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熊猫回归竹林;八一队的解散和中国乒乓球的未来      
阅读;扯淡
首页 档案 关于

暴力熊猫回归竹林;八一队的解散和中国乒乓球的未来

December 16, 2020

上篇说了,乒超说取消就取消,结果话音未落,这就又悄悄恢复了。

目前看到的消息,是说乒超历来不过年,所以赛程就在12月16-27日;再就是,因为疫情原因,所以今年乒超没有主客场,变成聚集在一起的类似杯赛形式;最后是,今年赛程会很短,大概也就10天左右。

虽然大面上乒协的意向是恢复乒乓球比赛,但目前看起码这比赛有这么几个问题

这就带来两个很集中的挑战

  1. 只有十天的左右的比赛,赞助商根据赞助队伍的情况,曝光最多也就两周左右。
  2. 因为几乎是突然宣布,私人了解到的渠道来看,不止一家俱乐部宣布之前两三天才开始找赞助商。
  3. 也因为是突然宣布,举办城市也尚未决定。
  4. 还是因为突然宣布,原则上说今天应该开幕了……

总体来说,这次乒超……我就直接说了,非常之夹生,给人很强的马上截止了赶紧交作业的感觉。

(这还不说目前报名的女队深圳大学的阵容:陈梦、孙颖莎、王艺迪、李佳燚,这阵容别人还打啥。除非谁家大手笔能同时弄到丁宁刘诗雯王曼昱)

前文也说了,今年的情况如此,乒协的动机我们不好揣测,总之希望每年都靠乒超作为一项主要收入的各位能够补贴一下,二月份回家过个好年。

中国乒乓球赛事其实一直有着某些很迷的特质:一方面很多有国字号背景的退役球员在各种号称奖金可观的比赛中东征西战,另一方面全部国字号的乒超比赛连年难产;所谓业余比赛连年不断,但是真正的呈梯队的联赛一直不成系统。民间看起来一直有着很强的热情和资金来举办比赛,但是一到组织金字塔的顶层就举步维艰,显得既没热情也没资金。

这样的情况,2020不是第一年,估计也不会是最后一年。

这次乒超的最大消息是樊振东加盟四川,大概是多少年来最大的引援手笔。不过我在意的倒不在引援这事本身。

八一队解散之后,这些人中,樊振东是最不用担心一个:他的选择无外乎是对方的诚意的自己的意向,最多只是哪个下家的问题。传说八一队解散,球员都回各自本省。这些年广东队投入很大,就算樊振东乒超(这十几天)不在,之后的国内比赛广东队都是没悬念的头号热门。

但往下顺,这事儿就不那么清楚了:周雨是江苏人,但00年就在河南,2010年去了八一。如果按照之前的说法,如果周雨回到之前的关系单位,可河南男队已经很多年没什么竞争力了。无论市周雨还是河南队都没什么很明显的动机。

接着往下,周恺也不太可能回江西,徐晨皓很早就去了八一,有没有所谓原本省队都难说。再往下,97,98年的宋旭和赵钊彦也都是考到八一队,国家队生涯刚起步,就要考虑接下来的归属问题。

从八一来说,原本体工队的特点就是全国招人,所以有机会从各种渠道找到有潜力的苗子,无论是本省竞争激烈(木子,徐晨皓),还是本省投入不大(周恺,周雨),还是直接挖到(王皓,樊振东)。八一和鲁能,北京几个队消化了很大一部分乒乓球不太强的省份的苗子。

现如今八一队解散了,且不说那些原本寄望于考到八一的小朋友们,那些今年还在八一的省队队员当初来就是希望有个更好的条件,一夜之间发现自己又要回到以前关系部门,不得不重新开始漂泊之旅。

这问题都不仅仅是队员:王皓现在是国家队的教练,现在八一队解散了,要回吉林吗?(听过一些类似当初王皓离开吉林去八一,两边弄的不是很愉快的旧事,真假不知)再往下顺,王涛在1967年生人,十几岁入伍到现在,离退休还有几年,难不成去北京队?就算去,在北京队这庙里已经有张雷的情况下,王涛这尊大佛怎么安置怕都别扭。

