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公开赛综述:微博征集问题回答      
阅读;扯淡
首页 档案 关于

瑞典公开赛综述:微博征集问题回答

November 20, 2017

之前在微博上问过了,捋一下:

首先说周雨。

他这次比赛给樊振东两分,整体发挥算是圆满,尤其对比之前几站的表现。他开始有点像一个中国国家队的中间层大队员了,出去比赛开始能在一些比较别扭的时候想些办法,不像以往一不顺就显得急躁,失误很多,办法没有。

他目前在队里的位置,需要一些这样的表现:他不是什么20岁出头的楞头小伙子了,出去比赛只会大刀两面砍,砍上天下无敌,砍不上无能为力,过不了多久就会发现有更猛的大刀少年冲到自己前头。

器材上说,他似乎换用多尼克的周雨3手柄的底板(让我猜是蝴蝶王,不过是我看拍形猜出来的,作不得准,完全有可能是968),正手红色套胶,在中国队男队非常少见,只有以前的孔令辉马琳,稍微往后一阵子的马龙短暂使用过这个颜色。反手的蓝色海绵黑色套胶就更加神奇:照道理说蓝色海棉狂飙是很硬的,即便是周雨也不至于去打反手。有说可能是一直在做,但是没人用的37度甚至更软的蓝色海绵狂飙,到底是不是不得而知了。


陈幸同

如果说孙颖莎,陈形同,顾玉婷这批选手有什么特点,我认为是非常强的正手攻防转换能力:传统的女子乒乓球,从38mm小球到塑料球,核心实际上没有太多变化,集中在近台的快速相持,在反复的落点速队变化的拉锯战中保证屹立不倒的那个占上风。如果被对手压住了就多抗两下找机会,如果压住对手就赶快拉开落点解决战斗。

但是到了这批人这里,她们的正手位能力开始出现一些变化:她们开始能在快速相持阶段下风的时候强行用正手改变相持的局势,甚至击穿对手。这种技术上的变化虽然不是男子技术潮流那种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是如果一旦探索出来,可能彻底改变女子乒乓球重相持的局面,逐渐加大强势进攻在女子乒乓球比赛中的比重。

陈幸同已经开始有了一旦有机会可以强行用正手改变相持走势的能力,而这种趋势甚至不只在国内有。日本的早田其实也有类似的风格。现在一批年轻的女选手中开始有更多攻强守弱的打法,很多更加偏重正手。趋势上说,这种和香港的李皓晴那种,从反手拧拉发动然后依靠强势的反手能力打开局面有所不同,但是从方向上看,一样让人期待。


女子双打

双打决赛输给早田和伊藤,小猪和陈梦的组合能力不论,起码场面上看,默契肯定不如对手。中国队现在阶段的双打没有固定配对,各种王炸组合,更多依靠个人能力。在双打中,固定组合的默契,加上技术上的配合组织,其实很多时候有1+1>2的效果:当年传奇的阎森王励勤双打组合,比刘国梁孔令辉组合绝对差一大块,但是对上则完全不下风。

类似的情况也可以用来形容这场比赛:伊藤和早田的组合配合协调,一个发动上手一个衔接补板,一左一右,进攻方面专门针对中国俩右手组合的反手;陈梦朱雨玲的能力虽然强,但是从战术套路和准备比赛的情况来看,比对手默契程度还是有所差距:第三局对手打出套路,这边只能凭本能的把球抗上台,全落在球台中间位置,正好送到人家做左右手组合手上……

虽然现在双打并不那么被重视,双打本身的门道还是很多的,只靠王炸组合临场配,是有在牌面比人家大的情况下输球的可能的。


方博和泥洼

这场球其实简直可以说乒乓球界的行走段子大战:帝国第一耿直对宇宙第一浪。

其实账面上说,这场球方博占上风:丹羽孝希特长技术也就是正手,方博相比并不下风;反手这边方博虽然说是不擅长,但是其实挺不错的,就是相对来说配合的不好;前三板发球这块方博虽然相对粗糙,但是丹羽孝希吃透了其实就那么两下。如果按照这种对比一板一眼的打,这场球完全应该是方博的球。

但是问题是,泥洼同学长这么大,怕是都不记得自己上次一板一眼打球是什么时候了。

对于泥洼这种为了浪而浪,甚至说不浪就不会打球的,甚至都不为了耍帅而浪的混乱邪恶浪,我赛前的反应是:方博的前三板必须要抠住,不能大大咧咧的打起来相持,不然我们的秋叶原之浪泥洼同学就会不知道从哪里伸出来一下刷新你的三观。这种球一旦打上两三个,对手的san值(哦不对,心理)就会迅速降低,然后比赛就变成大浪的舞台了。

前两局上说,方博执行的很好:反手对反手,特短对特短,其实还是自己上风;正手对正手也不虚,只要控制住局面别让对手用正手浪自己,都好说。

问题是到了第三局,方博来来去去就那么几下的前三板开始被丹羽研究明白了:他开始大量的有针对性的(其实就是赌博性质的)猜方博的线路,然后提前用正手过去搏。方博的特点估计现在各位都知道了,就是一根筋的一往无前,缺点也是……有些时候过于耿直,除了前不认识别的方向。

