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会协会前瞻系列北欧篇:终于年轻化的维京诸国      
阅读;扯淡
首页 档案 关于

奥运会协会前瞻系列北欧篇:终于年轻化的维京诸国

June 22, 2016

对于相当数量的中国乒乓球迷来说,提到北欧各国,那就永远的是瑞典的瓦尔德内尔佩尔森和卡尔松们。即便说起北欧的未来一代,很多人想到的还是丹麦的梅兹。

但是即便是梅兹,今年3月份都已经退役了。虽然来得有些迟,但是北欧诸国的乒乓球,也正式进入了年轻人时代。

上次瑞典队能和中国队掰手腕,大概还是在1999年:他们在马来西亚最后的辉煌了一次,团体赛又一次依靠瓦尔德内尔和佩尔森击败了中国队。那之后瑞典开始青黄不接,偶尔老瓦老佩久不露面之后现个峥嵘,除此以外亮点不多。

以这次奥运会来说,卡尔松仍然参加,但是人已经换成克里斯蒂安卡尔松和马提亚斯卡尔松了。

91年出生的克里斯蒂安卡尔松在欧洲范围内已经算是颇有实力的新晋挑战者:左手两面拉的打法,风格相对稳健厚实,这几年也开始在逐渐在欧洲比赛范围中有所突破。现如今而言,克里斯蒂安已经是实质意义上的瑞典一号,他这两年的表现将会直接决定瑞典能在团体比赛中的上限:一两年之内瑞典队或许要从欧洲突出重围还有些困难,但是当时间段放大到三年以上,这支新的瑞典队能否成为第二支西班牙,就看作为基石的克里斯蒂安的发展了。

克里斯蒂安的势头虽然不错,但是技术上而言他的正手相对好而反手稍微弱,这本身是瑞典的特点。但是这种技术结构配合他相对比较平稳的风格,导致当他在遭遇战中遇到比较纠缠的情况的时候,摆脱能力偏差。加上它的性格并不算锋芒很盛的类型,所以很大程度上,他在奥运会中的心态会决定瑞典能走多远:包袱背起来,团体赛首轮出局都有可能;放开了拼一下,给夺牌协会造成很大压力都不意外。

另外说,克里斯蒂安是左手,在有双打的奥运赛制中会给排阵带来很大的空间。

帕.格雷尔今年33岁,如果不是今年上面几位瑞典年轻人进步神速,他本来差点成为为有资格晋级奥运的选手。当樊振东被问及谁是世界上发球最好的选手的时候,他略加思考,报出了格雷尔的名字。虽然不知道樊振东是不是同为一家赞助商的原因才这么回答,但是左手打法的格雷尔发球的确相当有威胁。今年欧锦赛几乎只依靠发球和后面的正手一路杀进四强,三比一领先最后惜败现在世界排名第七的弗雷塔斯。他的逆旋转勾手发球配合后面的正手连续,一旦进入状态,能在整体上风格欠缺点细腻的欧洲造成很大的波澜。

当然,瑞典的一个问题在于,格雷尔和克里斯蒂安都是左手……

如果两个左手来搭配双打的可能性还不算意外的话,那么再来一个横板正手正胶快攻如何?

马提亚斯卡尔松,他正手正胶反手反胶的打法可能是欧洲很久以来的头一号(如果不是有史以来第一号的话)。上一次有横板正手颗粒的选手在世界级别的比赛中征战,应该还是詹健代表新加坡打球的时候。相比詹健沿袭自滕义等前辈的横板快攻打法,马提亚斯卡尔松的技术实质上仍然更接近于传统的欧洲弧圈球:他的身材高大,用反手反胶覆盖大部分台面,正手突击的击球点较向后,而且基本上只在反手形成上旋之后使用。正手技术上并不比中国选手更为全面灵巧,但是有欧洲风格的厚实反手作为铺垫,加上正手突击的力量非常可观,他这两年的上升速度也很快。

如果双打配对的话,右手的马提亚斯卡尔松和左手的克里斯蒂安/格雷尔的配对更接近于中国传统的王涛/吕林那种搭配思路:一个左手一个右手,一个近台一个远台,一个负责上手一个负责终结进攻。

虽说意思在那,但是能力还是差一点吧。

女子方面,瑞典的造血计划就没这么成功了。

代表瑞典参加这次奥运会女子单打的会是1976年出生于山东的李芬,和1982年出生的瑞典本土选手Matilda Ekholm。前者山东队出身,有着相对平稳的风格,跟王楠同期,远嫁瑞典之后被王楠称为深山老妖;后者常年保持一个很霸气的寸头发型,作风凶悍,但是对上技术更加细腻的亚洲选手的时候没有特别好的发挥(苏州世锦赛被发型类似的木子大敞四开肆意用正手各种抡了一通)。

顺便一说,写到这了我都觉得山东出身的女选手似乎机缘之下很多人的运动寿命都很长:代表美国的王晨,代表瑞典的李芬,代表荷兰的李佼,代表中国的李晓霞(喂喂这个不算!)。果然山东是大姐辈出的地界吗?

对于剩下的北欧诸国来说,在新人这方面就没那么幸运了:丹麦在梅兹退役,翟羽佳(浙江出身)没有入选之后,唯一有资格参加奥运会的是Jonathan Groth。1992年出生的Jonathan同学技术方面的模板是之前提到的克里斯蒂安卡尔松,一样左手两面反胶,技术偏于稳健,相对偏重于正手。和世界范围内越来越反手,越来越凶狠的风格并不怎么搭界。梅兹退役之后,他也就成为了丹麦的一号,也几乎是北欧乒乓球除了瑞典之外唯一还有着竞争可能性的选手。

(那个,来自芬兰的Benedek Oláh同学,我知道你也参加这次奥运,真的……)

北欧地区而言,瑞典在奥运会上的表现一直不错:即便是2000年之后巅峰以过,老瓦老佩们还是分别在04和08年扼住了时间老人的咽喉,试图逆转命运。从某种角度说,他俩也做到了,分别在39岁和42岁口上杀进了奥运会四强。除此之外,2012年梅兹鏖战奥恰洛夫,最终止步八强。北欧在奥运会上的表现可以说总有亮点。希望这届奥运会上年轻化的北欧诸国能有一个展现自己声音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