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上高楼有点凉——樊振东的现在      
阅读;扯淡
首页 档案 关于

独上高楼有点凉——樊振东的现在

November 08, 2018

(一)

之前说了,现在这个球,速度衰减快,旋转下降。在女子比赛中,就意味着近台先发力应该是正常打法。伊藤这次只是这个现实在比赛中的一个实现。

如果说女子那边是未来已经到来,只是尚未普及,对于男子选手来说,近台先发力已经是到处存在的现实,正在迭代第二周期了。

(二)

第一周期的典型是泥洼和波尔:他们都意识到了这个球很容易发力,都很开始在起跳点做文章;区别在于泥洼随性,喜欢扔了半边球台凹对手一下;波尔的话更注重体系,更擅长对组合球中上升期抢对手。

这两位之外,其实大部分的选手都在意识到这个问题。林高远的反手以传统来说击球点靠前但是又自己发力,以往并不太有;樊振东的反手抽直线一直很凶狠;就连一贯比较喜欢的退台的许昕都多了很多半步小侧身正手抢一个上升期。

所以,当所有人都开始意识到近台很容易发力的时候,接下来要怎么办?

防守?这个球衰减快,以前放过来能压对手两下转进攻,现在防过去对手直接连续进攻练习。

退台连续?现在这个球退台之后的相持很少了,大部分的相持4到6板左右要么结束要么变成一打一防。

(三)

之前乒乓球的技术演化,之前主要围绕在争抢这块。

从最早的弧圈球,到后来的不讲理半出台进攻,到后来的反手强攻防转换,到最近的反手拧拉。现在的乒乓球技术已经能很大把握的进攻台内短球了,再往前走的空间仍然存在,但是并不很大了。

但是这个球的存在,让争抢的重要性多少下降了一点:现在的拧拉很难直接出质量,不出质量的还容易被对手直接进攻,所以进攻的选择要开始谨慎一些。

但是即便对手近台先发力了,这个塑料球速度旋转衰减快,仍然是个现实。

所以相对更加正确的选择,起码看起来,是对手先发力的情况下,要有中台发力对抗的能力。

(四)

乒乓球一直强调合理。但问题是什么是合理是随着外在条件变化的。

快速胶水让凶狠抢拉半出台变得现实;无机胶水让拧拉普及的更快;这些都是以前被认为风险很高的技术,但是都变得非常普及。

以前传统上认为,中台的对拉主要是旋转的对抗,退到中台,双方对抗起来能控制对手旋转的占上风,相持中一下拉穿对手不太常见。

但是在现在这个时间点,合理本身已经变化了。

反胶弧圈球相比其他所有打法先进的核心一点,在于弧圈球能在各个位置和各个击球点发力。

所以当对手先发力的时候,其实存在用空间换出手距离,然后发力顶回去的机会。

这是之前男子乒乓球先意识到的双方近台快速相持的改进版本:火花闪电的菜刀对砍风险太高,但是能力有优势的一方可以利用自己更丰富的发力位置选择来克制对手的上手。

(五)

说到这里,就要说一下樊振东的现在了。

以2018年底这个时间段来说,樊振东的能力已经非常立体:他在近台反手仍然有非常强的能力进攻和反攻对手的上手企图,这是他一贯的优点;这之外,他的正手开始允许他在中台用质量反攻击穿对手的进攻。

这在世界杯对波尔体现的很明显:很多时候波尔其实已经打进自己的套路,但是樊振东能退半步把波尔已经抢到起跳点发力的进攻拉回去拉穿对手。

这不是传统的正手中台连续拉强强对抗,而是更加短促的高质量击球交换。一切仍然在电光火石之间,但是区别在乎维度比以前更加宽裕一点。

这点上说,樊振东的能力目前看是唯一的。

中国队的其他选手里,许昕给对手近台的压力相对低,但是中台比较从容;林高远近台打出特点压迫力很强,但是对手火力很强的时候缺少这种中台发力的维度;推而广之的,所有其他选手中,很少有谁有樊振东这样立体的能力;他能在近台给对手施加很大压力,又能在对手抢先的情况下利用自己的击球质量和移动速度在中台给予对手致命一击。

或许马龙可以,但是很久没有看到马龙比赛,对他的调整不太好作出判断。

(六)

中国队传统上说,不太喜欢搞单独的领军人物。

中国上一个一枝独秀的领军人物,大概是郭跃华。那之后,不管是江嘉良陈龙灿,王涛马文革,孔令辉刘国梁,马琳王励勤王皓,马龙张继科,另在前头的,总是有个人陪的,你状态好的时候我差点,我好的时候你差点,而且往往特色有所互补,很难有对手能同时打赢两个人。

但是现在的情况似乎就没有这种奢侈了。

樊振东后边的选手中,目前还没谁看起来有领军的架势。马龙和许昕或者可以打很久,但是年龄上来了,终究有些现实要面对:或许大赛能保证参加,但是小一些的比赛就很难保证全勤。现在这个积分赛制,出赛少就意味着赛程长,对于年龄大的选手来说又是隐患。

更年轻的选手中,目前还没谁有这种很立体的能力维度,能同时在近台和中台施展高强度的对抗。不过如果坦率一点的说,樊振东刚出来的时候,正手和现在没得比的,总有成长的空间。

但是问题是,不管这个人是谁,他得赶快冒出来了,樊振东孤零零的在高处一个人呆着,还是挺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