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名将的30岁后半;林高远的心态;马龙的发挥;奥恰洛夫的答案      
阅读;扯淡
首页 档案 关于

欧洲名将的30岁后半;林高远的心态;马龙的发挥;奥恰洛夫的答案

October 25, 2017

(一)

很多欧洲名将在30岁前半段的时候往往陷入某种万劫不复,然后到了30岁后半段开始涅槃:瓦尔德内尔35岁的时候还能进奥运会决赛,但是之后的两年状态非常不好,2001年世锦赛单打没什么声音,2003年世锦赛更是直接首轮淘汰,但是在2004年奥运会突然杀进四强;萨姆索诺夫1976年生人,最近这两年改了塑料球反倒比改之前状态有所提升。欧洲总有些常青树选手,在30岁后半段的某个时间点上,竞技水平逆年龄而动,突然窜升一下子。

最近的例子,当然就是这次世界杯比赛的波尔老师:本来最近这几年他的状态并不算太好,大伤之后参加奥运会,被阿鲁纳淘汰,之后一系列比赛都没有特别突出的发挥;今年开始波尔老师换了个头带造型,状态反倒开始逐渐攀升,这次世界杯居然连续淘汰了马龙和林高远。

这里其实当然没有什么秘密,这些老家伙当然也没有战胜时间老人的秘方,但是从某种角度上说,他们在身体机能开始逐渐退化的三十岁后半段,都开始重新组装自己的技战术组合了:他们年轻的时候凭借体力,精力,天赋和灵感的无所不能终究会还给时间,但是那之后还剩下的就是那些能经历岁月考验的挑战时间的好东西了。

随着年龄的增长,时间老人会不知不觉的拿走很多东西,但是真正有家底的优秀选手,在意识到年轻所带来的无所不能已经离开自己之后,手里仍然有足够的技巧来让自己重新成为一个有竞争力的选手:当然,在那之前,他们多多少少都要面对自己不再是以前的自己的这个事实。

这也是为什么往往欧洲老家伙们状态突然窜升之前,往往有一个螺旋状,仿佛没有尽头的状态下沉阶段一样。

(二)

波尔对林高远的比赛抠住了这么几个地方:全场无论输赢,都非常好的把落点集中在林高远的中间正手,反手位只做调整,几乎从来不连续给两次。发球保证变化,他发球有侧上下正反旋转配合转不转,有足够的旋转组合,保证变化,让对手吃不准旋转不好直接贸然上去拧。

林高远吃饭的套路非常直接,反手拧拉开路之后连续的强势反手相持,保持反手杀伤力,正手尽量小拉手不要丢,整体来说不太退台。

所以这两点对上来之后,林高远往往要和波尔从下旋开始打起,而这种模式是波尔比较熟悉的:他从有机胶水时代一路打过来,生涯的大部分时间前三板都还是从下旋打起,他最有名的一板球也就是对半出台的正手小高吊,弧线低旋转强,一旦拉上无论是反拉还是防守都很有难度。

而一旦前三板上能按照波尔的套路开始打的话,比赛的局面就多少开始变化了:虽然相当多时候中国选手看着实力超群(也确实很强),可是很多时候对阵这种经验丰富的老将,接发球这个环节一旦控制不好,自己的东西打不出来,整个局面就会拉近很多。新生代选手往往非常习惯于从上旋直接开始抗,如果能限制这一点,就能非常好的避开他们喜欢的节奏。

而从老将的角度上说,他们有足够的江湖经验,无论见到什么神一样的对手都能按部就班的对付两下,他们知道无论对面的对手看着多么强大,他们都是人,也都有弱点(他们大概也见识过太多神一样的对手)。而相当多时候,只要接发球能抠住两下,跟谁都能有一打。

波尔自从换了这个头带造型之后,整体上来说技术上比较喜欢从下旋开始打起,不太再追求更先进的直接拧起来的技术。虽然正手的能力仍然可以,有一定连续和质量的,但是他现在和39岁前后的瓦尔德内尔一样更加依赖自己反手借力上升点这个反拉球。对手中性质量给到反手,他现在更多的选择直接借力反拉,然后转成进攻:非常凶的攻防转换。

剩下几个点:

波尔选择尽量和林高远中间正手半台的对抗,这种情况下林高远的中间位置显得比较保守:本来他这种打法中间位置就算是相对弱点,以往他在队里比赛的时候会比较积极的反手侧过来发力来处理这个球,这次比赛更多的中性回球。

正手对抗方面,整体技术上说他的风格更适合近台,一旦退台上旋相持之后他拉手偏后,动作偏小又向前不太多,导致质量整体而言一般化。

(当然,波尔几乎是现在所有的欧洲人里对速度适应的最好的一个,林高远单纯的打出速度的几分球很多都被波尔直接反手反拉了,头带波尔老师这次的状态也是邪性。)

最后,说到底,这场球输掉的关键,还是林高远的心态。而这里说的甚至都不是第七局最后那几分球。

以一个整体来看,林高远的技战术风格是非常难的:如果按照他的套路打,几乎所有的球都是在借力中发力,保持高速度的连续相持对抗。这种打法需要一个好的心态,这也是为什么它能在炼狱一样煎熬的直通比赛中能打出来的原因。但是如果心态上稍微有变化,手上细微的变化就会在高速相持中以失误体现出来。

能力上而言林高远现在对波尔大概可以说上风,但是波尔在接发球环节的良好变化让林高远多少有点没准备。而对这种老将,当对手的状态不错的时候,你一软,一怀疑,对手心理层面的优势就大了不少,变化上也会能牵着年轻选手走。

