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里约奥运乒乓球前瞻:四年之后      
阅读;扯淡
首页 档案 关于

2016里约奥运乒乓球前瞻:四年之后

July 30, 2016

对于乒乓球这个折腾频繁的项目而言,四年是个很漫长的时间。在2000年到2012年的12年中,国际乒联依次调整了球的大小(从38毫米调整到40),发球的规则(无遮挡发球),比赛的分数(从21分调整到11分),发球的次数(从一轮五个发球到现在两个),胶水的使用(开始只能使用水溶性的胶水)。几乎每个奥运周期,关于乒乓球的某些东西都会被修改,在2012年结束的时候,大家就已经开始好奇到底这次会被修改的是什么。

答案是球。

2016年里约奥运会使用的,将是PVC塑料材质的,直径40.0到40.5毫米乒乓球,替代原来的的39.5到40.5毫米的赛璐璐材质的乒乓球。规格上看,乒乓球的公差变小,但是考虑到乒乓球制造商考虑成本,往往遵循规格的下限生产乒乓球,于是现在版本的乒乓球实际上变大了。

新版塑料球直径略微变大,速度和旋转都有所下降,但是这个项目的强度并没有因此降低。减弱了的速度和旋转开始被运动员用更快的器材和更拼命的发力弥补。种种迹象显示,在运动员更加竭尽全力的弥补降低的球速的时候,伤病在乒乓球项目中开始比之前的任何时期都出现的更加频繁:

-2015年苏州世锦赛之后,张继科双侧髌骨骨裂发作,最严重的时候无法下床。

-2015年世界杯之后,马龙的脖子扭伤。

-2016年马来西亚世界锦标赛团体赛,欧洲头号奥恰洛夫为了恢复腰伤缺席比赛

-2015年九月到2016年初,欧洲过去十几年的标杆人物波尔为了恢复受伤的膝盖,缺席了大部分比赛,直到奥运会前不久才开始恢复。

-2012年奥运会第四名的庄智渊,为了恢复伤病,缺席马来西亚的世界锦标赛团体赛。

-2015年苏州世锦赛,许昕在对阵队友方博的比赛中肩膀拉伤。

-2015年苏州世锦赛,丁宁在决赛中对阵刘诗雯的比赛中脚踝扭伤。

-2015年下半段和2016年的上半段,大满贯选手李晓霞的大部分时间花在伤病恢复上。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塑料球之后的乒乓球比赛伤病出现的频率都远比之前为高:连续多次的对球和器材的改革,已经让这个小球项目开始挑战运动员的极限。这已经不是孔令辉刘国梁打球的年代,乒乓球选手可以用和围棋运动员差不多的身体素质在世界锦标赛里打满四项(单打双打混双团体)。现在的乒乓球选手,有分明的肌肉线条,有短跑运动员一样的大腿,卧推近百公斤的重量,百米能进11秒,都已经是不太新鲜的事情。即便如此,塑料球之后,他们仍然频繁的受伤。

新材质的塑料球伴随着一系列的变化:总体而言减弱的旋转,有所变化的弹跳规律,更慢的击球速度。2014年7月变更的球体材料到了里约奥运会也不到两年,在现如今的情况而言,新球拉近了所有选手的水平差距。总体而言,乒乓球项目的大格局没有实质上变化:欧洲很多新的协会在上升变强,但是总体来说最强的几个协会集中在东亚。

查尔斯巴克利一次在被访问的时候说:”我是这个星球上最强的篮球选手。“

”那么迈克尔乔丹呢?“

”那家伙根本不是地球人。“

套用同样的逻辑,日本男女队是这个星球上乒乓球最强的乒乓球队。有着水谷隼,丹羽孝西寄存真情的日本男队和有着石川佳纯,福原爱,伊藤美诚的日本女队都是比上届更强的队伍。相比之下,上届的男团季军德国队面对日本不再是那支全方位更强的队伍,不过他们仍然拥有中国以外最强的选手奥恰洛夫。波尔随着年龄的上升和这几年频繁的伤病,让德国男队和其他男队的综合差距在缩小。上届奥运会之后,奥地利挑战德国成功得到过欧锦赛金牌,欧洲的法国和英格兰分别在这次世锦赛上创造了几十年来的队史最好成绩,葡萄牙男队自从2012年开始已经是欧洲的一方豪强,他们将代表欧洲向亚洲作出挑战。

4年之间,香港男队悄然完成了造血,这支由唐鹏压阵,两名本土选手黄镇廷和何钧杰组成的港队很有冲击力;中华台北上届缺席团体赛之后再次组成团体赛挑战奖牌,这将是庄智渊的最后一届奥运会,他会竭尽所能的挑战奖牌。韩国男队最终选择的奥运阵容只有朱世赫一人再次入选,李向秀和郑容植都是首次入选。

女队而言,日本已经是上届的亚军,这届他们增加了冲击力更强的伊藤美诚;新加坡随着一批老将的退役,队伍厚度不如从前,和中华台北中国香港还有韩国的差距在缩小。中国香港和男队一样完成了造血过程,一样会由本土选手李皓晴和杜凯琹做出主力参赛;韩国女队和男队的情况类似而且更为极端,上届奥运的参赛选手本次无一入选。

