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磨剑终得所愿的可贵,传奇与未来——世锦赛综述三      
阅读;扯淡
首页 档案 关于

十年磨剑终得所愿的可贵,传奇与未来——世锦赛综述三

May 06, 2019

世锦赛面半决赛,对卫冕冠军,你发挥的不差却0-2落后,第三局你怎么办?

调整战术?努力自我暗示别想比分一切从零开始?加强搏杀,一锤子买卖打上算打不上认栽?

刘诗雯的选择是:策略照旧,但每下加力。

想想都让人觉得后背发凉。


之前说了,在现在这个赛制下,大赛发挥是在刀尖上跳舞:不积极进攻就是给对方机会,但是太鲁莽一旦丢分如长江流水。这个程度的把握,当然靠经验,但主要靠成功体验。大赛紧张人之常情,只有走到过冠军领奖台的人才会理解如何把握这种情况。

但有时候,没有体验的人其实也未必不知道怎么打,但是经历和知识的区别就在这:没经历过的人,知道也未必做得出来,要不然说万事开头难呢。这种时候其实完全新鲜的初生牛犊或许反而有些优势:毕竟没经历过失败,按照想的往下打就是,管他对不对。有过失败经历的反倒为难:明知道这种时候越走越难,一方面明知道自己必须放手往下拼,另一方面自己多年的经验又拼命拉着自己想让自己别失误,天人交战。

所以刘诗雯这次的冠军可贵:世界冠军总会有,但是能超脱自己的经历,完成自己十年的梦想的人,现实中不是总有的。


说回半决赛对丁宁。

前两局刘诗雯发挥的不差,但是丁宁在球路技战术上确实有占优势的地方。刘诗雯前两局的比赛模式,其实和以往任何一次于丁宁交手都区别不大。纯粹说发挥,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可指摘的。而且实际上说,前两局比分虽然落后,但发挥可能比以前还强一些。

传统上说,对刘诗雯,甚至对伊藤,这一类个字小速度快打法比较凶快的选手,常见的套路就是左右调动。即便刘诗雯,对丁宁这类强手的时候也会护不住台面,控制不好很容易出现无畏失误。刘诗雯这次整个赛会在这点上都做得非常好,非常强的控制好了台面,就算有心里波动也能很快调整回来。

但是对丁宁,重点不在于你能护住台面,而在于你能不能打穿她的相持。

所以刘诗雯在第三局开始的调整显得几乎匪夷所思:战术上其实和之前相差不大,但是技术上,开始非常明显的主动发力。最明显的就是第三局4-3领先,丁宁都已经调开了角度,刘诗雯下意识伸手一够,都听得见击球透板的声音,看的丁宁一愣。

从这之后开始,刘诗雯开始每一下都抢先发力。单纯靠速度是打不动丁宁的,所以呢?站位更靠前,击球更发力,板数打少,把对手打穿在前边。

前两局,刘诗雯的上手比较集中在反手吊起来之后快速相持左右调动落点:后边,一旦有任何机会,反手首先冲下去,然后压在前台上升点发力拉对手。

换句话说,前两局刘诗雯打的比较像自己,到了后边,她开始打的比较像伊藤甚至平野。

这种变化需要何种的心态我无法想象:唯一能揣测一下的,也就是她赛后说的,这可能是最后一次参加大赛单项,不想留任何遗憾。

已经0-2落后了,强顶着每一下尽量进攻吧,十年的世锦赛生涯,输也要输在自己手上。


大家都在讨论第五局的11-0,其实重新顺下来的话,反倒稍微比较容易理解一些。

丁宁现如今的质量,当对手能顶着她发力的时候,其实多少有些不足的。刘诗雯前几局大比分落后,铁了心了开始全部发力打,反倒打开了局面。第三局拿下来之后,第四局开始丁宁的办法已经不太多了:刘诗雯的战术其实还是压中间调两遍配合两条直线,但是自己这边回过去球全都被对手发力的时候,自己擅长的相持防御攻防转换就没什么空间了——你怎么打过去人家都发力,你还在怎么打?