第五局的时候方博有意识的开始给一些正手,但是感觉上似乎还是被丹羽吃的很准。

第六局,泥洼同学打出了那个预定今年第一神球的之后,方博同学的san值果然开始自由落体。这时候刘国正叫了暂停,基本上只说了一件事:除非你觉得他肯定要侧身浪你,否则就往反手塞,只要他靠一下,你后边跟上质量,别退太远往前上一上这球就赢了。

这就是方博这种耿直青年最招人喜欢的地方了:虽然被浪的满脸花,他后边还是非常耿直的执行了这个计划。打到第七局,2比2的时候方博拧了一个斜线,丹羽正手打掉了,双脚跺了一下:虽然巨浪滔天,他也知道自己要赢这场球,正手这边不能有任何失误。第六局后半段方博各种连滚带爬的给反手,自己憋的够呛侧不开身,给了一正手还打掉,多少也有点气恼。

第七局基本上是第六局的翻版:方博各种失误,但是仍然很坚决的给反手,最后虽然比分接近,但是场面上说方博基本都按照计划走,泥洼跟着招架。

这点上说,我挺喜欢方博这类的选手:虽然耿直到让人扶额,但是一往无前打法非常有冲击力;他出去的比赛可能打得稀烂,但是他总是梗着脖子一下一下跟你磕。类似上一站周雨和这两站大胖的这种,家里天下无敌出门突然没信号的情况基本上不会在方博身上出现;他的打法不算是精细,但是冲击力惊人,而且不管什么时候,你都可以指望他会把自己那两下子全都抡出来,输赢再论。

这个球本身对方博的特点我觉得算是符合的:他更多的靠速度力量,正手力量不缺,杀伤力强,而且跟许昕不一样,他的击球点靠前而且高很多,球的质量冲。现在这个球旋转弱,进攻相对容易一些,台内的精细球不那么容易打出来,反倒适合他这种不知道刹车怎么踩的选手。


樊振东

我对小胖和奥恰的看法一贯是:这两个人的打法特长彼此不怕,一直打下去奥恰怎么也能赢一次。这次德国站赢了,虽然遗憾,但是不算是特别意外。考虑到小胖也不算最好的状态,加上看上去多少也有点生疏,我希望这次比赛不是俩人交手的转折点。

小胖这次的器材调整,我看着觉得不是特别成功(相比之下,我觉得方博那个挺成功的):看着打得啪啪响,但是很多时候,包括决赛对许昕,出手感觉并不那么有数,似乎质量也不是那么高。不过器材这玩意,主观的成分其实非常大,运动员自己觉得没问题,那应该就是没问题。

这两站比赛,樊振东的状态显然不在最强。樊振东的情况有时候和张继科类似:他的最佳比赛状况基本上来自于最好的身体竞技状态。这段时间的接连的比赛和每次比赛球的更换,加上他现在开始每次比赛都肩负的更大的责任,对他的精力是个跟大考验。

对于他这样年少成名的选手,其实这个考验是迟早的:人不可能总是像火箭一样直线上升,在中国队你也不能总是压路机一样碾压出现在你前边的对手。迟早要遇见失败,遇见困难的时候,遇见疲劳的时候,这种时候往往是真正的财富。挺过去了,再遇见困难的时候就从容很多。

而困难这种东西,总是有下一次的,即便你是樊振东。


最后说许昕。

从德国公开赛零比四输给李尚洙,到这次比赛四比一战胜樊振东拿下男单决赛,前后一共也没有几天。这种巨大的成绩变化,我给大家一些可能性,各位判断一下:

  1. 过了舟车劳顿的几天之后,许昕突然适应了今年四月份其实就开始换用的红双喜赛顶塑料球。
  2. 之前全运会太过疲劳,德国之前的训练不太系统,打了一站比赛才逐渐找到感觉
  3. 睡醒了?

我自己的判断是2:只有在2这种情况下,才能在比较短的时间内找到感觉。更何况,如果是球的适应原因,新球其实圆度稳定,弧线也相对规则(对比红双喜的老赛福球),上一站那种各种打不到飘高的情况其实不太应该出现。至于说球的适应程度:这次许昕和小胖都有正手比较没有数,球出手发现弧线太长出台这种情况,这种其实是对球的变化还不太适应的表现。

换句话说,适应球更多应该是击球手法的调整,球拉出界下网是这种情况的一种表现情况:球屡屡拉空,体现的是这段时间球熟不熟的情况。球熟在他们这个水平打两站能找到感觉。球本身的适应其实要集中针对性的练习一段时间才更有效。

许昕本身的技术环节,其实他的调整这段时间挺明显了:他逐渐在从“有机会就直接正手上去拉”,变成“台前短球反手来一下再侧身”。考虑到他自身的特点,他的反面近台这一下有很强的搏杀性质,打不死则主动形成相持,然后展开自己正手的特长。