而这几点其实也在某种程度上体现在最后几分球上:坦白地说,林高远第七局输掉的这几分球显得非常侥幸,他选择非常非常平稳的,比自己平时节奏慢两拍的处理最后这几分球。可是对他这种打法而言,速度一慢下来对手的旋转就更容易出来,自己反倒更容易失误。

换言之,如果最后这几分林高远就按照自己平时的速度节奏打,不心存侥幸,虽然感觉上风险高一些,但是也绝对不会给对手那么多机会。

(三)

话说回来,波尔能走到世界杯的决赛,这次比赛的良好状态和对策还是更主要的因素。在这个层面上,不可能光靠对手吃套路就进决赛,每一分都是自己真枪实干的打出来的。

顶尖高手对抗中,其实并不存在什么完全的碾压:如果自己进攻的时候能保证赢球的时候多一些,然后防守的时候再能坑蒙拐骗顶抗缠的得到一些分数,里外里算下来就能赢下来比赛。指望着自己一骑绝尘对着对手一通猛揍只进攻不防守……

这种场景我只在方博张超打北美比赛中见过。

从马龙的这场球来看,他整体的强度要比之前的比赛中低一些。这种强度体现在每一板球的绝对质量:旋转的强度,弧线的高低,衔接的快慢,等等。

这种强度的变化,无论是来自于行程,伤病,训练的系统程度,都能把一个超一流选手降低到和一流选手非常接近的程度。

于此同时,马龙的球之中其实又有很多非常难的成分:很多时候马龙能够打出一些匪夷所思的高难度回球,然后将比赛的局势逆转。

(例如世锦赛对小胖最后那个几乎堪称扯淡的反拉小胖的拧拉)

起码在这次的比赛中,马龙的高难度球命中率偏低了一些(起码两个直线没有打上),然后整体强度偏低,让很多在苏州世锦赛摆短出机会直接正手打死的球变成了中性的相持;很多发球开始半出台;然后整体而言接发球中性处理偏多。

在路线方面,马龙的选择是围绕中间作文章,然后配合性质的给两个大角度斜线。但是仍然处于之前强度偏低的原因,马龙这次比赛的直线并不那么直,牵制的效果大打折扣。

把以上所有的点捏合到一起,这场球到了第七局就变成了这么一个局面:

马龙觉得自己的接发球环节如果打的太复杂就进入波尔舒服的节奏(从下旋开始打起),于是干脆选择直接劈波尔的反手长然后把球打简单——波尔被反手长憋住两下之后变化发球到侧上旋为主,马龙这边看出来之后则用推底线大角度回应——波尔看准机会直接反手发力马龙的大角度反拉。

而关于如何针对现在这个状况的波尔,决赛中的奥恰洛夫给了比较好的答案。

而实际上比第七局最后几分球更加关键的,其实是第四局后半段:其实在这个时间点上,比赛的节奏已经基本上按照波尔的偏好在进行了,马龙虽然后来拿到了3-1的领先,但是剧本还是在被波尔导演,而且更令人的在意的是,马龙3-1之后整体的精力开始走了下坡,而这是一个令我比较担心的状况:

因为之前樊振东对马龙,一样是3-1领先,马龙也有过类似的情况。固然现在的波尔水平不能和当时的樊振东相比,但是反复出现的领先之后被拖入决胜局的情况,更值得关注。

后来传说的手腕伤病的影响,从我自己的纯揣测来看,倒是认为对反手的影响更大一些。马龙自己的正手并不特别强调手腕的使用(自己也说过),而且这一年多反手使用的频率比苏州世锦赛前后要多,如果手腕的伤势对反手的技术质量有一些影响,对现在的马龙影响要更大一些。

(四)

波尔到了决赛,如果粗线条地看,其实来来去去就是这么几条:保证比较好的发球旋转变化,让对手不能太舒服的拧拉;比赛尽量从下旋打起,想办法先手进攻;如果对手选择把球打简单送到自己反手位长,那么要积极用反手近台的发力,或者发力反拉然后做攻防转换。

奥恰洛夫的对策:前三板上说,两个人非常的熟悉,波尔的发球旋转变化对于奥恰洛夫的限制显得非常有限。波尔从各种方向的侧上下基本上都直接被奥恰洛夫上去拧拉;虽然前两局场面上看并不那么上风,但是从前三板上看奥恰洛夫比较好的限制了波尔想从下旋开始打球的意图。

之后的环节中,相比马龙和林高远从中间为主的落点选择,奥恰洛夫显然对波尔的整体情况更加熟悉,选择了用少量的中间落点配合,然后大量的两个角度为主的相持套路。不但如此,他吃准了现在的波尔毕竟年龄比较大,很多时候会选择冒险的在相持中提前侧身正手搏杀,锁了波尔非常多的直线。

巅峰时期的波尔,发球接发球手段非常全面,前三板摆撇挑一应俱全,半出台还有一手小高吊;打成相持又很少有人能数赢他。现在的波尔不再像二十几岁一样无所不能,但是整体而言他还是能依靠出众的发球旋转变化,全套的前三板技术把比赛拖进一种更加缓慢别扭的节奏(某种角度上说,有点马琳的一死),然后要么想办法用凶狠的抢攻快速结束对手,要么用反手节奏感良好的反拉在攻防转换中找机会。

面对现在这个更加依靠时间和技巧的波尔,奥恰洛夫用自己对波尔的熟悉破解了他的前三板变化,然后用不断的两个大角度调动让比赛从技巧对抗变成有氧运动肺活量比赛。而当波尔四局过后已经开始因为年龄和体力开始有大概因为缺氧导致的机能退化的时候,就注定男子世界杯将在2017年迎来一位新的冠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