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大阪世锦赛团体赛中国对韩国——无人谈论的名局(二)      
阅读;扯淡
首页 档案 关于

2001大阪世锦赛团体赛中国对韩国——无人谈论的名局(二)

May 31, 2020

大球时代的直板反胶

虽然现在大家总是讨论直板凋零,但刚改40毫米球,直板反胶其实很是兴旺:大家都知道后来马琳王皓在国家队占了两个主力位置,在那之前,一批直板反胶的成绩都有所回升。金泽洙从改了球之后就势头不错;柳承敏是后来的奥运会冠军;马琳稳定的成为了绝对主力;秦志戬的状态也一度不错;中国对之外,香港的两块直板李静高礼泽;日本的韩阳,后来的吉田海伟,2000年代初期,直板遍地开花。

大阪世乒赛中韩之战,六个队员上场,直板有三块;金泽洙前边说了,剩下两位是出战第三场的柳承敏和马琳。

当时中国队对柳承敏的评价是,简单粗暴。

这说法其实很准确,但是从态度上说有欠公允:说人家简单粗暴,其实就是觉得当时小柳只有那几斧头,没有大哥金泽洙底子厚实。

但是就和之前说中国队技术趋势判断失误一样,现在看,职业体育的总体方向就是更加简洁高效。会的东西多而全,不如就会几样东西能组合好,最大化效率来的有效。

就像孔令辉和刘国正其实不是同样的选手一样,金泽洙和柳承敏实际上也是不同类型的选手:金泽洙是典型的小球时代思路,重连续,强调跑动,但是前几下主要是稳定为主。柳承敏则有自己的发展:他的爆发力要更好,单板进攻质量要更好,但是连续性和连续走位的能力不如金泽洙。

金泽洙31岁才改大球,原有的攻击力被释放出来;柳承敏当时才20岁,有着足够的空间在新规则里重新组织自己的能力。

这场球虽然是年轻的马琳和柳承敏较量,但是对局本身看,基调已经确定了。

柳承敏的绝对攻击力占优势,但是无论是半出台还是台内的短球,都机会不大。不过从这场球看,柳承敏后来在雅典用的一系列小花招都一应俱全了:一跺脚发个小上旋,拼命硬推直线,抓起球直接发(这招是从大哥那学的)。这时期相比雅典,他的前三板能力还显得稚嫩,但是组成他技术的基本东西都有了。

一个不太被人注意到的事实:柳承敏的台内技术中,其实最好的是摆短。他找球起跳第一点,摆短然后准备进攻是他接发球轮次最熟练的一个套路。很多正手好的球员其实都有这个套路,比如说陈杞,著名的发球快摆一板冲。跟很多人印象其实不服的是,柳承敏短球技术中,用的很少的是挑打。他接对手的上旋球,其实第一反应还是上去摆短,立着板能把上旋也摆的很短;之后才是战术性的推长和轻挑。作为凶狠见称的柳承敏,其实很少接发球直接发力挑。

而这个时期的马琳,其实明显已经是一个打造的更完整的选手了:跟直板对局,他能一面半打对手一面,而且已经有精绝的落点控制能力。这时候刚改大球,他已经有了后来很让对手头大的把球第一跳发到各种位置,然后结果都是不出台的能力;这时候的马琳非常能跑,但是更主要的是个用脑子打球的人。

用马琳的生涯最后几年比照这个时候,你会发现,他的跑动速度,击球质量,移动的范围,其实或多或少的都得益于他的年轻和不服输的拼命劲头;但是他的技巧,球商,阅读比赛和对手的能力,才是他作为一个运动员的根本。

比赛本身,之前也说了,无论从球路还是当时完善程度来说,柳承敏都不到世锦赛亚军,世界杯冠军马琳的水准:马琳第一局前半段,对柳承敏的发球算的相当准;但是反过来,自己发球的轮次,也没柳承敏拼的很凶。