我自己有些预感,中国乒乓球,或者说男子乒乓球的格局,在七八年后可能会非常不同。

传统上说,中国队有丰富的选材基础,然后有各个省市队给提供后备力量。但是这种情况可能过几年要有个转变:

八一队解散,现在还在男子乒乓球投入的省份其实就那么几家:广东北京山东河北四川江苏上海,加上辽宁天津黑龙江,不全大概也所差也不远。

更大的环境上说,中国90后人口比80后少好几千万,00后比90后又少好几千万,10后比00后再少,20后只会被00后更少。人口的减少,经济水平的提升,培养省份的减少,这些省份的家长们还愿不愿意送孩子们走这条很大概率当分母的路,就很难说了。

更何况,八一队,往大了说军队编制下边的单位,很长一段时间被认为是铁饭碗,是相当安全的选择。毕竟,就算是动荡年代,军队编制下边的单位都几乎没受影响(如果有熟悉几个军区情况的长辈可以了解一下)。结果现如今,虽然解散早有预兆,但八一从常年霸占全国比赛前四到所有选手个人身份参赛,也就一夜之间的事情。

八一队且如此,谁知道其他省队会不会重蹈覆辙。

——何况,总团体来说,四十年间乒乓球有竞争力的省份是一年比一年少的。河南当年即便刘国梁不算,黄亮、张立、葛新爱,当然还有邓亚萍都是一时豪杰;广西队有过韦晴光,福建队有过许增材,中国大部分省份都一度出过名将。现如今,全国比赛来来去去就那么几个省份,今年之后还少了个八一。

在中国打乒乓球本来就做分母的概率极大,这每一代都比上一代人少了几千万人,经济条件好了往往还愿意让身体承受训练的磨难的就少了,再加上传统观念中对男孩的看重,这些对于中国队传统的选材方式来说,都不是有利条件。

马龙张继科许昕这批之后目前真的肩负起主力中单的只有樊振东一人,从这个角度上说或许不是意外:这或许是乒乓球作为一项运动的整体受众年龄正在上升,选材人口下降的体现。

目前中国乒乓球的训练选拔,是非常典型的自上而下的模式。年轻选手被选择,被磨练,层层递进直到成为世界奥运冠军。一旦选材范围变小,那这种选择方式本身可能也要改变:没有了万中选一的优越条件,那么选材就要做妥协。

夸张点说,这种情况下,运动员反过来选择教练员的可能性也会变大。在其他运动中,现如今运动员的权力比过去几十年大了很多,也主动了很多,这情况未必就不能延伸到乒乓球。

我觉得,长期来看,中国未来的乒乓球选材模式可能会和日本现在有类似的地方:选手大部分是地方出身,东京都出身的极少;身体心智都出色的苗子选择其他项目,或者走其他路的情况很多,所以教练选材要做出妥协;最后,留下来的都是有着强烈愿望自主留下来的,而不一定是教练意愿最强的。

考虑到乒乓球在中国的积淀,或许这些并不真的能改变乒乓球在世界上的领先位置:毕竟,世界范围内年轻人的选择变多也不单单只是中国;世界范围内随着竞技水平上升生育率下降也不是昨天刚出现的新问题;但总体来说,这些变化会挑战一些既定观念,从而催生出更多变化。

虽然总体听起来有些极端,但我并不认为这些是纯粹的臆想:有各种各样的迹象在显示乒协也人在做类似的判断。今年开始国家队开始有少年队的集训,9到10岁(U11)的孩子已经开始有全国级别的比赛,而且开始直接和国家队挂钩——或许可以认为这是国家队试图跨过省队,直接培养少年苗子的一种尝试。这本身是一种暗示:国家队在更多的成为自己单独的个体,不再能单纯的依靠各个省队体育局提供的人才来维持自身。

不得不说,这种图景是个全新的挑战。