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亚兰和秀人气质      
阅读;扯淡
首页 档案 关于

冯亚兰和秀人气质

April 07, 2017

所谓秀人气质,是我对showman ship的拙劣翻译。

到现在我们都知道那场直通比赛里,对阵丁宁的冯亚兰拉出那记换手穿越球。

决胜局第三局,比分10比4,丁宁领先。

然后冯亚兰连续打出这么几个球:丁宁两个发球,她正反手摆了两个中间,然后大跨步的侧身进攻,得了两分。

之后她自己发球,正手勾手发球到丁宁反手,丁宁拧起来,之后靠了个线路很直的直线,冯亚兰几乎是勉强托过去,丁宁正手拉了一下

——然后被冯亚兰反手直接发力抗了回去,之后交叉步拉了丁宁一个斜线。

冯亚兰的第二个发球,发了个勾手侧上旋不出台。丁宁拉空。

然后就是那个电视上被回放无数次的换手拉球。冯亚兰在女子比赛中几乎是匪夷所思的移动能力和正手击球能力这几个球算是秀了个淋漓尽致。

不过真的印在我脑子里的,倒是这之后的事情。

丁宁拿下最后一分,冯亚兰摇了摇头,然后举起双臂领受观众的呼声,之后示意各位向丁宁致以掌声。然后她和丁宁拥抱,向四面的观众鞠躬。

——她相当乐意娱乐观众。

这样情况在直通也不止一次:她在之前比赛中最后一分,一个长球炸开,顶住王曼昱,一个漂亮的爆冲直线解决比赛。之后是一样的高举双手,领受观众的掌声。

这在乒乓球中并不特别常见。这个项目中乐于浪一下打个好球的人大有人在,不过大概哪些都是娱乐自己的成分更多一些;真正乐于娱乐观众的,我能想起来的大概只有老瓦。

1999年曼彻斯特,他7个3比0在舆论并不太看好的情况下拿下世锦赛,决赛对阵萨姆索诺夫的时候,突然扔出了个直线急长的奔球。当时还年轻的萨姆索诺夫对此没有反应,只是象征性的挪动了一下就只能目送银白色的小球飞走。而瓦尔德内尔发完球之后立刻站起身,抬头看着观众,满脸的表情都是:

“你们都看到了吗?看到我刚才做出身了么嘛?”

全场观众瞠目结舌,只有瑞典队队友们无奈的一边微笑一边鼓掌——这招他们大概受害太多次,实在没法像观众一样享受。

记忆中有一次杨影很多年前解说提到冯亚兰,说她年轻的时候贪玩爱玩,喜欢跳街舞,大概因此腿部力量不错。

这么想起来的话,冯亚兰乐意娱乐观众,可能和以前跳舞有关:跟体育比赛不同,舞蹈是更佳纯粹的娱乐观众,所培养的娱乐观众的精神也是追求残酷胜负的体育比赛中不太常有的。

不过这也是为什么这种精神可贵的原因:人们热衷体育比赛,是因为它们能将人从生活中抽离出来,享受一种规则下的对抗比赛。这是无法预先知道结局的演出,也没有既定的剧本。对于运动员来说胜负残酷,但是对于观众来说,如果能从运动员形成联系,类似舞者和观众形成的联系,那么对于观众来说,所体验到的参与感也会让这个比赛截然不同。

这也是为什么老瓦可贵的原因:他享受比赛,也乐于将观众吸引过来,让更多的人更好的体验比赛。

说回冯亚兰。

坦白说这次冯亚兰直通比赛的表现超出我的预料:我对她的印象以前主要是上旋球比较强,但是短球好像比较不那么细致;移动能力和爆发力都相当不错,但是在女子比赛中显得有点勇猛有余精细不足,尤其女子比赛中比较看重的相持段没有主力们那么有把握。不过这次比赛来看,她的短球不说多么出彩但是非常老道,三局两胜的赛制对于她爆发力十足的风格也算是利好:以往气要足够长才能赢得球,这次一口气出来比赛就结束了。她在这次比赛中表现出来的反手能力要比我印象里好得多,不知道是不是和球还有器材的调整有关系,还是因为年纪涨了,实力自然也有提升。

无论如何,冯亚兰是我这次直通比赛中印象最深的球员。因为这种乐于娱乐观众的乒乓球运动员,很久没有出现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