马琳的优势,在前三板的厚度上:自己14-11之后,变了一个高抛发球:

要知道,传统上说,发短球第一跳大概位置在自己半台一半到2/3左右位置,而且击球点一般在一个到一个半网高。马琳这五个发球,第一跳发出了不同的落点,出手的高度也有变化——然后居然都是短的。

打到这时候,柳承敏已经开始有些急躁:他发了个中间的侧旋,准备侧身,被马琳直接切到正手小三角出台,只能很狼狈的去救,然后被马琳调动到大反手位置,又被一击得手。

然后柳承敏连续两个发球出台,直接放弃这局。

第二局的情况有些变化:

柳承敏开始有意识的接发球用摆短和搓长配合,破坏马琳的站位——大概是意识到纯粹的短球,即便自己擅长摆短,遇到马琳都没什么便宜占,所以希望用落点变化限制对手。

这策略显然是有效的:两轮发球下来马琳3-7落后,又开始变高抛发球;柳承敏意识到这种情况下对手过自己反手这边的球往往旋转不强,连续的用加力推挡破坏马琳的节奏。马琳5-10落后。

这局开始,双方因为在前几板中慢慢能对上节奏,所以比赛更有两个直板反胶对局的特点:基本上是两边在斜线上你来我往,然后主要是两个变化:看谁先憋不住给对手一个直线(变线路)——能打出质量,先变过去的占便宜,不然就自己头疼;其次就是,看谁先主动给对手长球,顶住准备侧身的对手,或者让对手上手质量不高(变落点)。柳承敏不断的用搓长和加力推斜线用落点顶住马琳,不再像第一局考虑的都是如何先上手攻击对手。

6-12的时候,马琳低头把鞋带解了——对手势头正好,自己拖一拖,缓一缓节奏。

知乎上有个关于瓦尔德内尔的问题,我的回答里提过,那年头,大家打的胶着都去系鞋带,属于常见的拖时间战术。打到后来,老瓦去系鞋带,脑袋里想的什么,中国队的教练大概都猜得出来——还有朋友补充说,中国队统计过,老瓦系鞋带一提袜子,后边发奔球的概率很大。

马琳的鞋带战术效果算不上立竿见影,分数没马上追上来,还被对手打到7-14。之后马琳连续发到对手反手落点,反手抢一个,正手抢一个,被对手打一个,然后9-15的时候直接偷了个大直线奔球。

这种球在那个年代用的非常少,但是威力很大——有遮挡的时候击球最后发方向一抹,速度极快而且非常隐蔽,从咯吱窝底下出来就已经落台,奔着另一个台角就去了,在两个直板都在斜线上斗心眼的场合,冷不防发一个很奏效。

柳承敏15-10重新拿到发球权,之后被马琳连追三个——接发球捅长球,给对方半出台让对手吊自己发力,柳承敏又轻挑丢一个——这时候安宰亨(当时韩国队教练,我国前国手焦志敏的丈夫)叫了暂停。布置回来,柳承敏又故技重施,变落点第三板轻挑反手长,抢攻一分;小高抛一跺脚发个小上旋马琳一摆短飘高又一分。这招后来在雅典一遍一遍的用,关键时候大家紧张,很容易奏效。

马琳13-17拿到发球,第一分抢攻拉到网子上;对手已经到了18,自己出错的空间很小,马琳又拿出了他的发球魔法:

总结下,马琳13-17落后之后,一波8-2结束比赛:先自己发球一个4-1,然后对方发球自己一个4-1。

事后证明,马琳这一分非常关键,中国队三号的强势历来是团体赛稳定发挥的基础。但另一个角度,当时21岁的马琳和刘国正已经是国家队团体赛的主力,而且在大赛经受住了考验:刘国正力挽狂澜拯救了中国队,马琳在半决赛拿下第三场之后,在决赛打了头两号主力。作为对比,现在的中国队,担子压在97年出生的樊振东身上,而剩下两个团体赛位置,大部分人都还是更相信老将马龙和许昕;20岁出头的王楚钦离主力身份代表中国队出战世锦赛还有距离,比他更大的林高远梁靖崑似乎也不能让人放心的担起国家队的重任。

