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弟变大哥,青春当道——亚运会综述      
阅读;扯淡
首页 档案 关于

小弟变大哥,青春当道——亚运会综述

September 03, 2018

1997年出生的樊振东大概第一次在团队里当上了大哥——从2013年开始大家都心照不宣的知道这个位置迟早有一天属于他,但是大家都一样好奇的是这样一天哪里来。

2018年,这个时间点终于到了。

这次比赛的樊振东大部分时间发挥的不算很精彩,甚至可以说很平淡——招牌的凶狠打法在团体赛的大部分时间中体现不出来,遇到一些挑战的情况下也选择更加平稳的过渡之后再进攻的处理方式。一直到了半决赛和决赛,才多少有些放出来的意思。最后到了决赛,才真正变成了以往的自己——这是当然的,以前是小弟,有事儿最先冲在最前边,现在是大哥了,要稳,要压阵,毕竟是顶梁柱。

其实在亚运会,对手的强度一直要到很后边才提起来,这点和很多综合运动会类似。这种情况下,要正确对待比赛——前边比赛里没发挥出来比赛就结束了,到后边的强度陡然升高。这种时候,其实相比可以释放自己,赢下来更重要,哪怕难看。

综合性运动会,对手变化很大,水平参差不齐,最重要的是要跑到终点和决赛,赢了就行了,打得好不好看其实并不重要。

——这点恰好就是王楚钦没处理好的。

团体赛对林昀儒,对手的强度其实有些上升:林虽然还不是世界一流好手,但是水平已经不是大头可以平趟的类型;林同学左手打法,风格相对稳健冷静,算路比较多,相对来说不太受对面影响,一板一眼的打自己的球。面对这样的对手,王楚钦太想把球打得漂亮。

年轻选手第一次作为主力打团体赛,想立功发挥的心情其实可以理解;但又想释放出来,又想赢的漂亮,大头一下有点堵住了:除了第三局,大部分时间他都显得很慢,有些憋。落后了之后,又求稳求的太明显,其实全场比赛完全输给自己,对面的林昀儒反倒只是配角了。

年轻选手迟早要理解这种事情:代表中国队打比赛,总有不能输的时候。这种时候到了,很寒颤的赢比赛要比输好很多——比赛总有发挥不好,遇到很大困难的时候。遇到了一定要硬着头皮,咬紧后槽牙的和对手死磕——场面难看又如何,输了球的添堵才更别扭。

所以看樊振东,之前一口气憋住,就是一个稳,到了决赛了才终于放出来——21岁的大哥和18岁的小弟,区别就在这了。

从技术环节上说,王楚钦对林昀儒没处理好的,和林高远对松平没处理好的,其实是同一个环节——作为左手横板,正手短的下旋接发球。

现在的年轻选手上旋要比下旋好得多,队里打比赛因为熟的关系下旋开始打得更少,所以他们对下旋接发球技术不如上旋,很正常;但是在现在这个比赛环境中,其实摆短的重要性经常会显出来,尤其是遇到困难的时候——今天就是不来电,必须要搓两下,结果个个都丢,这球马上就没法打了。

正手下旋短球的摆短,已经是一个很明显博弈了——即便拧拉,半出台和长球打得再多,多多少少正手这个位置是要发的。一旦这里有问题,就仿佛一个人石头剪刀布有一个明显比对手弱,会被对手想尽办法在这里做文章。

林高远对松平,王楚钦对林昀儒,摆短这块都是对旋转的判断不清楚,伸手上去碰。虽然摆短看起来是个搓的技术,实际上更接近于借力;对手发球来一起跳,利用下旋球起跳的力量向下借力,重心一沉将球稳稳放到台上,其实反倒要向下发点力的;摆短相当忌讳小心翼翼伸着手上去希望把球将将碰过网子的情况——比赛打到关键时刻容易手紧,做动作的时候恨不得气都上不来,这种时候上去要把球勉强碰过去,手恨不得缩得球都碰不到。

过去马琳这块处理的好;对手的下旋短球,能摆短到好几跳不出台,还能回跳。窍门是借力借旋转,击球离身体近,击球点合适能用上向下的劲儿;这点做不到,只碰的话,换谁都不出质量。

这点之外,林高远亚运会的发挥其实算是相当不错——和樊振东一样,他完全打开也都是在单打半决赛之后了;但是在这种综合性运动会上,林高远的反手攻击性算是发挥出来了。之前提到过很多次,他这个打法很难,借力发力的球很多,离台又进,所以人一紧容易发挥不出来。但是虽然他下旋这块处理的不好,但是意识到之后处理的相当果断——正手那边多远都尽量过去拧起来处理。

