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保加利亚捷克公开赛——新冠军,旧冠军      
阅读;扯淡
首页 档案 关于

2018保加利亚捷克公开赛——新冠军,旧冠军

August 28, 2018

(一)

从新科冠军郑培峰开始说。

现役所有直板中,郑培峰是最接近王皓的一个——不过是2007年之前的王皓。

他的打法属于偏反手,靠近台,连续快的类型;一旦打起来有一点环环相扣的意思。不过相对于王皓当年那种“反手抓住球随便往哪里扔”的反手手感,郑培峰还是接近于两面啪啪打的层次——摩擦球的质量有区别,导致最终的击球质量有区别。

王皓当年依靠自己前所未有的打法,在荷兰埃及几站公开赛殴打了一圈当时中国队的主要对手(当时就有萨姆索诺夫),路子非常简单,这里也说过好几次:无外乎就是勾手的侧旋发出来对方不好摆短,然后反手一拧(当时这个技术不太多),之后注意两面连续。换句话说,反手这下一上来,接下俩大概率就是王皓随便往哪扔了。

郑培峰有点这个意思,但是现在的情况多少有点变化:王皓虽然不以发球著称,但是他的勾手侧旋非常拱而且短,其实很配合他的打法,而且不好摆短;现在的塑料球,不太能发出这种质量;再者,王皓当年没谁反手能拧拉,更别说后边的衔接球(当年板和板之间有体系的都不太多),但是现在这是常规套路,小平野都有弓着身子反手一挺球起来然后两面扑着往下拉。

所以综合来说,郑培峰的风格有些特点,不过现在的大环境决定了他要比王皓当年出色很多,才能那么突出。现在塑料球发球很难出过去那么高质量,所以他更依靠自己发球的花样,而且打不开很依靠那个长球。另外,我虽然这个事儿说的不太多,他的发球其实有点问题,上一站也被吹过了(身体遮挡有点明显),大概也正因为发球质量一般,所以更需要这些东西。他的绝对击球力量并不太高,正手有点勾,反手摩擦这块也并不算突出好,但是击球速度很快。从某个角度上说,他打法像王皓,但是击球感觉像庄智渊。

(二)

捷克站弗雷塔斯进了决赛。

他终于换了那块标牌都没有的梅兹底板,换了自己名字同款的弗雷塔斯。我觉得他之前那块板子应该是整个乒坛服役时间最长的了——之前纪录保持者是何志文那块顺风,估计也不会被超越了。

皮切福德捷克站赢了奥恰洛夫,输给郑培峰,然后上一站赢了马龙;郑培峰上一站输给松平(然后松平就在亚运会丢两分输给印度),这站决赛赢弗雷塔斯,半决赛赢皮切福德;上一站松平后来赢张本,张本这站又输给弗雷塔斯——

我想说的是,一度在乒乓球的世界里,中国以外的选手虽然水平层次不明显,但是大致上层次还是存在的:有些人水平高一些,可以比较稳定的保证不太输给水平跟自己有差距的选手;有些人这样保持的时间长一些(奥恰洛夫),有些人一段时间不错,后来下滑(弗雷塔斯),但是类似这种两站之内谁和谁都能打,谁都能赢谁的情况,印象里不太多见。

现在的世界,大家的水平真的很接近,即便有些人看着近期竞技水平挺高(张本),一样也可能输给松平这种抽风的家伙。以前的乒乓球输赢曲线,是不连续的:你对比你强到一定程度的家伙,就是赢不了;而现在,几周之内的输赢是连续的:从世界排名顶尖的马龙到没有世界排名的郑培峰,中间的输赢可以一直顺下来。

(三)

弗雷塔斯和松平健太这两站的亮眼表现似乎说明了一种问题:之前偏稳健的选手,在这个球的情况下,想打出冲击力,必须要浪。

松平体现的最为明显:原本他短球撇拧挑摆都挺全,反手感觉也好,推台也能放高球还能两面远台反拉,单看材料技术上好像哪里都有点东西,可是就是捏不到一起去。上一站发挥不错,他的解决方案是,反正本来也力量不大,近台放开了浪吧,于是有了很多丹羽孝希式的半边球台扔了不要就是夯实了拍你这一下的打法。

