罢工      
阅读;扯淡
首页 档案 关于

罢工

March 18, 2018

罢工在加拿大不是什么有趣的事情。

加拿大人工就昂贵,雇人大致上能少就少,一旦发生罢工,不论环卫也好公交也好,相当让人头疼。

环卫曾经夏天罢工,大家只能把垃圾堆放在空旷的公共空间,半天之后全城臭不可闻。所幸后来双方形成默契,环卫罢工只能在冬天进行。这事环卫的工会多少还算地道,另一方面加拿大的冬天漫长得令人发指,罢工时机的选择仍然有不少空间。

公交罢工更麻烦一些。说是罢工,却并不是彻底的撒手不敢,只是把车次减少到大概死不了人程度:毕竟多伦多等等大城市,停车昂贵,相当多数人是不开车的。医生也好护士也好,甚至公交职员自己,大家都靠各种公共系统通勤。所以完全停运不现实,但是班次大幅减少依然让人头疼。

曾经听说过的最奇怪的公交罢工的影响,是有一年的NBA季后赛。多伦多的公交系统罢工,正好赶上多伦多猛龙队季后赛第一轮。本地球迷对此非常担心:多伦多球场地处市中心,球迷大多是乘坐公交来看比赛的,如果罢工,本来就很依靠主场声势的猛龙岂不是胜算更低?

现在想起来这种担心可以说是多余:首轮季后赛的球票钱,还是值得球迷专门开车来看的……算上停车费是不是值得就另说了。

系列赛最后当然还是输了:体育比赛首先是实力,大概在同一层次上才轮得到其他因素发挥作用。不过多伦多的罢工显然也不是什么利好因素就是了。

但是话说回来,人对某些东西的看法基本上完全和立场有关。立场变化,连罢工都可以变成相当有趣的事情。

我小的时候曾经在欧洲读过一学期的小学,对于当时当地隔三差五的罢工就感到非常开心:一如往常晃晃悠悠走过几条街的距离去上学,说不定哪天就会被告知今天学校罢工,没课,请马上回家(当时我完全不懂法语,也基本上不懂英语,是如何听懂这个信息的显得非常可疑)。于是我就只能沿着原路晃晃悠悠的回家去。

后来这事情先后发生过好几次,我在路上被人问起,都知道模模糊糊的提上一句strike(罢工),大家就心知肚明的点点头不再多问,仿佛天要下雨一样的平常。我就继续走在工作日上午的布鲁塞尔街道上,空空荡荡,没有行人,店铺全都开门,仿佛都是专门为我准别的,感觉非常奇妙。

很多年之后我有过一次类似的感觉:那年我在纽约城过圣诞节,这城市最妙的一点就在于庆祝各种宗教节日的居民一应俱全,所以虽然大量人都回家过节,但是城里还是有足够的中国人,犹太人,伊斯兰教徒,佛教徒,过年选择不回家的基督教徒,有各种无神论者让店铺们选择开门营业。但是终究回家过节的人数量庞大,纽约往常川流熙攘(这是好听的说法)的街道马上空旷许多。

从某种程度上说,这也是一种罢工,不过罢工的不是商家和公共服务,而是顾客。

那年圣诞节那天早上,我和妻子走在出奇空旷的人行道中间,街上人数稀少,以往打破头都未必钻得进去的店铺几乎家家没人。店家将目光伸出窗外,百无聊赖的目送我们沿着街道一路走下来。我觉得仿佛回到了学校罢工那天上午的布鲁塞尔,空空荡荡的感觉跟十多年前出奇的相似,一样的妙不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