能打到11-0,其实多少有些偶然因素。但要说的话,有一条值得单独提一下:女子比赛一般到了这个阶段双方的节奏会比较适应,强度甚至会稍微下来一点。从刘诗雯的角度上说,局数越多她强度下降的情况一般也多一些。毕竟身高所限,强调移动速度,对精力消耗会大一些。

但半决赛对丁宁和决赛对陈梦,她的整个强度是不断往上走的。

她第五局处在非常兴奋的状态,而丁宁在第五局已经因为之前两局的冲击开始有些动摇,此消彼长,第五局一上来刘诗雯的势头还在往上走,丁宁一下找不到了点。


对陈梦的情况有所不同。陈梦的击球质量相比丁宁要强,但是速度偏慢。历史记录上说,刘诗雯对陈梦其实不太好打,算是比较典型的质量对抗速度的对决。

刘诗雯一上来就延续了半决赛的状态,甚至稍显过度兴奋。她能压住丁宁的击球质量,对陈梦就未必足够。前四局的双方针尖麦芒:陈梦用退一步用空间找发力机会,用给半出台然后反击的方式限制刘诗雯的先手攻击;刘诗雯则试图拉高比赛强度用速度拖垮陈梦,然后利用两个开开阔的落点压制对手的移动速度。

转折点其实出现在第四局后半:9-6的时候,刘诗雯开始给了一个弧线很高落点很长的反手高调,一下顶住了陈梦——她一下子改变了节奏。这局虽然没拿下来,但是开始给诡异的第五局拉开了序幕。

刘诗雯在第五局大幅度转向,开始不断地变化节奏:通过弧线高低,旋转强弱,击球点快慢,落点深浅,她不断地调整着节奏。她反手托过去那板球看着有点像马龙:看似摩擦充分弧线很高,实际上球一落台没多少旋转不往前走。陈梦对此没什么准备:她好像还拉开了架势等着和刘诗雯强强对抗,结果好几次被过来借不上力的球骗到。

第五局结束的时候,各大段子手们(包括我们)都已经开始发微博说:下次遇见刘诗雯,第五局先设定一个小目标得一份,别的再说。


说到底,我很难揣测刘诗雯这几局中到底在想什么:她对丁宁落后的时候开始大幅度加强击球质量,对陈梦对方比分追平的时候改变节奏速度放慢。这种反常规操作到底是比赛的时候自然的直觉反应,还是深思熟虑之后做出的决策,这我无从知晓。但是无论决策是如何做出的,要放下各种念头笃定的做出这种选择都是需要旁人无法想象的坚韧神经。

刘诗雯从来都是有世界冠军实力的那个人,用她的话说,她值那个冠军。看过她一次现场之后我就对此毫不怀疑。但是从值得到拥有中间,是十年世锦赛没有冠军的遗憾。生活的现实,在于十年拼搏,不一定总能获得自己想要的。刘诗雯不是马龙,她没有世锦赛卫冕,奥运会冠军等等一次又一次成功经验来加固自己的信心。我不知道她靠什么打出这次比赛如此表现:是对自己实力的盲信,是对不留遗憾的追求,还或许,就因为她什么都不依靠。

终得所愿的可贵,在于不是每个念念不忘的人,都等得到想要的回响——所以它值得为之奋斗,当它来的时候也才可贵。


这次女队四强包揽的结果出来的时候,我想了想小猪的心情。

大概非常复杂。

她这次没有出战,结果老中青周期完善的女队单打表现良好,每个人都圆满完成任务:这几乎直接就宣判了她的奥运之旅已经结束。

但是从别人的观点来看,这也没什么不公平:直通比赛没打出来,怨不得别人。还是那句话:如果小猪直通获得名额,世锦赛进决赛,陈梦没报名,陈梦此刻除了心情沉痛,应该也无话可说。

