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行啪回去的时代到了——德国公开赛综述      
阅读;扯淡
首页 档案 关于

强行啪回去的时代到了——德国公开赛综述

March 27, 2018

这次德国公开赛最大的亮点应该是石川佳纯。

她一路佐藤瞳,陈幸同,武杨,郑怡静,徐孝元的打下来,最终得到的这个德国公开赛冠军,可以说相当有成色:赢的人里包括队友,中国队员,削球手,再加一个长期稳定在前列水平的郑怡静。

首先说,我觉得这次比赛石川佳纯发挥不错:以往都是正手这边相对偏重,反手稳比较多的石川,这次比赛反手这边的进攻显得非常坚决。其实在世界杯的时候她似乎就在做这方面的尝试,但是节奏方面掌握的并不太成功——世界杯对李皓晴,她几乎就是自己两面打丢输掉的。

当然,说发挥不错的另一个角度是,我觉得她这次比赛的发挥更多的属于状态,倒未必是水平的本质提升。类似的情况是,卡尔德拉诺上一站状态非常好,这站就回复到了基准线水平。

这个新款的乒乓球到现在,一个已经很明朗的特点:旋转在这个球上体现的程度很难超过前三板范围,后边的球一旦打起来旋转的影响已经非常不明显了——这就允许现在越来越多的球可以在对手发力的情况下,自己发力顶回去。

在以往,这种球难度很高:在赛璐璐,甚至之前塑料球时代中,双方形成对拉,最首要的目标仍然是克服对手的旋,然后转制造自己的旋转。虽然随着四十毫米球,无机胶水,塑料球等等一系列修改,力量的作用一步步逐渐提高,但是一直到这个球之前,克服对手的旋转仍然是主要的。

但是现在,我的观感是,这个天平开始向力量倾斜了。

石川在这次比赛中,这方面做的很明显:她开始有很多的球对手主动上手的时候, 她仍然选择用反手加质量顶回去——撕斜线居多。这种球以往在女子比赛中失误率非常高,但是现在开始有相当不错的成功率了。

这个变化的另一个体现是在和削球手的对抗中:世界杯期间,有不止一个削球手表示过因为球的变化,需要明显的强化进攻。单纯的防守和旋转变化的空间已经非常小了——荷兰的李洁原本是一个非常传统的削球手,原本正手出机会拍一下的球,世界杯中开始加强了正手拉冲不说,连反手位的进攻都开始加上了。

从攻球手的角度来讲,现在这个球的旋转更容易摸清楚,形成相持之后很对手很难制造出以前强度的旋转——尤其是反胶削球那边。也有以前承认打削球非常苦手的攻球选手突然觉得旋转搞明白了,然后团体赛中一路打削球场场拿下的情况。除非削球手能一直非常好的控制弧线,同时落点还要很长(难度可想而知),否则稍微一高,很多情况下可以发力直接拍回去了。

这在以往很难出现。

这种情况决定了,类似武杨这种,原本就以旋转著称,削得住有进攻能力但是绝对力量不强的选手,开始明显的不适应:原本以前是很很严密的球,现在能直接被人拍回来,这就非常被动了。

反过来手,在女子比赛中,类似徐孝元这种进攻比较多,防守功底相对弱一些选手反倒是适应的好一点。

女子削球打法这种变化其实有一点类似于男子削球打法刚开始改40毫米赛璐璐球的年代:几乎一夜之间传统的稳削为主的打法全面崩溃,朱世赫这种强调进攻的削球开始大行其道,欧洲出了大量正手只兜完全不会削的削球手,基本上是反手削正手拉的套路——其实现在回头看,这批欧洲削球手不能说竞争力多强,但是也得承认这个打法确实旋转好控制,难度也低一些。

这个变化在男子比赛也有所体现,但是方式不同。现在男子比赛开始有了更多的电光火石的中近台对啪啪互怼——你发力我也发力你再发力我继续发力。

比如说决赛马龙对许昕的第一个球:许昕第三板上来直接发力,马龙一直没怎么退台,而且不是单纯的借力防守,都多少加了质量,有两下还对着发力顶了回去。

和女子一样,这种球在以往的比赛中其实不那么多见——对手发力自己顶着发力回去在以前更多是一种盲目搏杀的表现,但是现在这个年代,会越来越多的成为常规对抗。

一样的变化其实也体现在波尔身上:他相对早一些的针对自己的情况作出了一些技术上的调整,将自己整个比赛风格的中心移动到了前台,大量的借力发力,更强调进攻,比以前更多的希望几下结束战斗——不知道是不是偶然,但是非常适合这个球。

这种情况在许昕身上也有体现:他已经从“有事尽量正手背”转移到了“先反手来一下再侧身”,但是在现在,许昕的“先反手来一下”开始变得越来越凶狠,到了几乎对手进攻一样凶发力一个的情况。

对于马龙来说,他现在的反手开始有了越来越多直接发力撕/快拉对手的发力球,正手也越来越不忌惮对手的发力:之前对于对手攻击自己的正手位,借力为主的围一下多一些,现在更多的放高击球点自己更主动发力的快拉一下过去。

以往的反手拧拉之后连接反手形成的压力开始越来越多的被对手直接怼回来。相比于之前,前三板中寻找出比较稳妥的机会更为重要——盲目的先上手能占到的便宜似乎要比之前为少了。

在这个年代,速度开始变的非常重要,但是速度本身的性质变化了:不是单纯的保持高节奏的相持大量板数,而是能对手离台不远还在发力的情况下仍然发力,确保质量,还能还原继续跟上几下的速度了。总体来说,男子比赛在从大炮对轰式的拉锯战变成菜刀砍电线一路火花带闪电的短时间高强度的交换了。

而这一切的一切的变化,说到底,来自于球的这个性质开始被吃透了:早在塑料球刚出的时候,就有很多不同渠道不同级别的选手表示这个球似乎很容易被平拍回去。一方面这个塑料球本身的性质随着新款的球被放大(性质上相对接近无缝球,这个特点更明显),另一方面大家都开始逐渐围绕这个性质本身修改强调自己的技战术构成和训练方式,更多的开始利用这个特点了。

旋转开始变得越来越明朗,前三板之外的旋转的影响越来越低,导致更容易用发力对抗对手的发力,对手啪回来自己啪回去的时代,已经开始了。

这就是我私人对德国公开赛的观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