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公开赛杂谈:陈梦和林高远,奥运第三人,本能的重要性。      
阅读;扯淡
首页 档案 关于

德国公开赛杂谈:陈梦和林高远,奥运第三人,本能的重要性。

October 14, 2019

2019德国公开赛,最意外的结果无外乎两场。一是林高远输给弗朗西斯卡,第二是陈梦输给冯天薇。

林高远输给弗朗西斯迪卡,有些对方技战术调整变化的原因。

众所周知的,林高远的技战术特点和缺点都明显:在男子中速度相当快,但是绝对力量一般;能打出连续进攻对任何人都很有威胁,但是绝对的强强对抗则不算特长。

林高远的特点其实有点类似平野美宇或者伊藤美诚,要么第一下进攻打出威胁,要么一下强势的攻守转换之后把对方打到守势,然后连续进攻。

但是弗朗西斯卡则是相反的风格。他身材高大,两面质量很高,但是以前速度很慢,经常被对手打的跟不上节奏。一般来说身高更高的选手(王励勤,萨姆索诺夫,当然还有弗朗西斯卡自己)一般更擅长攻守转换,但是一般也都要解决的一个速度问题。如果能跟上对手,那么自己臂长覆盖面积大,稍微退后用空间换一下时间,击球质量一上来对手不好招架。但是,如果一旦顶不住对手,那就往往手忙脚乱非常狼狈了。

两人上一站交手的时候,弗朗西斯卡在前半段被林高远彻底打出节奏:两人连续摆短中林高远更容易上手,无论反手拧起来之后跟着自己招牌的快速反手发力,还是摆短后塞到对手底线然后发力抽对手高调,显得很在节奏上。

但是在瑞典站后半段,其实弗朗西斯卡已经开始找到一些办法了。他短球直接给了很多劈长,顶住林高远不让他发上力上手,然后在相对均势中开始相持。

这也是弗朗西斯卡这一年前后进步最明显的地方:他的身体速率明显比以前快了,这允许他在跟更多对手相持中打出自己的特点。以前他因为移动很慢,导致无畏失误很多,打出质量的机会很少。现如今,虽然他的速度仍然不快,但是他能开始跟住对手了。一旦跟住,找个机会拉出手,他的质量很高,旋转力量都很足,而且不太走一锤子买卖,能打实力。

到了德国公开赛,弗朗西斯卡下来之后自己也说:上一站觉得自己有机会,但是没想到这么快就得到了再次交手的机会。

他说的机会,大概就是这站前三板上做的调整:前几板上,他比较重视给林高远中间位置的底线长球,无论是接发球还是摆短中寻求机会。这个位置上,林高远喜欢反手处理,但是打不出他反手位的质量。一旦这个位置让林高远慢下来,那么弗朗西斯卡就可以退后开始自己的相持。

这些都是大个子打小个子常见的思路,主要集中在如何把球打的简单上这一点。

其他的手段还有,尽量避免和林高远短球上纠缠太多,如果有些机会那就把球挂起来到反手这边,落点深,顶住林高远;不然的话给中间位置底线长。这些球的目的不是第一时间打死对手,而是找机会让自己拉开手与对手对攻。

得承认,虽然我不认为这一年多真正有进步的选手有很多(但是单独一站有不错的发挥的人不少),但是弗朗西斯卡绝对算一个。他有一个球近台拉林高远一个直线,整个人几乎屁股着地蹲到地上,然后还能马上站起来。他的身高能有他现在这样的速度,说明他解决了不少问题。

现如今的德国队,大概是这么多年以来最平衡的阵容:奥恰洛夫现在虽然说不上是自己的最好的时候,但是弗朗西斯卡给了德国队很多阵容变化的空间。如果都能保持健康前进的话,德国队世锦赛排阵的选择可能是空前的多。

</br>

相比弗朗西斯卡和林高远的技战术和变化,陈梦和冯天薇的比赛体现的是另外的东西。

通常说,比赛打的不好,可能是对手发挥的非常好,也可能是自己的技战术选择不对头,当然,也可能自己当天完全失控——这种情况谁都有,那天就是特别臭。

陈梦当天具体的情况无法推测,但是状态不算是好是肯定的——整个人相当的慢,几乎全程都被球顶着,人显得相当的慢。冯天薇这边,发挥的不错,但是也没到怎么打怎么有的程度。这之外,陈梦第一局之后,每个球之后都回头看马琳,显得相当无奈。

