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音      
阅读;扯淡
首页 档案 关于

口音

March 21, 2018

我算是正宗的东北人。

虽然基因上说我是纯正不掺假的100%山东人(爷爷奶奶姥姥姥爷都是山东人),但是因为东北实际上闯关东的移民人口为主,山东人尤其多,论程度的话大概最高也就是这样子了。

上学的时候多少认为东北人的普通话还算可以,但是反倒是离开家乡之后才发现,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儿:初次遇见的人几乎总能两三句话就听出自己是东北人(说你说话没什么口音的情况则几乎只在东北发生),而且只要一回家就能在肉眼可见的情况下迅速将口音恢复到自己都吃惊的程度。如果是别人的话还另说,但是自己的口音在自己的眼皮底下两天一个大换样,第一次发现的时候惊讶程度无异于发现自己突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换上了一口假牙。

有时候安慰自己说:东北算不上有方言,所以有口音也不算过分。不过再长些年纪,反倒觉得有口音这东西没什么大不了:完全没有口音的,如果不是从事播音之类的工作,也需要类似英国人上公学那样的训练才行。相比之下,即没有接受训练的必要和想法,又没法接纳本来就属于自己的口音,倒多少更值得担心。

当然,有时候也有口音“纠正”的不像我那么迅速的同学,聚会的时候就难免被其他同学挤兑:赶快说东北话啊,别装象 。这种事情当然有个适应的过程,没能一下火车就赶快切换回东北模式其实也算是正常,总比下车一张口说话吓自己一跳要正常。

其实口音这个东西,很大程度看气氛。学习语言大概也是,对于不少人,忽略周围的气氛自顾自的开口讲周围没人说的外语,总归是很别扭的一件事。周围有个氛围,开口怎么也更自然一些。

口音大概也是同理:我自己以前学英语的时候受英国人影响多些,小时候又喜欢有样学样,时间长了带点英国口音。后来到了美洲上学,几乎不知不觉口音就跟周围的人没什么区别了。可见人的口音应该是相当程度的取决于环境的。

不过说白了,语言这东西,语言本身当然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是语言背后的文化:不同文化的人处理差不多的事情自然有不一样的考虑方式。很多事情本身其实是怎样处理都不妨的,但是如果懂其他语言,可能比较容易站在另外一种文化语境中考虑问题。从多个角度看上去都显现出来的东西,大概会比较切实的反应某种本质吧。

这么看起来的话,口音反倒真的不是什么大问题。但是反过来说的话,用普通话和用广东话,四川话同样思考一件事情,搞不好会有独特的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