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继科的技术发展史      
阅读;扯淡
首页 档案 关于

张继科的技术发展史

December 13, 2016

(一)2009年和之前

对于张继科来说,有些东西自始至终都在:卓越的身体素质,强大的击球质量,能几乎从任何距离从容施展进攻的能力,这些东西从他18岁到现在没变过;不过有些现在大家已经熟视无睹的技术,比如那个著名的拧拉,真正在比赛里频繁出现的时间点,可能要比很多人想象的要晚一些。这个过程在很多选手身上都有过:波尔2002年夺得济南世界杯之前两三年,前三板还非常单调。但几年之内,他突然就变成了那个摆短挑打晃撇一应俱全的欧洲一号。不止如此,很多球员都有过类似的神秘时期:那之前,他们看起来有天赋,但不足一样显眼;那之后,他们突然已经无所不能,所有当初的短处消失不见,再看见他们比赛的时候让人非常怀疑自己的记忆力是不是除了差错。

对于张继科,这个时期大概是2006到2008这几年。

2007年直通萨格勒布对阵王皓,张继科的技战术还显粗糙,即便那场球他赢了:在所有形成对拉局面的分数中,张继科完全不落下风,而且看起来离球台越远,这个优势还越明显;但是在近台,他的拧拉还不到后来独步天下的程度,也没有拧拉之后的配套环节。很多分数中他只能单纯的靠搓长把球打成相持,想办法在中台相持中扭转局势。简单说,他那会还很依靠身体能力和运动神经,技术组合上还比较初级。

不过那时候他有一些让球迷津津乐道的东西:类似欧洲球员的两面拉冲;反手技术常有不错发挥;在乒超里也算是一颗好苗子。那时候的中国主力横板都还以正手为核心打造技术:王励勤陈玘郝帅,包括孔令辉,进攻的发起都围绕正手。在这种大环境下,这个山东小伙的反手杀伤力让球迷眼前一亮,但没有人预料到了他后来的高度。

以成年选手的观点来看,这个阶段张继科的最大优点,在于他几乎什么球都能发力,进攻几乎没死角而且质量很高;反过来说,在成年人的乒乓球世界里,他最大的缺点在于他什么球都想发力,技术缺乏组织,而且没有选择。



到了2009,2010年再看,比几年前最重要的还是他有了王皓当年那板“反手台内拉起来”(听说后来也叫“强转换”,现在叫做拧拉)。这之外,他的速度提升克,摆速上来了,而且前三板丰富了不少。

拧拉这板球其实救过不少人:王皓出道几乎就靠这板球拿了两站公开赛赢了很多主要对手,迅速成为主力;波尔从十几岁的时候除了把头染得乱七八糟的毛头小孩到后来一跃成为中国队的主要对手,那板拉将出台的小高调也是其飞跃的重要一环(当然波尔拉得是半出台,不过笼统地说,这都是下旋转换成上旋的技术手段)。这板球现在职业选手开始几乎人手一套,而且不简简单单的是一个台内球手段,而是后面多板球的基础。

(这也是一样作为拧拉,科贝尔和王皓的区别:前者只有这么一板球,王皓以后的中国选手的拧拉后边跟着的是一整套系统)

2009年前后的无机胶水对于张继科来说有多方面的利好:一方面之前更加偏重技巧的主力队员(马琳为主)改了胶水击球质量受到了比较大的影响,但身体素质更好的球员则受影响较小(当时同样适应得比较快的是张超)。另外一方面,改了胶水之后,短球的旋转下降,拧拉的威胁迅速提升,让一批像张继科这样的选手可以拧拉作为核心来打造自己的前三板技术。

这板球的一部分意义在于,它让这些年轻选手从无止境的和老队员台内按部就班的纠缠中摆脱出来,然后施展他们身后倾力练习的衔接和摆速。没有拧拉,他们身后的体系,套路都是空中阁楼,而这板球使他们的上旋套路有了实战基础,而不只是和教练把多球打的啪啪作响的套子。

(那之后不到四年,几乎所有的年轻选手都继承了这个套路的开始全台用反手拧拉之后衔接两面进攻,反倒是后来改了塑料球,拧拉的质量才得到限制,摆短重新开始在比赛里多了起来。)

2009年,从技术硬件上说,张继科的后来全盛时期的一切技术条件都已经齐备。后期大家熟悉的全盛张继科的各种技巧,已经都能在比赛中看到了:拧拉之后的反手近台快速相持,之后依靠强悍移动能力带动的正手进攻,等等。