大炮与精密仪器的第四场

小球时代,孔令辉和金泽洙的对比被形容成迫击炮和机关枪:金泽洙的威力大,但是孔令辉的连续快;射速快的机关枪压制住阵地,迫击炮未必有机会装弹发射。

但是第二场的对决告诉我们,起码在这场比赛,机关枪的射速和威力都下降了,给了迫击炮很多机会。

到了第四场,孔令辉和吴尚垠的比赛,这种对照更明显。

场面上说,马琳拿下第三场,中国队2-1领先,孔令辉第二盘丢掉一分,这场大家的期望显然是当家一号为中国队将功赎罪,拿下一分帮助中国队晋级。

我们都知道,这没有发生。

比赛过程来说,虽然比分算是胶着,但是场面上说,其实都是孔令辉跟着吴尚垠走。而吴尚垠这场比赛处在一种,“哦对手也就这么大劲儿,我可以再使点劲儿” 的状态。而更多依靠比赛经验和韧劲和对手纠缠——他习惯的节奏和套路一直都捏不到一块去。

传统上说,孔令辉喜欢摆短为主,然后配合搓长快速防守一下进入相持。对自己的相持比较自信的时候,主动把球打的简单一点对自己有利。孔令辉其实很喜欢搓长,直接把球打开,进入自己擅长的快速相持环节——虽然球风偏稳,性格上孔令辉是个急脾气,打球很依靠第一直觉。感觉自己短球之后没直接进攻的机会,主动变化一下靠实力说话,然后再回到短球。

可球变大了,搓长之后对手特别容易直接发力——球变大了,搓长的旋转质量也受影响;后来的男子比赛中,发球中很多软的不转和上旋,接发球推和轻挑开始变多,就是对这种趋势的一种适应。王皓和格林卡,都特别喜欢发侧旋直接开始相持对抗。

吴尚垠的各种技术中,其实短球手感算是相当不错——马琳和他一直不太好打,一部分原因就是吴尚垠其实台内球很齐全。孔令辉和他抠短球,并不特别占便宜。直接搓长的话,却给了吴尚垠两面大炮太多的机会:

值得注意的是,吴尚垠整场比赛,有不少反手直接发力得分的球,但孔令辉这种球,全场一个都没有。不但如此,其实整个中国队这几年,都没有这板球,一直到几年之后。中国队传统上非常强调正手,反手压制过度正手得分的思路非常之明显,到了这个时代已经到了某种僵化的地步。球的变化让反手发力成为了一种非常直接简单的得分方式,未来几年格林卡和施拉格们会反反复复的证明他的重要性。中国队花了很久才扭转思路——小球时代的思路过于精炼,以至于不太容得下新的东西。

但是反过来说,吴尚垠之所以有这种技术,倒不是因为韩国队如何高瞻远瞩——吴尚垠小时候打网球出身,身高臂长,力量出色,自己发展出了这种风格;如果还在小球时代,这种风格会相当吃亏,但偏偏韩国队有空间让他成长起来,又偏偏赶上了这个时代。

虽然搓长这个环节被看的非常死,孔令辉的速度仍然占优势,第一局的分数一直拉得不开;但是大部分双方形成反手对抗的环节,孔令辉相持已经没有以前的速度,吴尚垠能比较舒服的跟上节奏。孔令辉的旋转也不足以限制吴尚垠的发力了——坦白说,他两面蹭着打的方式已经开始跟不上这个时代了。

