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智渊的黄昏      
阅读;扯淡
首页 档案 关于

庄智渊的黄昏

July 23, 2016

(一)

1981年出生的庄智渊今年已经35岁。他为了里约奥运会付出了很多:他中止了和合库俱乐部十几年的合同,只为了参加乒超联赛,做更好的准备;他为了更好的从伤病中恢复缺席了今年的世界锦标赛太团体赛,结果本来有希望争取奖牌的中华台北连小组都没出线;他每日保持在球台上的高对抗练习之外,举重,长跑,严格饮食。这样的负担,以他的条件并不能坚持太久。

如果传言属实,这将是他最后一届奥运会。这之后他或许会开始执教中华台北男队,或许会做实庄馆主的名号专心经营老家的球馆。

转眼之间,庄智渊已经在球台上拼搏了这么多年头,以至于你对他的存在习以为常。像很多征战多年的老将一样,他是那个已经印在老球迷眼中的身影,你能从模糊的动作中分辨出这就是庄智渊。但是35岁对于亚洲还在一线打拼的选手来说,几乎已经是极限:身体强健如王励勤,2013年最后一次代表上海参加全运会,团体赛全胜但是也传闻熬到尿血。以庄智渊的条件,能打到今天,想必也会让当年的自己颇为意外。

庄智渊在鼎盛时期,是历史上为数不多的技术比中国队领先的例子之一。彼时庄智渊台前两面快速上手,反手为先的高速相持配合退下去之后的发力的搏杀打法,对绝大对手都能形成很大压力。

但坦白的讲,纵然庄智渊曾经名噪一时,天赋而言最多也就是中人之资(难听点说就是完全不行):身材不高,力量不强,旋转方面也没什么过人之处,前三板也说不上严密。按照今天李晓东教练的评价方法,速度力量旋转落点和弧线5大要素之中(简称为李五条),庄智渊出色的最多只占速度一样,比起当今动辄五占其三的顶尖高手,其差距并非不小。

而庄智渊之所以能打出名号,很大程度上靠的是对自己的清楚认识,和自身欧亚融合的技术思想。

庄智渊身材不高,所以整体风格台前速度为主;力量不强,则主动上手压住为上;旋转不强,则设法避开太复杂的太牛纠缠;前三板不算严密,则配合果断搏杀。说的简单一点:台前注重速度,风格强调搏杀。

技术方面,避开了盲目的正手为主的公式思路,融合小拉手的欧洲特点,形成反手开路的技术风格。前三板技术,除了同时期球员热衷的出台上手技术,果断的强调台内两面发力挑,配合摆短劈长,配合自己的台前速度特长。

以庄智渊的资质,如果5要素一样一样补过去,顾此失彼且天资所致成就必定有限,那就拼命突出特长,所以其他部分,一律靠搏吧。

既然不能生为天才,那就用好不多的天赋,将剩下的,交给一往无前的勇气,兼容并包的思路,和注定必不可少的汗水。

(二)

2010年的庄智渊,受制于伤病,训练条件等诸多原因,急如星火的球风已经不太常见。年轻时期靠搏杀弥补的诸多漏洞随着年龄的上升更佳明显:改胶水之后退台相持段常常被压住,年轻时频繁依靠主动发力搏杀的相持段已经很难得分;台内的发力挑打比之今天流行的发力拧少了弧线,失误也日益增多,加之连年的伤病困扰,整体速度大不如前。以往台前速度快能压住对手,主要上手搏杀发力也有底;现在则是速度发挥不出来,退下去之后先天的力量导致相持球质量不足,反倒容易形成对手上风。更关键的是,以前台前有速度而且退下去有底,现在则是台前比以前难,退下去又信心不足,缺乏主体技术。

以那年的乒超来看,顺着原有的路子打下去,拿分很难。他或许需要在最艰难的时刻,也要相信自己经年累月在台前磨练出来的速度,配合那些不随着时间背叛自己的东西,例如经验和手感,来应付那些对面那些年轻气盛的对手们。他曾经是生于台前的庄智渊,那么既然如此,如果注定不能抵抗凋零,那么起码不妨也死在带给过自己胜利的台前。

顺便一说,虽然那庄智渊看似已经巅峰在不再,那也才29岁。他不会知道他生涯中的那些更令人瞩目的成绩,都发生在他30岁之后。人们也不大记得,纵然在他鼎盛的日子,也总有各种渠道,包括他本人有意无意的放出来的消息说,按照他的打法和伤病史,他也只能打到27岁而已。

他依然是那个绝大多数时间训练称不上系统,为了生计往复于各站公开赛,没有随行,独来独往,自讨腰包聘请教练,还常常需要在指导教练一栏填自己母亲姓名姓名的那个度闯天涯的少年。他早就不再年轻。但是截止今天,那个早年设定的谢幕日期,早就被人遗忘。而他本人仍然能在大赛里迸发出足够耀眼的能量,还能在去年战胜张继科。

他当年只是一个自家球馆里的淘气包;一个练练球,“将来别做个社会米虫”的孩子;一个“资质所限难有成就”,自掏腰包到国内训练的少年;一个忍着病痛,在欧洲拼搏的年轻人;一个“估计只能打到27岁,要努力比赛”的球员,一个尊重赞助商,球迷和媒体的职业选手。