但是由于许昕之前的老习惯,他正手的击球点比较低,而且退台比较远,现在这个球旋转又下来了,导致很多时候本来之前应该拉死的球,现在不但打不死对手,还有可能被对手转进攻。许昕喜欢退台用正手拔住对手其实是个老问题了:2013年世锦赛他对松平打的很辛苦的时候,吴指导就提过这个问题。

原则上说,如果他能把击球点提高提前,更多的向前发力,他之前赛璐璐阶段的成绩或许都会有所提升,也会更好的帮助适应这两次塑料球折腾,这不是什么秘密,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不过有些事情大概是天生吧,很难改变。

许昕能赢得这站公开赛的冠军是个好事儿:在他生涯的这个阶段,信心是让自己站在场上和马龙樊振东们对抗的一个根本。而信心都是靠胜利培养的。现在他需要每一场能拿到的胜利来争取下一个机会,让胜利来哺育自己的信心,然后再用信心争取更多的胜利。上一个周期的经历的困难已经很多了,现在开始赢每一场球,一路积累,等骄傲的抬起头的时候,或许曙光就已经在眼前了。


最后说两句这个所谓的“新球”

(以下是纯揣测的私人看法)

这个红双喜ABS赛顶球,大家叫做新球,完全是因为这东西是今年四月份才开始使用的。乒乓球不比电子产品,之前的38mm的赛璐璐球打了没有100年也有50年,之后的40mm赛璐璐球从2000年打到2014年,习惯上管今年才出的球叫新球其实并不意外。

其次就是,为什么很多主力都说这个新球的规律还在掌握一类的话,即便这个球其实已经出大半年了。

我的看法是这样的:对于几个主力来说,他们打这个球的次数可能比我们(或者说我)印象中稍微少一些。

这个球2017年四月份韩国站才开始打,之后的超级站:2017日本站,参加了一次;2017中国站……众所周知了;奥地利站,前几号的主力没去;澳大利亚站,没去;然后就是德国站了。

换句话说,从公开赛角度来说,四月份换了这个新款ABS球,马龙许昕小胖们,就日本站打了一次,然后就是几个月之后的世界杯了。中间世锦赛用的是尼塔库,全运会用的是729无缝球,折腾了两次才轮到重新打这个ABS球。加上全运会之后疲劳,然后调整,国家队内部这段时间什么安排不得而知(我猜测每个人的状态维持基本上各自为战)所以才会出现这几次比赛状态堪忧的情况。

从瑞典站的情况来看,对于这个球稍微打一打之后国家队的各位比赛能力恢复的也是飞快,所以德国站的状况,我还是认为更多归结到人上:虽然球有影响,但是这么短时间内状态就能这么大改观,之前如果能早练练,或许奥恰洛夫熬出头的日子还要再延后一点。

但是世界上没有那么多如此。很多事情也不是选手自己能控制的。在这个水平混的职业选手,我从来不怀疑他们的职业道德。能赢的比赛谁都想赢,但是中国队的竞争力历来都是靠队伍保障的。有队伍就有其他人,而很多时候其他人的事情不是总随自己愿。无论是队里之前的情况,还是全运会的疲劳,之前的国站的情况还是生疏占得比重更大一些,这是我的看法。

说到底,丢一站公开赛也不是世界末日,瑞典站看,虽然状态还没到之前最好的程度,但是一旦上手,适应速度还是相当快的。

我碰巧这两天换着打了打老球和新球。质量上说这个新球其实要比之前的老球圆很多,弧线也稳定,球感也更硬实一些,进攻也更容一些(以前那个老球防守相当容易,很多对面发死力的球一伸手都能防回去)。从球迷的角度上说,我喜欢这个新球远胜于这个老球。但是新球换掉老球,问题其实倒是并不在于球本身,而是在于现在市场上满地都是的各种不同性质的球。

即便不考虑可能不会在大型比赛中出现的无缝球(729无缝能被全运会选上,更多是因为友谊是主办地本地的企业吧?),从一个外国选手的角度考虑,明年一年的比赛,也要不断的在尼塔库和红双喜之间切换:现在积分系统换了,所有人都要频繁参加公开赛;然后于此同时各个洲的地区比赛还有很多使用尼塔库球,还有蝴蝶球的,极端情况下可能每个月都好换一种球适应,这种情况本身才是麻烦的。而对于中国选手来说,还要加上乒超那个双色球,还有很多国内比赛很难预测的比赛用球。

再推而广之的说,这个问题的根源甚至都不在于球:乒乓球项目要想推广,担任核心角色球员,在类似这种不断的调整修改和折腾中,只能完全被动接受。从其他职业联赛的情况来看,球员和协会是合作的关系,双方协商如何尽量高效率低损耗的推广项目;但是在乒乓球中,这边成了单纯的上级和下级的关系。说到底,这个球的状况一大部分是红双喜单方面引起的,而一个赞助商居然能如此根本的震动一个项目,而球员对此居然无计可施,这恐怕才是乒乓球作为一个项目的核心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