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韩国公开赛综述:权利结构的变化      
阅读;扯淡
首页 档案 关于

2018韩国公开赛综述:权利结构的变化

July 24, 2018

这次要说的比较细碎,所以干脆直接拉条了。

(一)权利结构的改变

现在的扁平化体制,权利结构带来的改变很明显:以前全职盯着队里的,能决定队员生涯的大领导没了;现在上边的领导都是兼职乒乓球,定了规则之后就走了,身边只剩下教练。以前输了,大领导的脸色直接摆在那里,现在输了,你都不确定领导知不知道,甚至可能都不知道领导是谁。

这种变化的结果是,以前不能输,输球了的反馈是直接,没有延迟,而且直接落到自己脑袋上的。

现在的反馈,有没有不知道,有也是很大延迟的。

组织行为学的角度上说,反馈基本上都是直接的比较好:更快更直接的回馈能让人比较好的作出回应,响应激励或者避免问题。反馈时间太长了,这种因果联系主观上都很难建立起来。

这种变化,一方面说降低了直接对对队员的干涉,而这主要影响的是中层队员:他们处在自己知道上不去,也知道下边的上来还得有一会;打上去大概希望不大,所以只要把住位置就好。如何给他们直接的竞争激励的手段对于队伍一直非常重要。他们人数相对稳定,在国家队时间也长,相比流动性大的小队员,他们更容易决定一只队伍的文化。

要知道,即便最优秀的球员也是人,也收到周围氛围潜移默化的影响。如果在国家队时间很长的熟面孔都没有什么竞争斗志,最好的运动员也很难长期对抗着种氛围。类似的情况,就我知道,NBA和世界杯中都有例子。

所以,这种权利结构的改变,将乒乓球男队的交到了队员自己手上。相比于其他协会我们所有的比较优势仍然都在:身边的高水平队友,世界级别的教练,科研支持,所以现在自己想要出头,就看谁根本的,从骨子里的,生理反应的,极端的厌恶输球,并愿意为此努力:条件俱全,例子就在身边,看自己了。

但是,对于他们大多数人来说,要改变现状需要付出巨大的努力和代价,而维持现状代价不大,所以谈何容易。

(二)

许昕从去年往前,如果翻阅他的国际乒联对战记录,虽然也在比赛中输球,但是大范围的看,基本上是赢球赢球赢球直到遇见马龙樊振东。这个周期基本上稳定,偶尔有些波动。

但是今年,中国公开赛首轮出局;韩国公开赛第二轮出局。中国公开赛还有太太身体的状况,这站怎么说?

类似情况的方博:这站输给法国年轻选手Akkuzu,上一站正赛之后输给波兰的Dyjas,而去年之前总体来说状况类似许昕,几轮之后输给队友的情况居多。

更多少让人在意的是,他之前说自己状态不错,目标是四强:到底是对自己的状态有些乐观,还是他现在对这个球下对手的能力判断有偏差?

往下看的话,周雨,闫安,包括大头,都在不同程度上有比赛成绩的下滑。

如果说这个状况有任何后果上的隐忧的话,我认为主要是这么一条:

中国男队在之前小20年,即便最艰难的时候,在三号位置上的优势一直是团体赛的保障:我们的三号几乎稳吃对手三号,而且有时候还能错位去凶阵拼对手一号。而现在这个局面,悲观一点估计,拼对手的一号不论,三号和对手优势几乎都要被抹平了:许昕都能四比零输给张宇镇,让人很难乐观得起来。

(三)

在这种权利结构的情况下,大胖的情况多少有点特殊。

他已经进队时间不短,打出冲击力也早就不是一天两天。今年他满打满算22岁,再拖下去竞争机会难说:周雨闫安们之前年纪类似的时候冲击过一次,没上去导致现在发展艰难。

队里的教练走了,对于其他人来是少了背后那双眼睛,而对于大胖来说则未必:刘志强也是河北队出身,之前在女队,再之前在省队,也是辗转多年才终于在这个时间点得到了在男一队执教的机会。他夫人牛剑锋退役之后就没在职业这块继续发展,更多支持自己的事业;河北多年男队不强,各种因素交织,刘志强对于出成绩的渴望非常明显。更何况,他和大胖并不是到到国家队才碰到一块:大胖从省队到刚进国家队头几年,每年在省里刘志强都要花大量的精力在大胖身上。

最简单的例子,大胖比赛,身后的刘喊声比他都大。

对于大胖来说,现在是他必须拼一下的机会;对于刘志强来说,大胖是他男一队生涯握住的牌,加上俩人的渊源,这手牌如果打糟了,下一次什么时候就很难说了。

所以其他选手或许因为扁平化的组织变动松口气,但是大胖应该知道,身后的刘指导的眼睛起码有一只一直绑在自己身上。

(四)

这次大胖打的比较好的比赛,当然是对张本。跟之前皮切福德,郑容植赢张本的情况类似,大胖也比较好的从张本的中间抠住了做文章。小朋友自己手肘这个位置的落点还是多少有漏洞,一旦这个环节被压住,左右两边的攻势起不来,接下来是从正手去压回来,还是反手给两下配合一些中间,战术变化的机会大一些。

但是这种策略选择更多的适合于大胖,大眼这种反手对抗能力很强的选手: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如果扛不住两下张本的反手位的话,球打不到相持到中间比分就结束了。

打的比较不好的比赛,是决赛对张宇镇。客观地说,张宇镇这次决赛的变化比较多,发球几乎不重样,落点旋转满地都是。但是从大胖的角度上说,第二局之后刘志强布置的时候就说,战术选择过于保守。看场面这场球几乎是就是泼猴拽蛮牛,全场跟不上趟。

其实从大胖的角度来说,保守也不是不能打,但是前提是接发球的判断必须要准确,然后短球的控制必须有质量。张宇镇的进攻能力当然是相对的特色,但是如果没有大胖全场比赛吃发球,摆短出台,自己变化很少,发个长球还慢到对方能打个哈欠再侧身,也不会这种最终的比分。

当然,如果上来就放开拼对手,其实能最大化大胖风格的特点。但是我猜测,进了决赛的中国队员,这种情况或许给了大胖某种暗示,让他对自己的位置有些把握的不太好。

但是综合这几个月的整体情况来看,除了还在山尖上那两位,剩下的同志们,别再想着自己中国队员的光荣传统和这个身份带来的压力了,放开拼吧。

对于我们的看球的诸位,请努力给中国选手加油吧:今时不同往日,现在他们用得着,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