当然,那个时期而言,张继科的硬件到位,软件仍然在调试期:他的短球算不上很严密,正反手的使用比例的控制不太好(太喜欢发力,过分凶狠),经常连续打出神球却也经常因为处理球过于凶狠丢掉分数;偏重中台,近台速度不那么快;正手覆盖面积有限且能力有待提高。但总体看,他那几年的进步幅度是惊人的:他迅速的把自己的技术整合起来成为了一架构驾工整的机器。这架机器的完全调试成功要等到一两年之后,不过从现在的角度来看,这部机器的框架设计一开始就非常完善,而且相当超前。

即便有着这样那样的缺点,这个时期的张继科在单板的质量不错,台前的调整也不坏,抡的起来防的住,已经比之前全面成熟了不少。不过最主要的,还是有心气:他一直就相信自己的球不比别人差。这种近乎偏执的好胜心理,在很多项目许许多多的冠军球员身上都出现过。

(二)成熟时期

2010年开始,张继科的技术构成已经完全成熟。那之后到夺得大满贯,核心的东西几乎没有变化。即便在大概2014,2015年做了一些技术方面的尝试,到了2016年里约奥运会,张继科仍然非常忠于自己过去这么多年来的比赛方式:自从2009年前后这个方向确定,2010开始细节成熟,张继科的技术的大框架从未动摇。这是相当幸运的一件事,当然也是张继科和身后教练们的心血,不过现实得说,在20岁前半段就能摸索出如此适合自己并且历经考验不用大改的技术框架,这事儿本身相当罕见。

张继科打球简单说来有两种模式:前台的速度模式,反手的拨,挡,带,撕配合正手的围,压,顶,冲;和退下去之后的质量模式,中远台的正手全台走位为主,球送到反手位时候的反拉。两个模式都以实力为基础,配合主动上手,避免纠缠的前三板技术,也就基本上组成了张继科。

而能让这两个模式从容发动的基础,一个当然是反手拧拉,一个是高质量的发球,还有一个时常被忽视的是张继科后来迅速成熟的台内搓摆技术。

后来的成熟期与2009年前后相比,张继科的短球质量有了明显的提升:手感细腻了很多,整体控制也不着急发力,可以在连续的回摆控制中寻找机会。以前的话,尤其在面对中国选手的时候,他不严密的控制经常给对手机会。

另一个侧面说,这也是张超们张继科和的差距:特长突出,有身体天赋的选手,张继科不是第一个;但是能在非常短时间之内,将自己的整体技术打造到短处也在水准以上的程度的,非常稀有。

而在短处方面的提升,很多时候是和自己的战争:对于张继科来说,他的长处当然是他强悍的身体素质和各个角度强悍的击球质量,但也正因为他什么球都可以发力,也就意味着在实际比赛中必须作出一些取舍:现实的世界里,没有人所有球都发力还都能稳定的上台的。什么都不放弃也就没有重点。

于是乎,2010年的大部分时间里,张继科系统的开始加强整个正手的移动和正手全台的对抗能力。技术而言,反手虽然威力未必比正手差(绝对质量大概欠,不过速度应用范围以及对步伐的要求低),但是要真说移动的相持,正手的要比反手强。但凡职业球员,大都有正手走位全台拉的练习和能力,绝少有人用反手走位在中台连续拉的。简单说,动起来的上旋对抗,正手好的占便宜。

张继科成熟的标志,就在于他开始非常有选择的在反手压住对手之后,尽量过渡到中台用正手继续施加压力:生理结构决定,正手击球动作毕竟要比反手为大,时间选择充分,稳定性可以有所保证。这之外,正手的连续中台进攻可以最大化利用张继科的运动能力,相比正反手交替使用的跑-停-跑,连续不停的正手移动能最大程度的保持进攻的连续性。

很多时候,他有足够的技术反手一下打死对手,但是他选择了更多的用正手,来规避没必要的风险。

就像肖战一次采访中对记者说的:忍住啊,别发力啊。

其实正手并不是张继科的绝对特长技术,他的正手能力更多要靠不断的奔跑调整和大量训练维持。在一个正手全场飞奔的张继科后边,是很多很多个在多球前面精疲力尽,在跑步机上全力冲刺的张继科。也是这样的训练和忍耐之后,一个毛手毛脚,喜欢发力图痛快的莽撞少年,开始变成一个有设计,有选择,有所不为的男人。

