蒂姆邓肯:生活继续      
阅读;扯淡
首页 档案 关于

蒂姆邓肯:生活继续

July 30, 2016

“无论发生什么,生活都将继续”——题记

在某个版本的理论中,所有故事的结局都只有两种:死亡,象征生活结束;结婚,象征生活继续。

对于蒂姆邓肯来说,退役并不象征生活的结束。

在过去的19年中,他的生活是准时抵达硬木板做成的球场,将那个叫做篮球的皮球拍击,扔给队友,将它从各种反弹中抓住,或者将它从球场的各个地方放入篮筐:从篮下,从远一点地地方,有时候通过那块叫做篮板的玻璃。

在其他的时间里,他和其他人阻止对方将球放入框中:他负责出现在正确的位置,伸开长长的胳膊,防止对方最终将球放入框中。

他并不太喜欢多数生造的概念,但是对其中一个情有独钟:篮球比赛中将球放入球框较多的一方为胜。他喜欢赢球,也经常能做到:他和那个银白色的球队在一起,打了一千三百九十二场篮球,赢下了其中一千一百五十八场。

他重复的做哪些他一直做到的事情:出现在正确的地方,将球抓入手中,扔给队友,或者将其放入篮筐。大部分时间他面无表情,大概因为过于喜欢所作的一切,他希望尽量的重复那些他一直在做的事情,不肯让情绪占用任何时间。他周而复始的打球,出现在正确的地方,做正确的事情,赢下其中大部分,直到他不在继续的那天为止。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他总是能做到:

2013年总决赛面对热火,他在腰位接到篮球,像他无数次做到的一样,转身勾手,试图将球抛入近在咫尺的篮筐:球弹框而出。他罕见的出现了懊恼的表情,在退回自己半场的时候挥起了长长的胳膊,拍了地板一下。

当然,在大多数的时间他还是能做到的:2007年,那个头发似乎总是在变少的马努吉诺比利在绕开了邓肯的掩护,带着奥尼尔和纳什离开了三分线弧顶,然后从一个一闪即逝的缝隙中将球扔在了三分线中间偏右的邓肯,他身边空空荡荡,却处于自己几乎从不出手的位置。

他接到球,近乎静止的颠了一下膝盖,双腿内八字,瞪大了眼睛,用足了几乎能让所有人窒息的时间扔出一记三分球。

球的弧线有些低平,但是结结实实的砸到了篮筐后部,弹入网内。

他转过身,在跑回自己半场的过程中向空气中扔出拳头,做怒吼状。

类似的时刻有很多,但是他并不频繁提及他们:相比让自己出现在各种地方,让别人记住自己,他更喜欢打篮球;他不在面对媒体或者其他什么人的时候说很多话,或许因为那总会干扰他总是固定的属于篮球的时光;十几年的时光过去,他的生活本身并无太大改变:出现在球场正确的位置上,让皮球流畅的运动,最终进入篮筐,绵密轻盈,就像他所穿的球衣中相间的白银。

他重视篮球场上最经常使用的各种动作,每个夏天都从第一次接触篮球一样仔细的练习每一个项目,十几年并不改变,从不越过步骤,从不偷懒。他的绰号叫大基本功,诚如古龙所言,一个人的名字可以取错,但是外号绝少出错。

蒂姆邓肯一定相信他的生活方式中有某种真理存在:相比于更多的为了某个时刻而活的人,蒂姆似乎更加在意生活中每个时刻。生活中的某个瞬间并不比其他瞬间更为重要,如果某些时刻看起来与其他不同,那也是因为之前的无数点点滴滴正确的积累。做正确的事情,保持节奏,坚持下去,胜利总会到场:它经常迟到,但很少缺席。

终于有那么一天,那个时刻到了:或许他过去多少年中唯一健康的那个膝盖最终也不再健康,或许他突然觉得一切都不再像以往一样有乐趣,或许他只是觉得一切到了散场的时间,总而言之,他觉得此刻生活继续,但是方向要改变。他拒绝像19世纪到了生涯暮年的男高音一样频频谢幕,不间断的发表声明,因为他知道他的生活并不随着职业生涯的结束而结束:他之前的生活在硬木地板上,不再镁光灯里,现在只是换个地方。

在现在之后的时刻中,蒂姆邓肯的生活会继续:他或许会出现在老家维京群岛的海浪中,或许他仍然像第一次拿起篮球之前一样惧怕鲨鱼;或许他会花更多时间出现在他的改装车场里;或许他终于有时间再次翻开那些儿时起就最喜欢的超级英雄漫画。无论如何,蒂姆邓肯的生活会继续。

唯一的区别是,在过去的19年中,邓肯的生活或多或少的不只属于他自己:也属于和他一起分享篮球的队友,还有那个现在胡子花白仍然在场边大喊大叫的老头;属于那些总是要面对他们的比赛对手,当然也属于那些买了球票进场观看的球迷,还有那些围绕在屏幕前的无数人。

现如今,蒂姆邓肯的生活更多的属于他自己了。无论他选择在哪里,以何种方式继续他的生活,他大概会像以前一样,重视每个瞬间而不是某个瞬间,生活在生活里,而不是镁光灯中。他太聪明,懂得不让生活之外的事情打扰自己。

蒂姆邓肯,山那边的生活仍将继续,祝篮球之后的生活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