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大选手不可复制的小秘密,和体育自媒体生产内容的诀窍。      
阅读;扯淡
首页 档案 关于

伟大选手不可复制的小秘密,和体育自媒体生产内容的诀窍。

September 05, 2019

(一)

之前和朋友闲聊,说起击球动作这个问题。

我对动作,尤其是专业选手的动作,一般是这个看法:挑毛病其实容易,找个标准挨个比,总有不一样。更有意义的是看人家作对了什么。能被咱们看到的选手,世界排名也不是充话费送的,肯定每个人有自己的长处。

再者说,每个人的动作特点,也都有一些属于各自的原因:

大家都聊说,波尔那正手动作特别独特,看着好像很容易受伤:但波尔其实胳膊特别短。胳膊短了,当然自然而然地增加力矩,加上他本来正手摩擦感觉还不错,就变成现在这样子了。

——波尔老师动不动左右开弓,其实也是类似原因:胳膊短,也不擅长跑,当然左右一调动就要上右手了啊。

其实类似的情况在乒乓球圈非常常见:庄则栋老先生一直是我们直板正胶两面攻的标杆,但是他老人家手腕结构和一般人也有区别。他直板握拍,反手位小臂水平,前边手指不拿开,光靠手腕就能反手直接倒扣桌子上——各位可以拿个拍子感受一下,我反正骨折了也做不到。

没有这样的条件,要单面正胶两面攻,怕是没那么容易。庄老说,学我者生,似我者死,其实很字面地说,有这个意思。您没有人家的手腕,反手打不出人家的效果。这也是为什么庄则栋之后,我们的直板大多数是推攻的部分原因。

一个比较近一点的例子是王皓。当年他还在打球的时候,大家更多评论直板横打这种打法本身。等王皓退役了,大家开始发现,似乎各位全反面的直板们都缺点什么。刨除吴指导说的,王皓反手这种天生的感觉——几乎是抓住球想往哪里扔就往哪里扔,王皓手腕横向打开的角度之大,远远超过现在的同样打法的选手。

如果各位注意一下王皓正手位拧拉这个球,时不时能看到他可以很随意,很从容的用很充分的摩擦拉出角度很大的斜线。这种时候,击球之前瞬间,他的手腕几乎能转到小臂外侧,所以摩擦也当然非常充分——换别人的手腕,这个空间小很多,要么质量下降,要么需要更大的移动配合。

还有几位有类似条件的,但是相对不那么明显的:马龙的手很大,而且手指相当有力量;王励勤在顶级选手中其实手上感觉不算是好的,但是在同样身高的选手中其实速度相当快,而且对球的空间感非常好,所以非常抗打。

很多时候这种”秘密“也未必总是生理上的:有些时候有些人就是能弄明白一些别人很久都掌握不了的东西。

刘国梁其实生涯后期非常非常依赖反胶面,而且其实不是依赖直板横打。他越到后来其实越来越像一个直板反胶。他用了大概三年左右的时间就能在大赛中随心所欲地使用反胶面——悉尼奥运会的时候蔡振华场外还专门布置过用反胶接的战术。

马琳的手非常细腻,手感之好众所周知;不太明显的是,马琳其实能发出一些违背乒乓球一些规律的发球。一般来说,第一跳离端线近的球容易出台,离网子太近也容易出台,要发短第一跳需要控制到球台一半到2/3位置。但是在马琳这,他”玩弄“球的感觉非常之好,所以巅峰时期经常能发出第一跳在端线附近结果不出台的发球,或者出手弧线很高但是第二跳能压住弧线的球,是纯粹的技巧。

(二)

所以说,实际上每个人情况不一样,无论是学球,打球,还是看球,都要大致上放到人的情况中考虑:有些对别人难得东西,有些人就是掌握得很容易;同样的技术,每个人掌握起来的过程也未必相同。