2010年马德堡世界杯,决赛对阵王皓的时候,张继科打造出的技术机器开始显现威力:短球比以前平稳了很多;反手的盲目发力减少了;开始有选择的大量用正手走位连续进攻保证相持的质量和连续性;王皓很多时候发现他不得不在正手连续走位中对抗张继科,但是自己的运动天赋和腿上装了弹簧的张继科并不在同一个量级:一样的球,张继科能拉上,别人的腿部力量怕是已经跪地上了。即便如此,王皓仍然赢下了比赛,不过在两个人国际乒联记录13次交手中,这是王皓最后一次取胜。

而双方下一次在世界杯决赛上的交手要有戏剧性得多:之前两人在鹿特丹决赛相遇过一次,这也是王皓最后一次按照自己舒服的套路对阵张继科。2011年开始,王皓在正手对正手的走位进攻中开始处在下风,反手开始的对抗中压力也陡然上升。这次世界杯决赛,王皓完全改变了策略:几乎放弃主动正手的中台对抗,想办法把所有的球全都在近台解决,即便这样意味着风险大幅度上升。

王皓的搏杀策略是很奏效的:他拿下了头两局;如果不是丢掉了几个搏杀球的话,他很有可能拿下第三局,不过坦率地说这也是赌博的风险所在。高风险高回报的选择,一旦做了就要做好承担风险的准备。

转折点是第四局的张继科6:0的冲击波:

1:0王皓吃死转的下旋; 2:0正手先上手 3:0正手上来反手拧 4:0第四板的反手上来拧 5:0半出台退一步接力发力 6:0王皓又吃死转下旋

全是围绕自己的正手位对着王皓的正手位做文章。

之后对两条斜线两分全输掉了。王皓的短处,勉强说的话,是正手短球和反手防守。雷振华在解说中也提到过,大家也都知道,但是有办法能拿住的就不多了。

张继科的参考答案:死转的正手短发球限制质量,从自己的正手位上手,从王皓的正手突破。这六分做了例子。

这局之后,场面开始大幅度向张继科倾斜。

这一年半,张继科的技战术调整几乎是一刻不停:鹿特丹之前的反手速度;鹿特丹之后的正手中台移动能力;到现在前台正手位的保护和速度提升。他的技术一直在朝着厚实的方向前进,但最明显的进步是他的淡定心态:这场球而言开局不利中盘之后形式变好,但有一点是整场不变:他一直很冷静,他一直都在思考。开始被王皓套住,第二局开始对发球的调整,对第三板凶稳的把握;第三局开始从正手短球开始从王皓的正手突破,他一直都在思考。虽然后几局有有些激情球,但是那些大多数是算到的球,并不是什么超常发挥打出的神球。一直到最后,拿到冠军,他都显得很平和;赢球之后的突然释放是很明显的:施拉格巴黎之后的双手放松仰望天空,柳承敏雅典之后向上一跃,包括张继自己鹿特丹之后的倒地,那种拿到之后浑身脱力的感觉是很难作假的。这次世界杯,他赢球之后的第一本能反应,意外的平静。

作为一个选手来说,2009年他的技术大致方向确定;2010年他开始完善技术细节;2011年,经过鹿特丹世锦赛和巴黎世界杯的考验,张继科的心态开始成熟。

(三)大满贯,全盛时期

2012年奥运会,王皓和张继科的交手某种程度上说是一种缩影:就连王皓对阵张继科的时候,都开始使用非常冒险的“避开反手相持,尽量侧身搏杀”的策略了。两个人的几次交手,从马德堡时期的四平八稳的打法,到后来鹿特丹决赛最后几分连续使用风险很高的欺骗战术(鹿特丹的最后几分,王皓站在正手位连续发了很多不转球,张继科回球稍微求稳王皓就下手发力,连续成功好几次,差点逆转局势),再到后来世界杯避免中台把压力集中在近台,最后到奥运会干脆直接一条斜线见生死,每次交手,策略都比上次更加极端。

张继科用了历史最短的时间成就了大满贯,然后等他抬头的时候,他发现全世界的对手都开始乐于在他身上冒险:以他在这个项目中的位置,任何人输给他都不算意外,赢了就赚大了。更何况,如果连王皓都这么做了,别人没理由不这么尝试一下。

很难说张继科有没有在大满贯之前考虑过这个状况,不过当他2012年梦想达成的时候,这个问题成为了现实。

如果用田径运动员比喻张继科的话,他更类似短跑选手:矫健凶悍,爆发力十足。可这种全世界转向面对自己的情况,很多时候让张继科的比赛变成了一场没完没了的马拉松;每个和他的比赛对手都能放下包袱超水平发挥,但对于张继科来说,这样的选手一个之后,马上接着下一个心态放松还经常超水平发挥的对手。