弗雷塔斯情况也类似,他也开始把球打快,更多的借力发力球;和松平一样,他其实退台之后的周旋也很有特点,反手反拉也算是一绝,但是塑料球之后都受限于攻击力(曾经中台发力直接被奥恰洛夫当机会球冲回去,惨不忍睹)。倒了这站估么着是想开了,全都顶在前边打。相比松平来说,弗雷塔斯还是扎实很多,这两位里猜谁长期经济状态看好,我还是觉得弗雷塔斯靠谱一些。

当然,随后松平听说就在亚运会上丢了两分给印度。小队长真的是很迷。

(四)

之前大家说为什么女队抽签劝导一个半区,然后为什么日本队永远都抽不到同一个半区。

道理很简单啊,如果你参赛人数超过全部正赛的一半,肯定不会全都在一个半区啊。

这几站里我多少更在意老将们的表现,1989年的文佳应该是李晓霞离队之后队里年纪最大的队员(还有木子),1992年的武扬整个2018年似乎身体状况都不太好。按照以往,她们这种情况的选手比赛机会不会很多,现在能有出赛的机会,作为球迷我还是挺开心能看看她们打球的。

文佳抗住伊藤这场球,其实看着场面非常下风了——第一局从伊藤的角度看上去,文佳简直就像是慢放;第二局开始文佳开始退半步放慢节奏加旋转,而且对伊藤的草莓球似乎很有准备——但是综合来说,比赛的节奏是在伊藤这的,文佳都是跟在后边走,退后距离,拉大两边调动角度,跟着伊藤出牌。

不过坦白说,这场球伊藤输,一部分也在她自己打的太快——她和王涛一样,相比于绝对速度其实更擅长节奏变化,这场球后半段她自己打得太着急了,恨不得哪个球都两下拍死,完全没有慢下来的球。文佳毕竟是老江湖,全场一个节奏打下来,到了第六第七局,怎么也适应了——而且她还是属于非常扎实的类型,一旦抗住了,很难再推动。

(五)

新科冠军开始,老牌冠军结束。

马龙输给皮切福德,其实本身并不算特别意外——皮也是中国队很重视的主要对手了,最近开始有对中国人的胜绩,之前也给很多中国选手造成很大压力。如果这是电视剧,他会赢一个中国大牌选手,估计早早就算是有剧透了。

我更好奇的,是马龙在这种比赛中呈现出来的变化。我们知道这种层次的选手,岁月会拿走他们的无所不能,然后呈现那些真正属于他们自己的,时间拿不走的东西。马龙如此全能,以前一直让人很好奇,如果那一天真的来了,他武器库中的哪一样会先还给时间。

从这次输球这个小小的样本来看,这个东西会是击球质量。

类似的情况曾出现在马琳身上——那时候他似乎仍然看起来比球台对面的对手会打球100倍,但是他开始打不死对手了;有些看起来似乎发上力的球,过去似乎比以前慢了一点点,对手开始能回来了。类似的情况,在马龙这次比赛中,开始有所体现了。

当马龙的击球弧线,落点,旋转都不算绝对高质量的时候,他单纯的击球力量给对手的压力已经开始变小了;如果他不是绝对的巅峰状态出赛,对上皮切福德这种对手,他似乎不能单纯的开着自动挡,单纯靠功力碾压对手了。随着年龄的上升,精力的下降是注定的。比赛会开始变得不那么容易了,比赛成绩会有起伏——老牌冠军们仍然有能力赢得世界之巅,这点无数次被证明过,但是大赛之外的那些比赛,往往也会随着时间流逝,每次都比上一次更加困难一点。

这是无论对谁都一样的。

加油吧,老兵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