这也是体育运动的魅力所在:你可以了解这运动的一切知识,但是最后说到底,这东西是实践出来的。对于每个人来说,学习一样技术的路径完全不同非常常见。即便完全不会,最开始追求的,其实也只是非常简单的一两样东西,或者说“那个感觉”。一个点弄懂,剩下的自然而然跟上去——然后发现下一个点——循环往复。这个体验本身是相比于书面学习的一个根本区别,他无法简单的通过文字重现。

但是如果看各路教材和网上的教程,会发现他们提出的过程,一般是和这个流程完全相反的:最常见的,是提供一个从头到脚,非常具体细化的,极度标准化的标准动作。这标准通常极其细化,但几乎从不考虑人的情况。甚至正好相反,这个所谓的标准动作,其实是从无数人身上抽象出来的一系列条文,是一个去掉个人情况的综合的产物——正好和人学习动作的过程相反。

每个人的情况不同,胳膊短和胳膊长,挥拍的轨迹路线,最终位置有些差距纯属正常;个子高个字矮,重心的感觉也会有所区别。其实重点永远是,学的人找到了属于自己的重点——这个点一摸到,剩下的自然协调跟上。一旦找到属于自己的窍门所在,剩下的部分会由自然的身体协调性和本能解决——但这个重点换到别人身上,很大可能完全不适用。

这就像那个段子:专家解决问题收费需要一万,真正解决的问题所需要的成本是1块钱,剩下的9999买的是知道问题在哪。

换句话说,其实掌握技术本身类似于某种本质,在执行的人脑袋里它不会特别复杂——不然无法在快速的乒乓球运动中使用——但是因为每个人的情况不同,这本质会体现出各种各样的现象:某某人的正手挥到这,某某人的反手抡到这。复制这些现象通常不会让你更接近本质,因为本质之所以是本质,就是因为他总是可以制造无数的现象。

但是,也正因为可以制造无数多的现象,这情况其实就特别适合自媒体没完没了的产出内容——其实作者大概也知道这些东西说来说去其实没完,真正干的东西就那么一点。但是这种情况对需要没完没了内容的自媒体简直是天作之合。

于是乎,你总能找到这样的内容:

就算真的去专业队,其实也不会有细化到这种程度的教学。在现代体育这种情况下,所有技术上的东西往往都可以很高效而专业化的传递给运动员,教练常常两下就能掰扯明白技术动作,剩下的就是上量,加对抗,这些才是专业化区别于业余的东西。

这里并没有苛责自媒体的意思:因为根本上说,自媒体是一种娱乐。他的目标永远是传播性和扩散性。只要读者喜欢,那么它的目的就达到。夸张点说,如果真把读者教会了,那其实是失败的——一个已经学会的读者不会再去看学球的内容,就好像已经结婚的人一般不再会去相亲的网站一样。

像之前说的,体育运动之所以区别于书面上的知识,则在于实践:教练的目标不是让运动员得到娱乐,而是让运动员掌握东西,下场比赛。

这两个目的之间存在本质上的区别,而且其实也没有彼此相互迁就的义务。

(三)

我在这里想指出的,其实只是一个简单的事实:尽管自媒体需要无穷无尽的内容,但是绝大多数人其实并没有那么多可说的。这当然不仅仅适合于乒乓球。

考虑到乒乓11分是一个松散的,不需要打粮食的公众号,我们无数偷懒不更新的理由中永远有这么一条:当我们没什么可说的时候,我们保持沉默。

我们现在没有任何理由在无话可说的时候制造更多现象,但是当我们有想聊的时候,我们会试图说一点那个属于我们自己的东西,就好像学会打球那个瞬间时候体会到的窍门。

转眼秋天即将到来,世锦赛也已经过去一阵,访欧瑞典德国系列赛马上要拉开序幕,年初的掀起的波澜随着时间开始渐渐沉淀,希望接下来的几个月,有些有趣的事情呈现吧。

谢谢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