从奥运人选的角度上说,世锦赛冠军几乎每次必然出战奥运会。虽然只是规律,不是铁则,但是世锦赛结束之后,奥运会的人选还是比以前明朗了不少。

刘诗雯机会原本就因为混双的原因大概率参战,这次的强势夺冠也会让她有更多参赛的资本。出战单打的两个人传统上倾向一老一新,但是现在的状况,两老出战的概率也不小。

奥运年之后的全运会,常有老将选择用来谢幕:多年为国征战,临了选择为了家乡荣誉再拼一回。考虑到丁宁刘诗雯的年龄,选择继续打球虽然球迷乐于见到,但是竞技比赛多年苦熬,功成身退也是一种选择。但假设奥运之后两个人的不选择继续,女队的竞争仍然激烈。

孙颖莎这次战胜伊藤,最可贵的地方倒不是赢了比赛,或者发挥多么良好,而是她比赛的执行。之前说了,对伊藤这种选手,一个比较可行的战术是左右调动对手——但是伊藤的出手凶狠,这战术策略其实相当困难。孙其实是个正手感觉好的选手,但是对伊藤要打出比赛计划的前提就是反手顶住对手的进攻。用自己的短处对抗对手的特长,然后还要坚定的执行战术,这届比赛孙颖莎的成熟值得称赞。

王曼昱在经历了鬼知道多惨烈的身体训练之后,现如今的移动速度大幅度提升,很好的解决了自己的衔接问题。现她是女子比赛中的前沿范本——先进不总能让你赢得比赛,因为先进很多时候意味着有些待完善。但是因为先进,王曼昱的技术上空间仍然很大,相比于中生代的陈梦小猪是个优势——她们的实力更加厚实,但是相对来说变化的潜力不如更年轻的选手。

陈梦的对抗能力现在已经是队里顶尖的,虽然她进攻没有新一代的主动,但是形成相持对抗之后即便是王曼昱对她也没有什么便宜占。未来的一段时间里,正面强攻此路不通可能会是面对陈梦的常态。但是陈梦也必须长期保持在这种水平和强度才行——这种实力类型的打法是个标杆,一旦立住不能轻易倒下来了。这之外,这次刘诗雯的例子会让未来陈梦的对手们想尽办法绕开正面硬刚,她能不能足够老练的对付对手准别的各路花招也是问题之一。


男队方面,真正的话题只有“传说”这一条。

这届世锦赛之前,如果讨论,谁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男子乒乓球选手,大概大家都还持有保留意见——马龙的成绩当然夺目,但是瓦尔德内尔七个三比零的曼彻斯特,庄则栋的世锦赛三连冠,张继科的大满贯各自都是传说。

但是从马龙击败福尔克的一刻开始,这个问题在客观指标上开始失去讨论的必要了:世锦赛三连冠,大满贯,年初才开始复出的马龙直接将“史上最伟大”这个话题中成绩的讨论必要抹除了——支持其他传奇球员的人,现如今能拿得出手的,就只剩主观理由了,诸如“我更喜欢他的球风”之类。

三届世锦赛夺冠,意味着三次从128强单淘汰赛制中突围,三连冠则意味着需要在四年之内做到三次。加上大满贯和奥运会,这意味一个选手要在全部的四年之内保持岿然不动的巅峰状态,拒绝一切挑战的可能。坦诚地说,马龙状态最好,能力最强的年份绝对不是现在,但是竞技比赛的冠军们,往往就是年轻的时候能力有,但是被自己被外界影响发挥打折扣;然后年龄到了,能力不如以前,但是经验心态已臻化境总能不打折扣甚至超常发挥。一个此消彼长,寻求平衡的游戏。能将这个平衡维持如此多年,在竞技比赛领域已经是传说中的传说。

在现如今这个大环境下,马龙是把握大赛尺度最好的那个人,而这种尺度则来自于他一次又一次的胜利:他积极又不冒进,知道如何面对任何可能的对手,也不低估可能的挑战。从奥运会夺冠开始,他的敌人就不再是球台对面的对手了,而更多的是如何维护自己的身体,保持自己的精力,保持节奏,让自己不要停下来——对于久经沙场的老将,一旦因为任何原因脱离训练轨道,再回到以前,都需要比之前艰辛数倍的努力,但马龙似乎连这个都征服了。

布达佩斯之前,马龙就已经是个传说,布达佩斯之后,马龙是传说中的传说,是注定在历史书里被反复翻看的那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