欧洲女队对亚洲的挑战在这四年中并没有显著的增强:由韩莹和索尔加压阵的德国女乒在世界范围内仍然是一支劲旅,在欧洲范围内绝少受到挑战;荷兰女队仍然依靠已经年过四十的李佼和削球手李洁,她们最大的优势是放松的心态;真正的新面孔是罗马尼亚,这支有萨马拉,杜迪安和斯托茨的女队进攻凶狠,队伍平衡而且很有拼劲,是有可能对亚洲队伍造成冲击的队伍之一。

如果你还在38毫米小球时代开始看球,到了2016年奥运会你会发现心目中的熟面孔已经很少了:那些参加过四次以上奥运会的老熟人们,瓦尔德内尔佩尔森塞弗普里莫拉茨终于放下了手中的球板;小球时代成名的选手中只有萨姆索诺夫仍然活跃在最高水平,而且最近的状态是四年中最好的。塞尔维亚卡拉卡塞维奇仍然参赛,但是坦率地说,对他熟悉的观众并不那么多。

不止如此,活跃在21世纪头几年的老将们都开始纷纷告别奥运舞台:施拉格陈卫星没有参加这届奥运会。作为大球时代唯一的非中国人世锦赛冠军,施拉格已经开起了球馆;和施拉格年龄近似的格林卡也没能入围奥运会,而且不止如此,80后的丹麦选手梅兹也在奥运会之前因为伤病宣布退役。不止他们,新加坡的李佳薇和王越古都已经退役,让新加坡损失不少厚度;提起名字就让不少女选手头疼不已的老将金景娥在奥运前宣布复出,不过最终没能入围,让很多体验过被耗死的恐惧的老对手们舒了一口长气。

不过凡事都有例外,再大批的传奇选手终于离开奥运舞台之后,今年已经54岁,和江嘉良(年轻的朋友可以查查这个名字和属于他的年代,权当看看帅哥)一批,代表西班牙的何志文仍然没有缺席奥运会,准时在球台前和年龄只有他几分之一的各路选手鏖战。

这次参加奥运会的最年轻的选手是2000年10月21日出生,代表日本女队参加团体赛的伊藤美诚。在她出生之前,已经代表西班牙出生的何志文已经被称作老将;瓦尔德内尔最后一次进入大赛决赛,和孔令辉打出了一场壮绝的比赛;现在老瓦终于退休,孔令辉执掌了中国女队。

大量的球队开始用90后的选手当家,而他们也已经开始成熟:李皓晴杜凯琹担纲的香港女队,郑怡静打头号的中华台北女队,黄镇廷任头牌的中国香港男队;由于规划球员的规定不断变更,这届奥运会总体而言是各个协会对中国规划球员(在一些场合,他们被叫做海外兵团)依赖的最少的一次奥运会。更多的协会选择培养本土选手,而不再单纯的依靠引进中国球员。

至于中国队自己,本届奥运会的人选多少显得偏于保守:2012年出战奥运会的3名选手中,王皓在第三次以银牌结束奥运征程后选择退役,马龙和张继科继续入选,许昕担任第三号;女子方面李晓霞丁宁再次参加单打,刘诗雯担任女团三号。更为年轻而且冲击力十足的樊振东和朱雨玲只能以P卡(伤病替补)选手的身份走进奥运村。

按照一般性的印象而言,选择以老将为主的班底参加奥运会是偏于稳妥的选择,但是考虑到张继科过去一段时间中对其他协会选手历史级别低迷的战绩,严重的腰伤和肩伤历史,还有李晓霞过去一年半频繁的伤病和很低的参赛次数,这个最终的奥运名单出炉的时候,多少伴随了一些讨论:到底应该选择在大赛上证明过自己,但是近期颇受考验的老将,还是选择那些冲击力十足,正处在上升期的年轻选手参加奥运会?

马龙在苏州世锦赛之后开始了不断上升的状态,现如今的马龙是生涯之中比赛最为高效简练的时期;丁宁以苏州世锦赛冠军保证了自己的奥运资格,她的大满贯征程只剩下奥运金牌这个挑战;许昕最后没能在奥运人选的竞争中拉下张继科,他的任务是成为团体赛第三场中那个双打专家,并且最大化的降低两名参加单打选手在团体赛的压力;刘诗雯最终没能争取到参加奥运会单打的机会,但是这次奥运会是她证明自己在团体赛中可靠的最好的机会。

如果仅从纸面上看,中国选手和其他所有人的距离并没有本质上的缩短(如果这个差距没有因为中国队的集中科研拉大的话)。从确保金牌的角度,最大的变数或许已经不来自于外部对手的挑战,而在于选手能否正确的应付压力并且保持健康:苏州世锦赛频繁而且集中的伤病已经是个明确的信号,塑料球之后比以往更高概率出现的伤病情况会极大的影响最后的结果。幸运的是苏州的伤病状况多数发生在和队友的比赛之中,但在奥运会,任何意外状况都会被迅速放大,让任何微小的失衡变成一场崩溃。2004年马琳输给老瓦导致的连锁反应仍然历历在目。四年一次的时间跨度,生涯最终目标的期待,奥运冠军的巨大经济利益,再加上塑料球之后的伤病突发状况,奥运冠军从来都不是理所应当。

对于中国队的选手,或者对于每个参加奥运会的选手来说,或许期望才是那个最大的对手,而不是站在球台对面那个人。

2012年奥运如此,2016年奥运会依然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