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国梁退役,国乒的新选拔方式:空气变了,风景变了,不管喜不喜欢      
阅读;扯淡
首页 档案 关于

刘国梁退役,国乒的新选拔方式:空气变了,风景变了,不管喜不喜欢

January 11, 2018

「不管喜不喜歡,我現在正置身於這『1Q84年』。我所熟知的1984年已經消失無蹤不存在了。現在是1Q84年。空氣變了,風景變了。我對帶有問號的世界的成立方式,必須盡可能快速適應。」——村上春树《1Q84》

(一)

刘国梁在微博上“宣布”了自己已经从教练岗位退休的事情。

(说宣布其实勉强,因为一般来说宣布不通过回复别人微博的方式来做)

从结果上说,他自从被从挪到乒协副主席,不再担任队伍教练那一刻起,教练岗位退役已经是既成事实了。但是从离开职位,到宣布下海经商,到现在承认退役,事实一步步走到了预见到的位置:他大概不会再回到教练员职位上了。

很多人当然预见到了这一步,当然也有很多人希望自己是错的。

刘国梁之前就考虑过里约奥运会之后自己和乒乓球项目的关系,现在自己的状况或许是当初未必意料到的,但是现在这个位置应该不是没想过。

他从总教练这个位置上离开,其实更多地意味着以前的系统要改变了:旧有的结构要换掉,新的结构要成立。种种迹象来看,这个变化本身要比这只队伍要成为什么样子更重要。

(二)

最近公开的乒乓球选拔制度,跟以往的选拔机制有很大的不同:传统上中国队的名额,大致上通过指派和直通结合的形式。现在的方法,从框架上来看,更接近于一个更加机械的,一系列的行政规定。

我倾向于认为,这种变化本身,比这个条文的具体内容更加重要。

传统上说,中国队的参赛人选,知道名单发布之前的最后一刻,都存在有相当的不确定性:世锦赛传统来说存在一到两个机动名额;直通比赛会出现几个名额,但是每次直通的具体形式存在各种变化。总体来说,我们乐于相信最终有决策权的人会通过各种方式给选手机会,同时确保最终出赛的选手有最大的可能获得金牌,但是这个种种方式本身,很少像现在这样如此提前就决定好的。

2013年巴黎世锦赛的直通规则:

女队第一阶段打出两个名额;卡塔尔科威特都夺冠则再有一个;然后第二阶段14名队员淘汰赛再打两个名额;第三阶段抽签淘汰赛,然后血战到底。

男队第一阶段前十名进入下一阶段,第二阶段17人中选拔出四个,第三阶段血战到底打出第五个单打名额

http://sports.sohu.com/s2013/ztbl/

2015苏州世锦赛规则

刘诗雯直通赛之前拿到参赛规则,镇江直通比赛男队产生两个名额,女队一个名额。

男队第一轮淘汰赛之后,第二轮淘汰赛国内积分前三名,队内循环前四名,然后循环赛排名五六名,最后再填补一人参赛决出第二个名额。

女队通过八人淘汰赛选一个

http://sports.sina.com.cn/o/2015-01-27/18367499064.shtml

——而最终的参加单打的梁靖崑几乎是最后一刻才宣布参加名单的。

(三)

在新的选拔方式中,世锦赛,世界杯团体赛,世界杯单打,亚洲杯参加比赛,都有着相当严格的参加条件:只有在某些边界条件下,世锦赛世界杯似乎才有教练组评定的资格。

在这里,我认为值得注意的不是这个条例本身,因为条例本身很可能随着时间的推动和外部的变动而修改,值得注意的是这个资格产生方式本身:

这个方式本身很强调客观的比赛成绩作为选拔条件,机动成分尽量降低,直通模式的选拔名额非常固定。

再次强调,这里并不谈论这种制度本身的合理性,我更想讨论的是这种变化本身。

相比于之前的直通复杂赛制结合队伍管理层指派的模式,这个新的条例几乎可以说是简单粗暴:它将以往不太(直接)作为参赛考量的乒超联赛积分,全运会单打,和中国乒协U21积分放到了非常重要的位置上,加上之前大赛的成绩,这些数字单纯直接的决定参赛人选。

换句话说,这个选拔方式,起码从思路上来说,试图排除人为因素选择的因素,非常倾向于依照白纸黑字的条纹做选择。只有在这种近乎程序的选拔方式出现某种意外的情况下,才会交给队内选拔或者教练组组合评定。

(四)

如果单纯从结果上考量,中国队以前的选拔模式应该是无可指摘的。

教练选择人选的方式,从外界的角度看来很难猜测,但是因为他们是每天第一时间第一线接触运动员的人,加上几乎是这个项目中毋庸置疑的一流业务水平,他们的选择似乎很少出错。

用竞争促进队伍的活力的直通比赛,配合以团队业务能力为基准的判断指派,作出一个相对妥善的,以不输给外国协会为目的,全力夺冠的阵容,看起来没什么不妥,尤其以这些年的成绩来说。

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仍然抽掉了传统上在体育局和一线教练之间的主总教练职位,然后还换掉了对最终参赛人选有直接影响的选拔制度,这本身似乎就说明了一些问题。

这决定无论是谁做的,都会明白现在的选拔方式会因为灵活性的原因影响中国队最终参加比赛的成绩。但是这种结果仍然发生了。

这种结果只说明一个问题:我们所熟知的,对于评判什么是乒乓球作为一个项目的价值的某些东西已经改变了。在这种新的空气下,持有制定选拔方式权利本身,似乎比制定出最好的名单更加重要。

像村上春树写的,无论我们喜不喜欢,在中国乒乓球的世界里,某些东西已经改变了,我们所熟知的某些东西已经不复存在,空气变了,风景变了,我们也好,刘国梁也好,只能尽快适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