和Hu Heming。

Sally是河北出生的25岁女选手。风格非常稳健,是个重量级选手(某些客观指标,咳),似乎还要和前文提到的Chris Yan在奥运会之后结婚(怎么有一种立flag的感觉)(前面括号里的黑话看不懂请不要在意)。

Hu Heming则似乎是澳大利亚这些年重点培养的年轻选手,和不少这次会参加奥运会的年轻选手一样,这位也是出生在华裔家庭中的第二代移民,出生在澳大利亚。相比这个名单里的其他所有选手,他在ITTF国际级别的比赛中参赛的数量是偏多的。

这里是一段他和樊振东练球的视频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3O6rvr6d0yc

这位小哥出境的时候经常带着一副风镜,辨识度很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