换句话说,他下旋打得有多差,这次上旋的发挥就有多好。

这种战术虽然有些单调,但是这种狭路相逢的综合性运动会范围内,其实积极处理哪怕单调,都要比求稳束手束脚要强很多——比赛的赛程其实并不很长,重点是手里的东西都要打出来,不勉强,也不侥幸。

关于男子单打第三名的两位,阿拉米扬我们2016年七月初就前瞻过;李尚洙拿到铜牌,结果上算是功德圆满,但是半决赛其实他也有类似王楚钦的错误——他虽然和樊振东能力有层次的,但是绝对不是一场比赛下来好悬没拿11分的层次。

女子这边,虽然媒体曝光量最大的是孙颖莎被捏脸,但是我最意外的要属三四名这两位——田志希和于梦雨。如果说的话,杜凯琹和郑怡静比较接近我预期的女子四强,问题是她俩都被于梦雨淘汰了……

石川这次没来比赛,但是田志希这次几乎发挥出了石川的效果——不但最后拿到铜牌,而且她现在正手使用更加主动,而且稍微有点驼背,都让我觉得她仿佛在穿着韩国队服cosplay石川……

于梦雨之前长期处在受伤调整再受伤再调整的状态,但是看起来这次出来,对这个新球的打法非常对路子——强调相持打起来之后先凶一下,不一定追求绝对板数,但是强调前几下杀伤力。这个思路其实和日本队几个00后小朋友的想法类似,这次比赛来看也算是非常成功。

——不过即便这样,半决赛对上王曼昱,似乎也没有太多机会。

现在即便是女子乒乓球,也都还是追求锋芒了。传统上来说王曼昱不算是典型的来回多速度快重视相持的女子打法,但是身高臂长让她能在相持中打出女子选手少有的爆发力和锋芒;以前王曼昱的问题主要集中在衔接和移动,这段时间看,她肯定经受了很大运动量的训练——肖指导带,预期之中——她似乎看起来比以前更瘦,身板或许比以前更结实了一点,但是下半身绝对比以前结实。

现在的王曼昱,移动速度上来之后,很多以前经常容易失误的正手中间位置的球开始能比较从容的衔接上——而且能打出质量。她或许不会是女子选手中实力最强数板最强的选手,但是一旦她的套路打出来,衔接球出质量,击球力量之大,弧线之长,配合比她以前近得多的击球点,锋芒在女子选手之中少见的锐利——相持五板之内,应该是天下无双。

而锋芒这个问题,恰恰是现在陈梦最需要解决的问题。

客观的来说,已经24的陈梦,处在压力比较大的位置——冲击前辈抢位置不算成功,批次差不多的朱雨玲比自己位置靠前,更小的王曼昱孙颖莎已经和自己挤在一个梯队。陈梦技术能力仍然相当扎实,对上能力上不如自己的选手的时候,她的反手几乎是随心所欲,制造各种想要的效果到球台各个位置上。

但是在决赛对王曼昱,她开始显得有些锋芒不够:在现在这个塑料球时代,她缺乏更加明显的特长。她的短球和算路没有朱雨玲细腻,杀伤力又不如王曼昱,绝对实力没达到丁宁的层次,在这个大环境下缺少特长让她在最高水平的舞台上显得有些沉闷。当然这状况并非无解,但是陈梦按照这个方向成绩上想有大突破,必须靠实力上的更近一步——但是在大家都在追求杀伤力和锋芒的塑料球时代,这谈何容易。

最后,每个人这次亚运会有得失,但作为一只队伍,这次亚运会中国队是绝对的赢家——我以前经常做某些奇怪的思想实验,类似于派某个教练组一整组的队员去打团体世界杯能不能夺冠之类的,而这次的亚运会是现实范围内最接近我的空想的一次比赛。21岁的樊振东当大哥,带全班95后的男队;95年出生的朱雨玲只打团体,最终99年的王曼昱登顶决赛,这是这些年不能输球的中国队作出的最大胆的一次尝试了。考虑到之前发生一系列事件,中国队能做出变化,以不同的方式选择面对亚运会比赛的方式,也让人开始考虑这个新的组织形式下的中国队的一些可能性——

没有绝对大领导的队伍,其实在某些情况下可以做出以前不太会作出的选择;没有单一节点负全部责任,也就意味情况允许的情况下可以做更多尝试:输了也不是谁一个人的行政责任的话,比赛阵容就不一定是不许输优先了——这显然酝酿更多的可能性。

很难说这就是未来的方向,但是这无疑是未来可能性的一种;我没法判断这会是未来的方向,因为这其中掺杂太多因素;但就目前来看,我会对未来保持一些乐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