与其每次比赛面对无边无际的准备在自己身上赌博的对手,大概张继科还是更喜欢大场面的刺激。

其中一种大场面,应该是对马龙的比赛。

在赛璐璐球的最后阶段和塑料球的第一年,也就是大约2012到2014年,马龙和张继科的战绩开始几乎对开,甚至稍微向张继科倾斜。这种倾斜一方面是技术上的:双方的技术和比赛经验都已经成熟,马龙不再能单纯依靠前三板和变化在各个角度上手攻击张继科,张继科也不能再指望发上力两下拉死对手。而且这时候两人都到达了最高水平,经常在决赛中碰头,平时也就开始自觉不自觉的针对对方做出准备。双方前三板上的拉锯战势头开始明显,两人的技术对彼此早就没有任何秘密,比赛开始频繁的打到相持段。这期间,双方一旦碰头,球迷都会默认这将是一场七场大战,而实际也是如此:

这三年双方交手五次,三次要打到第七局,胜负只在一两分之间。在这种微妙的差距中,张继科似乎要占点优势:自己世界锦标赛两次夺冠,世界杯奥运会冠军的身份会给对手形成莫名的压力。即便他仍然是那个张继科,身后的光环投射在他身上,也会让他在球台前显得更加强大。

从这个时间点开始,赢过一切的经历带来的淡定心态,开始成为张继科比赛中的一项重要资本:2013年世锦赛,张继科单打的后半段要比前半段发挥的更好,到了决赛再次面对王皓,几乎平稳的发挥出满状态。2014年世界杯对马龙,他第七局在被对手从8比10追到10比10之后,仍然毫不犹豫的直接发力拧到马龙的正手,决赛的压力,关键分的窒息,在他身上仿佛毫无影响。

在看了太多次类似的演出之后,我开始怀疑是不是只要他走到决赛场上,就是不可战胜的:在乒乓球这种高心理压力的比赛中,在决赛中少打折扣的人已经少见,像张继科这样决赛中几乎默认满状态,到关键分判断出手几乎不受影响的,绝无仅有。

2011世界杯,2011世锦赛,2012奥运会,2013世锦赛,2014世界杯一连串大赛,张继科的大赛单打决赛演出走表一样精确:按时出现,在焦灼的时依靠几乎不受影响的判断终结比赛拿下冠军,然后下次继续:无论其他比赛如何,无论之前比赛如何。

(四)塑料球,苏州,伤病,奥运会

从现在的角度看,张继科核心的东西,或许并不是反手的拧拉,也可能不是两面全面的杀伤力;或许,他的身体本身,才是他压箱子底的根本东西。就张继科目前的技术水准来看,他手上的东西很长一段时间之内都会一直在。但让他迅捷的一步上到正手短拧拉,之后回到反手开弓一般拉出的反手,紧接着的正手连续跑位的东西,是他处在巅峰的身体能力。

塑料球之后的第一次大赛,2014世界杯,张继科像以往一样准时出现在决赛的赛场,然后给大家贡献了针尖麦芒的焦灼比赛,最后以一个招牌式的果断出手收尾。但是2015年苏州世锦赛,决赛赛场上,张继科缺席了。

半决赛输给方博的比赛,方博的策略并不太复杂:大量的长球牵制张继科的反手底线,台内短球控制为主,配合一些拧拉压迫张继科的反手位,一旦出现任何机会不假思索的侧身搏杀然后准备中台相持。单纯以发挥说,半决赛对张继科并不如决赛对马龙,但方博这场战术执行的单纯坚决,表现的非常强硬。

以张继科而言:这场球他的状态和身体情况都谈不上好,不过即便这样仍然有赢球的机会,第四局如果拿下来那么情况会很不同;他对自己可能的身体情况和对手的搏杀战术没做太多特殊的准备,变化也不算及时。

而类似的情况,一年之前在东京世锦赛团体赛中就有所体现:

男团对阵奥地利,张继科对加多斯,一旦身体的机能没完全跟上,正手短之后的上手拧拉就只能多摩擦少撞击;底线的反手位长球击球位置就会过于靠近身体,于是只能用挂起来造弧线;这两条如果遇上对手铁了心的跟你搏杀,一旦搏的兴发了,单靠手上调节,以张继科来说摆脱会比较困难。