我对具体情况不比各位知道的更多,所以只能借着这个情况谈几点。

第一,完全失控的时候谁都有,当你状况不好的时候,所能做的其实也就是硬着头皮坚持,等到状况不好过去。在现在这个节骨眼上,大家对外战绩都不完美,所以即便输了,也只能硬着头皮坚持继续,尽量让这站的不顺留在这站——否则只会加大对自己的影响。

第二,观众和球迷有时对运动员和教练员的合作的方式,会有些误会。运动员和教练员的合作,从来也不是教练员在外边布置,然后运动员下去执行。少数情况下,教练员能给出很直接有用的建议,但这是例外,不是常态。乒乓球是一项速度如此之快的运动,大多数的时候的反应都来自于直觉,而不是思考——因为你根本没时间思考。

在某些情况下——比如说队员当天状况不好——其实给太多指示并没什么效果。这种时候一般只能寄希望于让选手放松,什么也别想,就上去正常打,甚至随便打。越具体的要求,只能给本来就脑子里一团糟的选手添加更多的东西,完全夺去他正常判断的能力。越刻意的想打,越打不出来。

这情况在所有体育中都很常见。举个例子:篮球中,防守一方基本都要遵守某种制定好的计划,这限制了他主动思考的能力。对方持球人随便做个动作,我都要考虑如何执行计划:如果他往边上走,我就放他走;如果要走中间,那我赶紧封死他;他在这个位置出手,是不是有把握,要防守到什么程度。我在执行一个固定的计划,而对手可以根据防守的布置做出反应,最大化的随机应变——所以有个词叫阅读防守。

同样的,乒乓球比赛中,所有的赛前计划和暂停布置,都是固定的计划,这种他人的思考永远没有自己的思考来的快速直接和有效,而且很难跟上对手的变化。遇到困难的时候,指望教练一两句话点醒梦中人,其实没有想办法让自己回到本能的东西有效——前者是教练根据他的经验得出的结论,而后者是自己练习这么长的时间的反应。比赛焦灼的时候,教练后续会提示到自己没注意到的事情,但是状态很糟的时候,根本也没有哪一点会改变整个局势。这种时候,越刻意的要做到什么,反而会在意是不是只有那件事做到了才算成功,很容易忽视已经做对的事情,恶性循环。

</br>

最后说一说奥运会通常说的第三人选的角色。

一般来说,中国队奥运会的第三人选,担子不见得比前两位轻巧:他可能需要在团体中打一号,给单打的两个选手制造尽量大的空间(伦敦的马龙),也可能需要能和队友配双打,也要做好自己可能第五场出场的准备。

中国队的奥运会计划,到了赛场,其实很多时候像是一个资源配置游戏:双打太差的会限制团体赛的阵容配对,但是团体担纲第一主力没把握的,又没法保护单打的队友。先打的项目拼的太凶后边的容易失手,留力太多提前淘汰了就更得不偿失。这次又加上混双,因素还要更多一层。

看起来,体力在奥运会中的作用,可能会比往次更加重要一些。

</br>

现如今,女队并没什么特殊突出的人选——大家都输过外战——那么一站两站的输赢只能别太往心里去。除非有人连续掉队(小猪……),不然这个人选大概要耗到最后。虽然煎熬,但是实际上这种情况几乎每届奥运会选拔都会发生,但行好事莫问前程吧,现在就是耐力赛。

男子这块,许昕似乎因为双打和混双的配对,这几站在被集中考验体力。

樊振东德国夺冠,这站之后,又多少有了点空间。他还离最好的自己有一段距离。樊振东这之前几个月属于生涯中都算得上状态低潮,也是看得见的难受。但是这种困难,最终都是挺过去的——牙咬住,别放弃,困难总会过去的。技战术上说,自己最擅长的还是进攻,那就别有太多的想法和算计,凭着自己的本能来吧——樊振东总是想法多的时候发挥容易给人机会,想太多了,打的就容易太刻意了。

接下来的比赛,会是一个逐渐收紧的大逃杀——世界杯的人选可能会暗示很多事情,之后的总决赛,之后的世锦赛团体赛,悬念可能要到最后一刻,也可能提前阵容确定,开始磨合演练。奥运会的压力是惊人的,不被压力夺走本能思考能力的人,容易在奥运会正常发挥。西方有句俗话,说瞎子的国度里,独眼龙就是国王。奥运会这个所有人都紧张,打的很刻意的场合,能正常本能思考的人就是超常发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