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后的夏威夷游记      
阅读;扯淡
首页 档案 关于

三年后的夏威夷游记

September 04, 2018

为什么是夏威夷?为什么不是夏威夷

说起要去夏威夷的事情,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热带的海岛有很多,值得旅游的地方应该也不只这里,但这世界上总存在“有那么一天要去上一次”的地方,然后也有“那干脆就去那么一次”的时间——即所谓说走就走的旅行。

所以2015年12月25日,抵达夏威夷。

首先到的是日文叫做佛塔的酒店——和之前印象相符,夏威夷的日本人出乎意料的多——但是前台接待的都是本地人,相当的热情。

吃饭在叫做like-like的美式餐厅,吃了叫做abado chicken的晚餐。三年后的今天才知道,这其实是菲利宾菜。用酱油、酒和生姜炖的鸡肉菜,我们后来在多伦多住处附近的菲利宾餐厅经常吃。另外一道菜是牛肚做的炖菜。

食物的份量很大,配的面包是号称夏威夷特色的sweet roll,实际上到处都有。半是面包,半是蛋糕,绝对和健康饮食没有半毛钱关系的食物。

当天是圣诞节,吃饭的人却不少——以本地人为主,在这种分量结实,口味重,油盐糖敞开往菜里加的餐厅,食客很多胖子。

2015年12月26日

正式旅行的第一天,起床很早。

窗外仿佛有不间断的风扇轰鸣,绝对不算安静。但因为昨天长途飞行,睡得很香。

早餐意外的丰盛——本来以为$6.95的早餐充其量就是面包和cerel一类(参考之前去华盛顿的经验),实际上鸡蛋培根香肠炒饭法式吐司齐全,还有果汁——不是鲜榨,但绝对没什么可抱怨的。

第一天上午的安排是沙滩——一个来夏威夷的原因,其实只是单纯的作为一个半辈子生活在冬天的人,希望找一个能穿短袖晒太阳的地方过圣诞节而已。

(这之后的想法变成了,作为一个半生过冬的人,能找个一年四季穿短袖的地方过一年也好啊——果然是不知满足)

Ala Moana beach park恰好在住处附近,就成为了我们第一个落脚的沙滩。

以多伦多人的期待来说,是非常漂亮的沙滩——阳光明媚,海水碧蓝,沙滩棕榈树,总之对夏威夷的刻板印象一应俱全,那满足的第一印象记忆犹新。

当然了,后来才意识到,以夏威夷的沙滩来说,这里的沙子太粗糙,本地人并不太来。

果然下水游泳的时候就划伤了脚,耳朵似乎也有些发炎——脚上没什么大碍,但是耳朵的问题似乎是伴随了整个夏威夷的记忆:后几天发炎到一边耳朵几乎塞住,在那边说话的话,要用一只手拉住耳朵,扩大耳洞的面积才能听到。

中午到达了夏威夷的Air BnB住处。

房东Julie是个皮肤黝黑的香港人,相当之热情,还在房间留了便条,指出了周围的方向,挺有帮助。

房间大致上干净,只是冰箱里居然有蟑螂——想想的话,夏威夷的冰箱里居然能有蟑螂,可见温暖天气之下到处都是生命的机会。

下午很俗套又去了沙滩。(之前,傻笑)

去沙滩之前买了墨镜,泳裤和毛巾。那次买的两条毛巾现在都还好好的挂在浴室里。卖墨镜泳裤的高级商场里有相当多的日本人——虽然泡沫经济已经是几乎三十年前的事情,但是在这里似乎看不大出来日本经历的衰落——看来无论怎么萧条,日本人还是绝对不放弃自己觉得最好的东西啊。

下午去的沙滩要高级不少——周围有相当数量的海景公寓,住客看起来也是日本人为主,其他亚洲人也有,但要少不少。

这天的雨其实一直很大,我们就那么坐在沙滩上一边享受海水,一边不时用眼角留意天边的乌云。雨点临近,大家就哄的一声跑到海滨度假村的屋檐下边,雨小了再哗哗的冲进海里。

在海景餐厅穿着夏威夷衫神色木然的吃着龙虾牛排的有钱人们则木然的看着我们从屋檐下到海水边跑回跑去——夏威夷的雨水随时开始随时结束,谁都不觉得意外。

午餐是大概三点三十分,我从不知道哪里的指南上找到了一家在角落里几乎没什么人的poke店——这东西三年之后的今天在多伦多遍地开花,应该是物流到位了吧。

所谓的poke,其实就是醋饭上边盖上以切碎的鱼生为主的各种配料的拌在一起的盖饭,第一印象是海边不那么讲究的岛民作出的入乡随俗版本的贫民寿司或者鱼生盖饭一类。我那天吃的是ahi为主的口味。鱼肉新鲜,非常的好吃,绝对不是现在冰鲜鱼生遍地开花的连锁店可比。

总体上说,虽然只是第二天,但是夏威夷的食物给人的感觉非常本土——大都是来自于不同地方的移民根据自己的家乡和当地的材料融合产物,相对来说日本的影响更明显些,不过来自菲利宾,潮汕等地方的影响也经常可见。

晚餐本来想在超市买些便当解决,但是最后还是吃了超市门口的牛排饭——分量十足,两个人只吃了一份。另外一份三明治变成了第二天的午餐。超市的物价看起来并不算很贵,便当又减价,所以也买了一些。

头天和当天晚上看了房东Julie家里的那本叫做4 hour workweek的书,是本让人相当不快的作品——贩卖恐惧和焦虑,然后最终解决的问题只有一个——作者本人的财政问题。

我们还在海滩上跑来跑去的时候有个大叔要给我们拍照——当时的天气不好,只能开闪光灯,以至于后来的照片洗出来沙滩看起来像是布景,但是当时场景特殊,总比没有要好。

晚上离开沙滩的时候穿过了购物区——似乎相当数量的人来夏威夷只是把它当作resort用,寸步不离度假村,在沙滩边上湿湿鞋,然后剩下的时间用来逛商店,让人很难理解。

不过这个购物区不远处有看起来很厉害的猪排店和排着长队的乌冬面馆。

天晚的海边气味湿润,夜色中的灯光在海水中泛着光,将夜色笼罩成一片深蓝色,我和皮皮就这样慢慢的走,逐渐离开人口稠密的度假村地区,空气中有令人愉快的寂静。

那段时间正在看史蒂文斯的《沙丘上的凉亭》,不知为什么回想起那天晚上,总是想起那小说中描写的独处——虽然并不孤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