从38毫米到40毫米的变化,让击球质量这个要素的重要性开始凸显——以前因为球小,所以很多方式的击球都可以打出足够的质量和威胁。38毫米球因为旋转很强速度太快,很多时候球可以打的轻松写意,稍微意思一下球就能出足够的威胁,但是从40毫米球开始,男子比赛中,想打出质量,必须咬牙使劲儿的真来,意思一下是不行的了。

14-16落后之后,孔令辉变了高抛发球。两个转不转的变化回到了从短球开始的思路,比较奏效;但是第三分擦网之后孔令辉又换回了通常的低抛,一个发球抢攻一个对手吃发球,一波之后孔令辉整场第一次领先,18-17。

相比现在,那会运动员的发球种类要少,通常只有两种左右,要么转不转要么侧上下,有些时候有个反手发球配合一下。现在的选手,一般转不转侧上下都有,而且还有正反旋转配合。逆旋转中还有勾手的变化。

如果看多了孔令辉的比赛,其实会发现套路非常固定:正常用低抛,逆境换高抛,绝境用反手。那年代遮挡发球,低抛的迷惑性其实已经很强了,换个高抛主要是变化节奏和旋转;真到绝境了,孔令辉的反手发球其实练的很少,尤其是那个侧砍,纯粹就是发过去打相持,竟然也救过他好几次。大概到了关键时刻,对手也手软,接发球不敢发死力。

18-17之后,吴尚垠接下来的五个球选择都是打开相持:

在这个比分,吴尚垠五分发球选择都是要么过度打相持,要么看住搓长发力,完全不是传统的小球时代求稳先控制住对手的打法。推测的话,吴尚垠打到这会,其实打的非常舒服自信,认为按着自己节奏打不会输,原因是——

拿下第一局之后,韩国队虽然落后,但是吴尚垠仍然放松的可以:前两分都丢了,但是一个直接上去暴挑,一个相持之后中台在反手反拉(那会是非常少见的技术),完全打开了的感觉。

现在回看的话,其实孔令辉第二局的战术如果做调整,我的设想是这样:接发球轮次多从正手位找找感觉,反手这条斜线被看的太死了;发球的话,其实可以给点软的不转作为变化,相持中注意把落点打开;吴尚垠站住两面开抡的火力是非常惊人的,但是动起来打很容易失位。

不过这对当时的孔令辉来说不太容易:这个思路其实是完全承认对手在斜线段的强势,而且认为自己在反手斜线的相持段机会不大,而这是传统上孔令辉最强的地方——如果打小球绝对是如此,但是让孔令辉接受这个现状很难。比任何技战术更重要的是运动员的自信,如果自信动摇了,那么任何战术都没法让运动员在瞬息万变的赛场上按照自己的判断比赛。

不过情况就是如此。随着比赛的进行,孔令辉在相持段的弱势就越明显:10-11之后吴尚垠的无差别火力开始完全无视孔令辉的落点旋转和控制。10-11吴尚垠反手对两下之后中台发力,接正手一板冲直线;10-13正手吊起来之后反手甩一个大板斜线;14-16反手抽一个大斜线之后抡圆了侧身。

以前的孔令辉其实主打速度和实力,绝对的前三板变化并不突出;这场比赛打下来,他其实在相持段没有优势,反倒是主要靠前三板跟对手纠缠。以前他前三板之外,还可以直接搓长打相持作为变化补充,现在相持段完全被卡住就显得非常困难了。

孔令辉的技术在小球时代是一个环环相扣的精密仪器——近台和速度显著对手的上手,旋转控制对手的质量,稳定的战术思路减少失误,加上良好的基本功,让对手处在一种跟不上,打不动,使不出劲的状态。但是到了40毫米球年代,这些环节开始一个又一个的脱离轨道,孔令辉更多只能依靠自己的经验和中国队传统的前三板纠缠,对面的大炮开始轰鸣,开始显得越来越无奈。

随着挑直线出界,17-18拿到发球的孔令辉没能完成逆转,韩国队扳回比分,男团半决赛进入第五场。

刘国正对金泽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