他每走出一步,都已经远远当初每个人对他的预期,除了他自己的。

04到08年这段时间大概是很多选手的噩梦,因为那段时间郁闷的选手现在看来尤其多:老萨刚说,马琳那段时间也郁闷的不行,直到08年奥运冠军入手;另外一个原地打转甚至还有所退步的是庄智渊。从现如今的角度看上去,他在修改技术的角度吃了大亏。

那会儿的他为了加强自己的正手,将训练的重心极大的调整到了正手方向。结果是正手或许只前进了一点点,但是反手却倒退了一大截。后来他自己也承认:太着急,没有认清自己的方向。如果重来一次的话,一定会在反手的基础上做针对性的调整,加强反手之后对正手的衔接。

这之外,庄智渊在生涯更早期的时候过于依靠本能打球而思考不足:即便在他世界排名第三,处在生涯巅峰的时候,对此的批评也时常出现。以他的速度,本来只有少部分选手能够应付,但是他出手习惯性的只有两条斜线,非常容易判断。

(三)

到了2012年,庄智渊31岁的口子上,他才开始逐渐摆脱这些。他开始更多的根据比赛的情况调整自己的战术,开始调整正反手的使用频率,逐渐回归更加适合自己的反手创造机会正手终结进攻的风格。在那之后,很多时候庄智渊比赛取胜,并不是因为他们真正比对手更强。更多的时候,依靠的是他的坚韧和硬气。

2012年奥运会的时候,庄智渊和进入了四强,突破了自己的奥运最好成绩(话说回来,那之前庄智渊的奥运战绩并不好看)。刘国梁提醒队员,庄智渊(和奥恰洛夫,四强的另一位)都不是怂人。最终铜牌战庄智渊没能拿到那枚已经非常接近的铜牌,不过能进瑞奥运会前四已经是了不起的成就:作为同时期对中国队威胁最大的选手,庄智渊波尔和吴尚垠三人中,最终在奥运会上走的最远的,是天资最差的庄智渊。

不过即便在那时候,他也不会意识到,在他的生涯中,还有一个尚未到来的世锦赛冠军头衔。

有关巴黎世锦赛的那场男双决赛,坦白说,庄智渊陈建安的组合绝对不是这届世锦赛技战术最优秀的组合。如果单说两个人叠加在一起的能力,马琳郝帅组合应该是最强的;如果说两个人1+1大于2的技战术能力,张一博松平贤二的组合也要好于他们。但是如果说那年的世锦赛双打冠军说明了任何问题,那么或许他们也只说明了一件事:

在任何超过一人的比赛项目中,队友之间难以捉摸的化学反应,永远是一个不可忽视重要因素。

庄智渊年少时只和一个摄像机一起闯荡欧洲,训练比赛生活向来形影相对;纵然在最巅峰的时候也没能染指单打金牌,硬气依然但常常气短;到头来却和队友相互扶持,在没有太多人看好的情况下走到了双打的顶点,不能不说,这是个很好的故事。

这是一个有关坚持,有关硬气,有关孤独闯荡的少年最后和队友相互扶持走到终点的故事。

(四)

2013年之后的庄智渊,已经开始逐渐修改那本来已经刻在石头里的命运:他开始是场上最硬气的那个人。无论对手是谁,都不得不对他做100%的努力。当然他在很多时候遇上中国队的选手还会被对手大量的赛正手拼相持然后丢掉分数,他对抗削球仍然非常吃力,但是他给对手的压力并没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减小。或许他开始意识到,有些时候比赛就是很困难的,但是如果你不退缩,命运会垂青你:

2014年世锦赛,朱世赫对庄智渊的比赛,看着让人恍惚回到了10年前:前者正手杀伤力移动能力皆有,时常一板过;后者两面上手速度奇快风格轻快剽悍;朱世赫前两局的凶残状态让人怀疑这世界是否真的是个游戏,然后朱世赫是不是真的开了外挂;第三局打到后面,朱世赫的外挂忘记续费,庄智渊的外挂果断充值——前两局庄智渊还以轻调配合,打到后面状态全开,来球旋转弧线一概不论照冲不误。最终在五场让人把救心丸吃到顶的比赛之后,中华台北击败韩国,成功晋级。

只能说,伦敦奥运会之后的庄智渊,真心命硬。

或许从那一刻开始,或许从在那次比赛之前的某个瞬间,庄智渊的硬气和心智成为了中华台北作为一只队伍的最大依靠和财富。蒋澎龙之后,中华台北作为一只队伍从庄智渊开始,也注定在庄智渊离开的那一刻永远不会再相同。

如果今年的奥运会之后庄智渊会迎来生涯注定的日落,那么现在就是那个黄昏:在某个微妙的时刻,黄昏和朝阳会难以分辨的相似,让人难以区分彼此。对于庄智渊来说,2016年的他所步入的是生涯毋庸置疑的尾章,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这黄昏中没有他生涯前所未见的光芒。

祝庄智渊能没有遗憾的步入生涯的下一个阶段,没有你的世界乒坛会不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