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法印象篇——正反反生续补:生胶不死      
阅读;扯淡
首页 档案 关于

打法印象篇——正反反生续补:生胶不死

November 20, 2016

当时写打法印象,选了生胶第一个,还把唐鹏放在前头,多少有点提前宣告的意味:在赛璐璐球无机胶水年代,生胶打法生存的特别艰难,几乎把唐鹏逼成了一个倒板两面拉;木子也没有世锦赛第二,队里也没有更多生胶的苗子;伊藤美诚那时候还不知道在哪,侯美玲也不是欧锦赛冠军。总而言之,对于反手颗粒打法来说,那会是艰难的时刻。

但是实践证明,虽然生胶打法在男子最尖端的舞台上并没有什么进展,但是也并没有绝迹:从现状来说,横板生胶在改了塑料球,摆短和正手回暖,球的速度变慢的客观状况下,生命里并没有明显的下降,还能时不时的进决赛出冠军;反倒是当年看不出疲态的直板打法相比几年前人数缩减得厉害,让人担心接下来的发展。

不过总体来说,生胶打法虽然没有绝迹,但是这几年从纯粹的技术环节上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发展。现在还在高水平层次竞技的生胶打法,大概仍然是这么几个风格:

正手全台跑为主,反手配合:这种风格最明显的是木子和朱霖峰。说到这两位,我有个并没什么根据的理论:只要正手足够好,人够能跑,反手贴什么都有可能打到比较高的水平,尤其是左手。

当年代表阿根廷的刘松还在打球的时候,就是这种情况。正手基本功扎实,舍得力气全台奔跑,反手长胶只能扰乱变化,居然都能听长时间在世界前一百里面上下徘徊。相比之下,更加年轻,也是左手,训练对抗也有保障的朱霖峰,反手还有能进攻的生胶,给足够多的机会,或许多少也能有些成绩。

朱霖峰的身高和击球点比较类似传统的横板快攻打法,但是因为左手对右手线路相对固定的原因,朱霖峰的正手使用率非常高。他的反手生胶在目前这个阶段主要是作为正手的配合,比赛中很少出现专门围绕生胶面制定的战术。这种做法的好处是明确的正手重心让他的打法有不错的爆发力和冲击力,但是缺点也明显:几乎就是个单面拉,实力不够厚实,一旦气势下去了输得就快。

</br></br>

而这几年的木子相比之前越来越依靠正手:她的移动能力和运动天赋在女选手中是少见的好,八一队教练戴丽丽曾说给她发多球从来不关心是不是太快,给她都能打过来。这种类型的运动天赋保障了木子正手的实力和爆发力,这个核心技术的确立让木子这些年的球处理的简单明确了许多。

在女子比赛中选手一般都围绕在近台活动,相比男子来说生胶在中台的缺陷不那么明显。但是对于在木子这个级别的选手来说,关键时刻的形成反手相持的时候(在女子比赛中非常常见)反胶可以调整击球点,用摩擦扛过去。但是对于生胶来说,唯一解就是最优解:必须要坚决果断的发力下手。这对于木子(或者任何人)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br></br>

相比这两位明确的以正手为中心,反手作为配合的风格来说,一样是正手反胶反手生胶的法国选手Benjamin Brossier就完全是个奇葩:欧洲选手打颗粒本来就像恐龙一样稀少,这位同学的击球动作也非常符合韩华指导对法国队击球动作“乒乓芭蕾”的总体评价。不但如此,同样是围绕正手展开战术的Benjamin同学,给人的印象就不只是单纯的“正手为主,反手配合”,倒是更接近于“正手挺好,反手不会,所以贴个颗粒随便弹两下”。

林子大了,什么样的鸟都有:有突出反胶弱化生胶的,也有干脆用生胶遮羞的,当然,即便是现如今,还是有几位生胶特点依然很突出的。

这其中首先当然就是伊藤美诚。

如果说王涛的生胶打法仍然是个模板的话,那么描述起来大概是这样:反手为主,站位近台,依靠实力变化和速度吃饭的打法。现在的伊藤美诚是已经非常少见的不加掩饰的强调反手生胶的运动员了:因为身高的关系,她的站位近台;手感绝佳,防守不错,所以比赛中来回很多;来回多了之后线路变化就出来,所以也有一定的变化。

不过伊藤美诚最大的特点,私人认为,倒是在于她的狠劲:以她的身高,不会打出李晓霞那样的质量,但是相持中一旦有任何可以下狠手的机会,伊藤美诚很少错过。这方面来说,她有点邓亚萍的感觉:因为她的身高,对于正常人来说不是机会的回球,对于她来说可能就是高球。

这点上说,伊藤美诚是现如今这个年代版本的王涛和邓亚萍式生胶选手。

当然,同时,她最大的缺陷也在这里:她毕竟身高不高,力量不会太大,很多球依靠的是发狠劲打上升点;打上的时候她对任何人都威胁很大,而且她经常打上,这是她作为颗粒打法个人的长处;不过问题是,这种打法不可能总让你打上大风险的球,这种时候她的质量还是显得薄弱。

按照她现在的进度,不用考虑几年之后如何如何,只要能保持现在的水平,四年之后奥运会已经不可小看。

</br></br>

当然,不那么极端的情况也有。

侯美玲是现如今不太多的传统生胶打法的一个代表。现在市面上的生胶打法还有一些,但是生胶味道足的不是很多:更多依靠正手能力和大范围的走位吃饭,而不像传统的生胶打法更多注重反手生胶面的连续进攻,快速来回的变化和相持能力。即便有,例如伊藤美诚,也更多得在狠劲上作文章,走极端路线。

现如今这个时代,走平衡的,正统的生胶打法路线的选手,非常稀少,但是侯美玲就属于这个打法:她的风格相对偏重于近台和反手,更加平衡注重实力,前三板显得不那么花俏。如果你仍然记得王楠之前中国女子生胶打法的样子,侯美玲大概是现在最接近那个年代风格的在役颗粒选手了。

注重两面实力风格,来回,连续,强调反手,不退台,能站住的,不多。

侯美玲算一个。

</br></br>

放在最后:

作为一种打法来说,生胶打法现在仍然有生命力。想来令人意外,但是在所有的颗粒打法中,生胶好像是唯一仍然能产生冠军的打法(虽然很可能只是欧锦赛或者双打冠军)。很难说生胶作为一种打法接下来会有怎么样的发展,但是从三年前到现在,是对生胶打法韧性的一个绝佳说明。

不敢说明天如何,只能做好今天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