男团决赛对阵德国,张继科0:3输给了奥洽洛夫,后者发了大量的长球让张继科挂弧线,同时用正手短限制张继科的上手质量,然后从容发力搏杀。

从这场球来说,方博的策略并没有本质上的不同。

这之后,作为尝试也好,作为针对伤病作出的调整也好,张继科在2015年段在技术上做了一些调整。德国公开赛对马龙,开始有新东西:相比于以前更依靠身体能力的直接侧身中台正手背,这次比赛他开始有了一下很明显的退台之后反手发力转侧身。相比直接侧,对体能的要求小一点,时间上更从容一点。张继科那之前相当长时间状态不算好,运动能力比之前几次大赛时期要打不少折扣。运动能力欠了,击球(尤其正手位拧拉)位置容易欠一点,质量就差些。对于张继科,质量是生命线,质量下来,对手就有机会。

除了反手中台发力作为转换以外,这个阶段张继科还做了一些其他尝试:

-正手位的挑打:这个球在直通期间似乎刻意的用过,现在看起来比以往更加有数一点。

-反手直接抽直线:相比于樊振东多少显得算计成分重一点,不过抽上也是质量可观。

-老将的狡猾:开始有了很多的给半长,然后直接两面下手搏杀的路子球。策略上说很类似王皓那种老将的“骗”,给一些质量不太高但是对手不好发力的球,然后直接搏杀。

最后一条多少让人有点唏嘘:当年张继科全场飞奔的时候,老将们经常用这招对付他。到了2015,16年的口上,张继科自己是老将,要开始用这招对付年轻人了。



当张继科最终确定出席里约单打的时候,我多少还期待张继科这次奥运会相比上次奥运会在技战术上会做什么调整。在阿鲁纳淘汰庄智渊和波尔之后,再看张继科的比赛,才发现他这次奥运会和上次,几乎没有做任何调整:他只是尽量保证自己的身体能够支撑自己多年以来的技术结构,之前的调整并没实质性的改变他出战奥运比赛的方式。

他有着波尔们当年一样的技术水平,这次奥运会却用和阿鲁纳一样的心态来面对比赛。他有名将的水准,用黑马的心态比赛。在单打决赛之前,除了对丹羽孝西被提醒“快醒醒”那局之外,他的表现堪称如何打奥运会的范本:积极进攻,抓住一切可以的机会争取主动攻击对手。不追求稳健和对手的失误,但也不盲目进攻随便丢掉分数。这样的比赛方式输赢都看自己把握,打上了是我得分,打丢了也是我自己的,但无论如何命运要捏在自己手里。

这也是为什么我在里约决赛之前认为张继科很可能夺冠的原因:他能力或许不如伦敦奥运会,但是这次他打奥运会的方式无可挑剔;他在大赛的中历来满状态发挥,仅仅这条足够他战胜所有人。加上他之前连续的决赛纪录,让人即便没有更多证据,也乐于选择相信他:之前连续多次他都做到了,这次做到也不奇怪。

当然,决赛最后的结果并不如此:四比零的比分看着悬殊,但是两人的差距并没有这么大。场面上说,张继科的准备相当充分:他知道马龙会用大量的反手底线长球来牵制自己,也清楚马龙会尽量侧身,正手位会有空档。他开局抽了马龙直线空档,又很好的应付了之后的长球。但马龙显然也知道这些:两人从15岁开始在国际比赛上交手,对彼此的了解外人可能难以想象:马龙的应对是准备了一些反手小三角的出台发球,即从球台的左边线,而不是一般长球发球的底线出台的发球。这样一来张继科不能很从容放心的直接上到正手位拧拉上手,而先手进攻在两人的比赛中是决定性的。

某种程度上说,起码在这一次交锋中,张继科有点像之前和自己交手的王皓:并不在自己生涯状况最好的时候,但是发挥出了全部的能力。自己的机会主要在前两局,没拼下来就意味着拿下比赛的机会已经很低。

张继科仍然很尽职的完成了比赛:他2016年很长一段时间状态不那么好,输了不少不应该输的球。最终站在奥运单打赛场上他也承受了质疑;但无论方式还是结果,他的奥运任务都圆满完成。无论怎么看,他都做到了他担当的一切。



里约奥运会之后,张继科只参加了中国公开赛一站比赛。之后他因为伤病缺席了乒超联赛和年底访欧比赛和总决赛。过去整个奥运周期在张继科的身体上留下了不少负担,看起来他的复健工作还要持续一阵子。复出之后的张继科会在技战术上作何种调整现在不得而知,但如果他能通过这段时期的调整比较好的恢复状态,无论他在职业生涯剩下的阶段做何种选择,他都会留下一笔财富:作为久经沙场的老将,如果他能通过现在国家队系统科学的支持更有效率来延长竞技状态,仅此一条就会为很多后来者铺路。

那么,在此希望张继科的未来一切顺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