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地球和商业电影      
阅读;扯淡
首页 档案 关于

流浪地球和商业电影

March 28, 2019

流浪地球是不是科幻里程碑不知道,但是肯定是中国商业电影里程碑。

听节目的时候四十二小心翼翼地说,流浪地球是不是科幻里程碑不知道,大概还需要时间检验。我当时的第一反应:大概这片子的制作水平挺高,可能还要超过片子本身质量。

后来去看了,出来觉得,这当然是中国商业电影里程碑,而且这很重要。

(一)为什么商业电影很重要

商业电影是对于一个电影市场最重要的门类,没有之一。

这里说的商业电影,指制作规模比较大,针对大多数观众,依靠完整的工业合作的电影门类,主要是类型片。因为其发展完善,观众对于类型片的范式最理解,目标观众的群体最大,保证这种电影有比较规律的发行周期(想想每年的暑期大片)。

而商业电影的重要性在于,只有这种针对大多数观众制作的电影才可能能建立一个完善的市场,让足够多的观众每年固定的时间点都愿意去电影院。而反过来,足够大的市场会培养出了几代观众的观影习惯,才能更好的允许细分类型的发展。

换句话说,有了商业片培养出来的市场,文艺片才好做。商业片铺开让一个市场有足够多的电影院,足够多的资金,和更大的对风险的承受能力,允许制作方和发行方寻找更细分的市场,给小众类型的电影空间。但反之则不然:如果一个市场只有一个或者几个电影大师,只能产出导演主导的的作者电影的话,很难将一大批人持续性的带进电影院。

你当然可以对每年夏天的爆米花电影不屑一顾,但是依靠合作和成熟范式产生的商业电影才能稳定保持电影市场的规模。反过来说,一时流行的单一类型无论票房多高,都不足以担此重任:市场总会转向,一招鲜永远只是暂时的。

(二)亚洲的商业类型片

周润发曾经很有名的说过:当时也不知道怎么选片子,所以干脆都拍,万一有一个好的呢。

香港一度量产各种黑帮枪战片,片子多到拍不过来。现在看来,香港电影错过了成长出稳定商业化气候的时机:当时大量的电影都是小作坊式生产,十几天拍一部片子出来的事情屡见不鲜,投资也是见到黑帮枪战片就上只想赚快钱。香港电影没能成长出一个完整的,依靠工业合作的电影工业来允许自己生产各种类型的商业制作,而是一窝蜂的扎堆到当时卖座的本土单一类型片。到了2000年后期,整个市场终于对单一化制作的”港片“彻底疲劳,香港在集整个行业之力拍出了几乎是终结港片的《无间道》三部曲之后开始集体大规模北上。

亚洲电影香港之外还有足够多的反例:在相当一段时间,无论是所谓港片,台湾的文艺片,包括相当多的日本电影都有可观的产量和高水平的产出。但最终他们要么类型单一,市场风向转弯之后难以为继,要么过于依赖导演的作者电影,没有稳定的产量保证市场,十几年下来,这些地区的本土市场都没能抵抗好莱坞完善的商业制品每年按时出现收割票房。

这方面例外是韩国。

每年多伦多电影节,大陆台湾日本拿来往往是导演担纲的作者电影,唯有韩国,几乎年年都能带来类型片。多伦多电影节和其他竞赛性质的电影节多有不同:它本质上是个展销会。制作方每年把电影带过来,目的不是像戛纳或者柏林一样希望受到艺术水平的承认,而是希望在北美市场里找个发行方做买家。在一片文艺片艺术片的亚洲电影中,年年都能扔出商业片的韩国电影显得非常打眼。

现如今的韩国商业片,门类特别齐全:以我私人看过的来说,从港片气息浓厚的枪战黑帮片(《老手》,《新世界》,《合伙人》),到绅士大盗风格明显,似乎很受《十一罗汉》系列影响的《盗贼同盟》,到有着《谍影重重》气味的《柏林》,到相对新的商业片模式僵尸片《釜山行》,怪物片《汉江怪物》,韩国已经可以做到每年生产出稳定质量的类型片。韩国电影对外来类型的学习速度很快,能相当迅速的将外来的类型片吸收学习,然后再重新规制成满足本土需求的类型片。

从这个角度上说,国内大荧幕上的小鲜肉或许会有退热的一天,《我不是药神》们恐怕也无法做到再每个夏天都持续保证自己的水平。能在每个春节和暑假都满足中国人文化共鸣需求的,还真得是《流浪地球》们。

(三)流浪地球作为里程碑

郭帆导演对这部电影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是整体而言,流浪地球是个相当圆熟的商业制作,依赖的是工业合作:从编剧范式,到特效团队合作,到后期宣发,这电影几乎所有的部分都充满了圆熟的商业制作范式(大概除了需要吴京带资进组之外)。

这里的说的制作圆熟不单单指好莱坞量级的视觉特效,也在故事本身:流浪地球本身大面上的范式是科幻+灾难片(电台节目中也详细提及),往细点看是一个标准的三幕式的结构,再往小了看,基本上每个扔出来的扣子都圆回去了(最后用来救命那个打开的气球),虽然有些人物的处理多少有点潦草(时间所限),但是从故事本身来看,从最大结构到最小细节,满满都是商业电影一百多年的经验。

有了流浪地球的五十亿票房在前,之后的科幻项目和商业电影的投资会变得容易:资本这东西畏首畏尾,但是一旦看见有人率先吃螃蟹,蠢蠢欲动的可能性就大幅上升。如果后续资金真的大量开始进入这个领域,有了稳定的商业制作体系和工业发展,无论是科幻电影还是商业片的发展都足够让人期待。

(四)为什么要有中国的商业片

从一个非民族主义的角度来说,中国商业片的重要性甚至都不在于”中国制造“这几个字本身。如果一个有着非常具体需求的市场能持续得到稳定的产品,这产品哪里生产的似乎并不那么重要。但中国市场的大气候下,大概只有中国本地的制作才最理解本地的文化和需求。

换个角度来说,大概只有宝莱坞最理解印度人,所以也只有宝莱坞才做得出满足印度人喜好的歌舞片。

从纯粹生意的角度来说,流浪地球证明了中国这个市场有着足够大的需求,有一个需要填补的市场,是一个通过晚上的商业制作模式和工业合作能稳定产出产品的市场,有着可观利润空间,那为什么不做呢?

这或许不是一个一本万利快来快去的赚快钱门道,但是如果实践证明稳定的模式和稳定的投入能有稳定的回报,乐观点说,大概会有人愿意有个长线稳定的生意吧?悲观地说,这虽然需要很多前置条件,还需要后来者一步一台阶的稳定提升,别出跳崖式搞砸的状况,但是在流浪地球之前,谁想过做商业类型电影这件事,在中国居然看起来有很能成的可能?

从这个角度来说,流浪地球还不是里程碑,谁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