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错乱,悄然和不悄然的变化——2018世锦赛综述      
阅读;扯淡
首页 档案 关于

时空错乱,悄然和不悄然的变化——2018世锦赛综述

May 08, 2018

(一)

如果只从那张写着最后结果的网页来观察这届世锦赛男团的话,会很让人怀疑今年到底是哪年——半决赛德国大战韩国到第五局,决赛波尔老师带队挑战中国队,让人怀疑现在到底是不是2006年;另外一边半决赛瑞典大战英格兰晋级四强,半决赛输给中国则让人怀疑现在是不是1995年;日本队1-3看似没什么机会的输给韩国,又多少让人回想起2000年前后——那会日本还靠海外兵团呢。

不过无论怎么错乱,现今是确信无疑的2018年:主场作战的瑞典虽然队里还是卡尔松佩尔森,却早就不是大家印象里的那些位了;日本被淘汰多少有点意外,但考虑到水谷隼身体抱恙(据说一只眼睛视力最近迅速恶化,不知何故),全队都压在一个十几岁的孩子上,三号还永远的不靠谱(松平老师有没有),实际上也不那么意外;郑荣植这个虽然突破了日本队,但是对德国的第五场最后一局居然看起来怯生生,整个人像个面条一样站直了往后靠,仍然任重道远。

然而,一个标志让这次世锦赛的时间刻度显得异常明显:中远台对抗的基本消失。

在赛璐璐球的时代,虽然说不上是上上之选,但主动形成中台相持大家对拉是一个普遍的选项:无论是主动上手之后退半步侧身拉对方全台,还是退中台防御之后攻防转换,中台相持是很常见的事情。

各位有兴趣的话,可以看看2006年不来梅世锦赛波尔对王励勤,双方相持发生的位置;然后作为对比,再看看这次马龙对波尔:这次比赛双方几乎所有的相持都发生在近台,或者一边在近台。都在中台的场面绝无仅有。

像我之前提到的,现在的男子比赛,已经是纯粹的电光火石菜刀砍电线火花闪电的近台对抗了,一边退台的时候往往胜负已定。纯粹的战术性的中台对抗这届世锦赛已经可以说罕见,几乎都是万不得已强行逆转情况的选择。

塑料球的规律现在已经不是什么秘密:旋转变弱让中台球的威胁大幅度降低,所以大家都必须在近台结束战斗。而直接后果就是让比赛的速度变得越来越快。波尔在之前一年多很好配合了塑料球需要的战术变化,和自己年龄增长所需要的技术上的调整——其实就连决赛那两下让人梦回2006的反手快拉回头,十多年前波尔也都要在中台才拉得出来,他那会因为有非常稳定的中台反拉能力,让中国队非常头疼。

而现如今,波尔老师这个标志性动作都几乎要贴着球台做了。时过境迁啊。

这个变化的另一个体现是颗粒胶皮这次比赛的抢眼表现:瑞典队如今却依靠正手正胶主将马提亚斯卡尔松重回四强,当年瑞典则依靠三个反胶击败中国队的正胶打法登顶,风水轮流,时也命也。

现今这个大环境下,颗粒胶皮如果能打出特色其实威胁不能小视:一触即散的比赛节奏中,短时间多拍的快速交战正好是颗粒胶皮的领域。尤其在团体赛这种气氛里,颗粒胶皮一旦打开非常不好控制。颗粒胶皮历来依靠肾上腺素加持,现如今的环境可以说非常适合颗粒胶皮脾性。

同样的道理体现在女子的伊藤美诚身上:就在不久之前,多少还有平野已经成长起来,伊藤已经落后的论调;但是现在来看,虽然伊藤的身高不足,打法非常依赖搏杀,但是她的风格分外适合现在的气候。

而且伊藤也不是只有搏杀。

截至目前,伊藤仍然是整个生胶打法中最接近王涛的一个,而当年的王涛拿到今天仍然是生胶打法的先进样本。和王涛一样,伊藤不是单纯的凶,猛,莽,实际上还相当有灵气;她虽然搏杀积极,但是整体打法是建立在来回的速度变化上的,注重连续和套路;和木子唐鹏等等选手不同,伊藤是一个反手为主的选手,整体球非常有生胶特色,以生胶为基础,并不将其反手作为弱点加以保护。

这三点都和王涛非常相似。然而伊藤的反手,尤其在接发球,是迄今为止技术最丰富的生胶:有侧拧(对刘诗雯第二局2:1,第三局4:0,而且是转的),能拉下旋(第四局4:3,第五局10:11决胜),能磕接,弹打突击更不用说,生胶家底全拿出来了。

你当然可以说现在的伊藤就会是将来的平野,但是对于生胶打法来说,速度实力变化手感都有了,可能将来稳定性不会太强,作为一种打法所有的牌面差不多都在伊藤手上了,不能要求更多了。

相比于日本男队的别扭(怎么放都不对头的三号)和不靠谱(谁都能赢谁都能输的水谷隼),日本女队处在一个明显更靠得住的位置:石川能提供相当的稳定性和足够的经验,平野伊藤有冲击力,最坏情况,一样十来岁的早田们还坐在板凳上,即使不上场加油声音量管够。

一个良好化学反应的团队永远是不可小视的:上次一个中国队的决赛对手有着类似今天日本的氛围,还是2010年女团。

(二)

几个想起来的人:

张本智和输给郑荣植,下来说自己实力不行。媒体只当是这孩子教养不错的谦词,实际上张本的中文词汇量可能多少有点限制,但是这个话未必真的有问题。团体赛对皮切福德的时候,其实就多少有点暴漏。人家的战术并不太复杂,说白了就是反手最多给一下,然后马上就要么给中间要么掰正手。张本虽然在一个很高的竞技水平上,但是毕竟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他的套路非常依赖于反手斜线对上之后转进攻。这个节奏一旦通过线路破坏,张本的摆脱能力仍然稚嫩。

别说张本了,当年连樊振东也有一样的问题。

郑荣植半决赛赢了水谷隼,算是突破一道心魔;但是接下来对阵德国第五场整个人打到最后缩成一根面条,人一碰球整个往后倒,仍然有心态问题需要突破。韩国队接下来的梯队算是稳定,未来他们的成长空间就在郑荣植的抗压能力了。

弗朗西斯卡算是德国队一个亮点,决赛给许昕造成了比最终比分看起来更大的苦难。类型上说他其实算是一个偏重质量的高大型选手。他自己说偶像是老萨,但是偏偏他最大的难关就在老萨那样的稳定性上。以他的风格来说,他的失误水平仍然是不成比例的高。他这段时间看起来和波尔一样加强了前台的速度,如果他能在生涯这个阶段增强更多实力(相持稳定性),德国队或许多年之后能再次获得一个稳定的三号。

一些想起来的事儿:

女子的香港队进入了四强,算是个不算惊喜的意外:多年本土造血,香港成功夺牌,也是个很值得庆祝的成就。即便在中国强大的大背景下,香港日本这样执着于付出并且下血本努力工作的队伍都获得了回报,这样的故事对于其他协会肯定是个激励。

朝韩联队事件的处理方式:国际乒联是个行事风格挺左的组织,这风评名声在外,这次这个事儿算是把这个标签彻底贴牢了。我私人而言不太反对朝韩联队这种国际事件,但是我仍然觉得于情于理都应该赛前决定。运动员上场比赛这种事情并不太像单纯的1+1等于2,临上场了才知道自己比赛的目的改变了(从为一国荣誉变成为两国关系),队友也要换,这种事情很难说就是看起来的账面变强了那么简单。

巴西队的乒乓球似乎非常非常幸运:男队进了淘汰赛,当然非常不错。德国队因为人员原因排出了一个非常尴尬的阵容,还有声音认为保送巴西进决赛(巴西队实力打脸)。但是可能没多少人知道的是,巴西的整体体育氛围(足球除外)非常糟糕,高层人员因为腐败被捕,大量体育协会连带出问题,许多干脆就找不到资金,乒乓球是怎么一年一个脚印还在往前走的,真是天知道。

法国队小组没出线:客观地说,现在各个协会之间的实力对比,比以往都要接近。中国队有些优势,但是这之外输赢都有机会。法国男队在欧洲俨然是号人物,小组没能出线,比起日本男队赛前打着世界第二的旗号四强没进去,也不能说就是多意外的情况。欧洲大范围之内,奥地利法国英格兰瑞典葡萄牙德国,大家半斤八两,谁赢谁输都要看当时天时地利。

(三)

这次比赛,其实变化的并不只是球和比赛方式。

赛前中国队员接受采访,男女队对都说威胁最大的对手不止两三个。不小看对手当然是好事,但是反过来说,为什么两年之间我们突然有了这么多不能小视的对手?

一方面当然可以说对手变强了,但是从有竞争力的对手来自的协会数量上看,似乎也一样增加的很明显。那么问题来了,怎么会有那么多同时大幅进步的协会呢?如果实际上双方的距离缩短,并不只是单方面的因为人家整齐划一的在同一个时间变强了呢?

值得玩味。

另一个值得指出的一点:这次中国队男团中马龙许昕都已经结婚,马龙决赛还做出了话题性十足的抱孩子庆祝动作。如果记忆没错,这应该是中国队历史上第一次两位已婚男士参加世锦赛团体赛。

老实说,其实结婚本身没什么大不了,相比于需要参加世锦赛需要的资历,结婚的客观要求近乎于零。但是在这个时间点上,男队马龙29岁,许昕28岁,樊振东21岁;女队丁宁刘诗雯27岁,朱雨玲23岁,以中国队的选手年龄构成来说,这个结构已经是出奇的保守了。

处在未来梯队的林高远朱雨玲都已经23岁,陈梦24岁。23岁的马龙张继科当年已经团体赛主力选手级别;23岁的王楠张怡宁已经是奥运冠军级别的选手;23岁的马林已经是中国队的绝对主力(巴黎世锦赛),23岁的王励勤已经是世锦赛冠军(2001大阪)。

考虑到罢赛事件之后的一系列变化,我的猜测是这个阵容恐怕还要延续一段时间,甚至可能是相当长一段时间:现在乒乓球队的行政权力实际上已经被抽离,主管教练和教练组组长注定已经不会再是刘国梁时期的大家长角色。现如今教练和运动员的关系不再那么像传统的如父如子的师徒关系,会更接近平等合作的伙伴关系。这个结构一方面会给予运动员更多的选择(比如说结婚)和自由,另一方面可能也缺乏年轻选手需要的针对性培养和计划。

如果这个假设为真,那么运动员会有在竞争力允许的情况下尽量延长自己运动生涯的自由,但是现如今27岁前后的丁宁刘诗雯,29岁前后的马龙许昕都还当之无愧的承担着主力的责任,已经说明一些问题。

这次世锦赛虽然结果上看中国队仍然站在世界之巅,但是教练位置上的是刘国正而不是刘国梁,是李隼而不是孔令辉,马龙许昕丁宁刘诗雯仍然在赛场上,而我们的对手看起来比以前更近一些,似乎都在说明空气已经变了,无论喜不喜欢,更多的变化还在悄然发生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